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六脏六腑生理病理与临床  

2009-11-25 15:39:00|  分类: 中医火神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刘文澄

                心之生理病理概说

 心,位于胸腔之内,隔膜之上,两之间,形似倒垂未开之莲蕊,外有心包护卫。心为神之舍,血之主,脉之宗,在五行属火,为阳中之太阳,手少阴心经与手太阳小肠经在小肠与心之间相互络属,故心与小肠相为表里。

手太阳小肠产生的能量上输入肝,然后送入肺,在肺部换气后送入心脏成为极具活力的动脉血。如此太阳、厥阴、太阴、少阴就形成了一个能量循环体。

心分有形之心和无形之心,有形之心处在胸部左侧两肺之间,统称[心脏]。属于血液循环系统之器官。无形之心是心脏的神识活动的概括,心包在神识活动中起了决定作用,心为君主之官,心包为君主号令的传递官。

  心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主神志,主血脉,主汗,开窍于舌等。现将其主要生理病理简述如下:

  心主血脉《内经》说,“心主血脉”,“脉者,血之府也”,“诸血者皆属于心”。心主血,血行脉中,心与脉密切相连,脉是血液运行的通道,心有推动血液在脉管中运行以营养全身的功能。这种功能是由心气的作用来实现的,心气来源于小肠的物质能量与肺从大气中换气结合而成。心气的盛衰,可以从血脉的改变反映出来,故《内经》说:“心之合脉也,其荣色也”。若心气旺盛,血脉充盈,则脉搏和缓有力。若心气不足,心血亏少,则脉细弱或节律不整。若心血瘀阻则脉涩不畅或结代等,心脉在寸关尺上表现在寸脉上,寸脉有力则心肺功能好,如果太过则表现为相火也就是肾阳外越,如果此时尺脉无力则说明精气不足,此时寸脉大则会出现口舌生疮、咽喉肿痛、鼻鸣干呕之象。精气不足而出现口、鼻、舌、咽、耳病者,不可但滋肾水,应当转运少阳枢机,用柴胡桂枝干姜汤加减化裁,这是历代圣贤智者的教诲。

  心“藏神”,“主神明”,《灵枢·本神篇》说;“所以任物者谓之心”。任,就是担任,接受的意思,指出了接受外来事物而产生思维活动的过程是由心来完成的。

  心的功能正常时,则神志清晰,思考敏捷,精神充沛。若心的功能异常时,常可出现心神改变,如心悸不安,失眠多梦,健忘痴呆和狂妄躁动,哭笑无常,甚至昏迷不省人事等症状。根据系统论,出现这些疾病就要求助和心相关的脏腑,而不可一味的寻心事非。

  心在液为汗 汗是人体津液之一,汗与血同源,因心主血脉,心生血,故汗与心有密切关系,故有“汗乃心之液”的说法。临床常见自汗、盗汗现象,无论自汗盗汗都是心气不能固摄所致,因此在桂枝汤的基础上示津液的盈亏而选用滋阴生津、泻火去湿之法。

  当心阳虚脱时,汗液随心阳而脱,故大汗淋漓,处方桂枝干姜汤甘草汤加生晒参;心气虚时,表卫不固,自汗出,处方桂枝汤;心阴虚时,舌尖生疮,阳无所附,处方栀子1生甘草3汤。

  “心开窍于舌”“其华在面 ”,心开窍于舌, “舌乃心之苗”,心经别络上行于舌,因心的气血上通于舌,所以心的气血强与否,往往可以从舌的变化上反映出来。例如,心血不足时舌质淡白;心火上焱时则舌尖红或舌体糜烂;心血瘀阻时则舌质紫暗或瘀斑、瘀点。热入心包或痰迷心窍时,则舌强语謇等。

  华,是光彩之义,其华在面,即是心的生理功能是否正常,可以显露于面部的色泽变化,由于头面部的血脉极为丰富,所以心气旺盛,血脉充盈,面部红润有光泽;心气不足,则可见面色白、晦滞;血虚则面色无华。

  心与脾胰腺的关系:“心生血”就是肺脏把从肝脏输送来的高能物质转化成红色的血红蛋白而送入心脏输布全身。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脾气旺盛,则气血生化有源,心主之血自能充盈,运行全身以营养各脏腑器官。血液运行于经脉之中,固然赖于心气之推动,然亦必需有脾之统摄作用,以维持其正常的运行。所以心与脾的关系主要反映在血液的生成和运行这两个方面。病理情况下,心脾两脏亦常互相影响,如脾气虚弱,运化失职,血的来源不足,致心血亏虚。若思虑过度,耗伤心血,也可影响脾之健运。以上两种情况最终均可导致心脾两虚之证候。

  心与肾的关系 心属阳,位居于上,其性属火。肾属阴,位居于下,其性属水,生理情况下,心阳须下降于肾,以资肾阳,共同温煦肾阴;肾阴上济于心,以资心阴,共同滋养心阳,阴阳互相制约,使心阳不亢,心与肾保持这种“水火既济”,“心肾相交”的关系。如果这种正常关系受到破坏,就会出现心悸、失眠、健忘、多梦、遗精等“心肾不交”的证候。

                小肠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小肠内的营养物质和水通过肠粘膜上皮细胞,最后进入血液和淋巴的过程中,必须通过肠上皮细胞的腔面膜和底膜(或侧膜)。物质通过这些膜的机制,即吸收机制,包括简单扩散、易化扩散、主动转运、入胞和出胞转运等。

 小肠是人体能量生成的重要器官,小肠把从胃转输来的食糜经过胆汁和胰液的作用分解成极少的颗粒,这些物质是生成血液物质基础。

               肝脏的生理和病理以及治则

  肝脏属木,其方在东,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酸,在志为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筋,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在天道五行,土能生木,亦即甘能生酸。

肝病不外寒、热,辛能胜酸,凡是肝寒的就可以用生姜红糖汤;肝热的挟湿的可以用黄连3干姜1;津亏血虚的可以用乌梅白糖汤、苦酒白糖饮,精气不固的就用乌梅白糖汤。

乙型肝炎可以用牛黄之类的动物结石激化人体的免疫系统,结石可以增加胆汁分泌,以此可以协同胰脏分泌更多的胰液来消化饮食,这样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细菌和病毒就会转化成对人体无害的物质。

                 胆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胆居六腑之首,又属于奇恒之腑。胆与肝相连,附于肝之短叶间。胆与肝又有经脉相互络属,而为表里。《素问?本输》称“胆者,中精之府”内藏清净之液,即胆汁,其实就是从小肠里转枢过来的精微物质的重浊成分,如果不能断荤茹素那么就很容易形成肝内胆管结石或者胆结石,胆汁配合胰液共同完成饮食物的二次消化。

  胆的生理功能是贮藏和排泄胆汁。胆汁的化生和排泄由肝的疏泄功能所控制和调节。其由肝之精气所化生,汇集于胆,泄于小肠,以助饮食物消化吸收。若肝失疏泄,则可导致胆汁生成和排泄异常,影响饮食消化吸收,则可出现多种消化不良症状,如厌食、腹胀、便溏等;胆汁外溢则发为黄疸,表现为目黄、身黄和尿黄等。

    胆具有藏和泻两种功能,因此又叫奇恒之腑。

    肝升清汁,胆降浊汁,因此凡是胆汁化源不足或者热伤津液就会出现往来寒热、口苦咽干、目眩之象。此时可以用小柴胡汤阴阳辩证化裁。

                  脾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脾位于中焦,在横膈之下。其主要生理功能是主运化、升清和统摄血液。脾和胃相为表里。两者均是主要的消化器官。人出生后其生命活动的维持和气血津液的化生,都有赖于脾胃运化的水谷精微,故称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后天之本”,《素问·灵兰秘典论》说:“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脾开窍于口,其华在唇。脾在体合肌肉,主四肢。

    脾主运化。运,即转运输送;化,即消化吸收。脾主运化的生理功能包括运化水谷精微和运化水液两个方面。运化水谷精微,即是指对饮食物的消化和吸收,并转输其精微物质的作用。

    脾属于足太阴,其实脾的功能包含了所有具有运化的脏器,只是运化的代名词而已,脾主升清,于胰腺(三焦的实际脏器)相表里,胰腺分泌胰液主消化,分清泌浊。太阴的意思就是大的物质能量基础,太就是大,阴就是物质,精微物质。足太阴脾就是物质之根,手太阴肺就是物质之枝叶,两种物质相合才会产生巨大的生命力。 

    脾主统血,是指脾能统摄、控制血液,使之正常地循行于脉内,而不溢出于脉外。如脾气虚弱失去统血的功能,则血不循经而溢于脉外,可出现某种出血证,如便血、皮下出血、子宫出血等,并伴有一些脾气虚的症状。

    脾开窍于口,其华在唇。饮食口味及食欲的正常与否与脾的运化功能有密切关系。脾气健运,则口味和食欲正常。反之,若脾失健运,则可出现食欲的减退或口味的异常,如口淡无味、口甜、口腻等。口唇的色泽与全身的气血是否充盈有关,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所以口唇的色泽是否红润,实际是脾运化功能状态的外在体现。

   脾在体合肌肉,主四肢。人体有赖于脾所运化的水谷精微的营养,才能使肌肉丰满发达,四肢活动有力。因此脾的运化功能健全与否,往往直接关系到肌肉的壮实与瘦削以及四肢功能活动正常与否。若脾虚不健,肌肉失其营养则逐渐消瘦或痿软松弛,四肢则痿废不用。

    理中汤是温润脾脏最好的药,根据脾脏表现的阴阳证灵活调节剂量就会如意遂心。另外黄精、百合、玉竹等药都可选用。

                 胃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胃主受纳腐熟水谷,但是这个功能离不开心阳的温煦,更离不开肾水肾阳的滋润,舌下的津液就来源于肾之精气,心阳(火)与肾水水火既济在胃脘形成一股温暖的气,这个气是消化饮食的前提。因此凡是胃脘与脐下冰冷之人就会饮食不消,因此治法很简单,那就是温热,可以用热沙子、热水袋等热敷关元穴,也可以用生姜、红糖、荜拔等温热药煮水喝。

  《灵枢·平人绝谷》说:胃“受水谷。”《难经·三十一难》说:“中焦者,在胃中脘,不上不下,主腐熟水谷。” 

  受纳,即接受和容纳。水谷,即饮食物。胃主受纳,是指胃在消化道中具有接受和容纳饮食物的作用。饮食物的摄入,先经口腔,由牙齿的咀嚼和舌的搅拌,会厌的吞咽,从食道进入胃中。胃的纳,不仅是容纳,它还有主动摄入的意思,亦称为“摄纳”。胃之所以能主动摄纳,是依赖于胃气的作用,胃气主通降,使饮食下行,食下则胃空,胃空则能受饮食,故使人产生食欲。饮食人口,经过食道,容纳于胃,故称胃为“水谷之海”、“太仓”、“仓廪之官”。胃容纳水谷的量,在《灵枢·平人绝谷》中有胃“受水谷三斗五升,其中之谷常留二斗,水一斗五升而满”的记载。 

  腐熟,是指胃对饮食物进行初步消化,形成为“食糜”的作用过程。《灵枢·营卫生会》说的“中焦如沤”,更形象地描绘了胃中腐熟水谷之状,犹如浸泡沤肥之状。胃接受水谷后,依靠胃的腐熟作用,进行初步消化,将水谷变成食糜,成为更易于转运吸收的状态。食糜传入小肠后,在胰液和胆汁的作用下,饮食物被分解成极小的颗粒通过小肠绒毛膜转输到肝脏后化生成血液的来源,然后经过肺换气而成鲜红的血液,故称胃为“水谷气血之海”。 

  胃的受纳、腐熟功能失常,一是受纳腐熟不及,如胃气虚弱,或胃气不降,即使胃中空虚,也无食欲,或食后胃脘疼痛、嗳腐食臭,或食后呕吐;一是摄纳腐熟太过,如胃中火旺,消谷下行过快,食后不久即饥饿欲食。 

  人体精气血津液的产生,直接源于饮食物,而作为水谷之海的胃,也就成了气血生化之源。故《灵枢·玉版》说:“人之所受气者,谷也。谷之所注者,胃也。胃者,水谷气血之海也。”《素问·五脏别论》说:“胃者,水谷之海,六腑之大源也。五味入口,藏于胃,以养五脏是以五脏六腑之气味,皆出于胃。”说明胃的受纳腐热水谷,是机体营养之源。因此,胃的受纳腐熟功能强健,则机体气血的化源充足;反之,则化源匮乏。所以,《灵枢·五味》说:“谷不入,半日则气衰,一日则气少矣”。 

  胃主受纳腐熟水谷的功能,必须和脾(实际上是胆和胰腺)的运化功能相配合,才能使水谷化为精微,以化生气血津液,供养全身,维持机体的生命活动。如《景岳全书·饮食门》说:“胃司受纳,脾司运化,一纳一运,化生精气。”故脾胃合称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 

  胃主通降,通,就是通畅。降,就是下降。饮食物经食道进入胃中,经胃受纳腐熟后再下传小肠,在这一过程中,胃必须保持畅通状态,才能使饮食物的运行畅通无阻。保持“通”的状态,有赖于胃气的推动作用。胃气的运动特点是“降”,才能使饮食物经腐熟后,向下传送到小肠。“通”与“降”的含义虽然不同,但二者关系非常密切。通,才能降;降,才能保持通。若不通,就不可能降;反之,如果不降,也就不会通。也就是说,通与降是互为条件、互为因果的。所以,胃的功能正常,常用“以降为顺”、“以通为和”来说明,简称为“胃主通降”。 

  胃主通降是降浊,需依赖胆和胰腺的功能才能实现,如《灵枢·阴阳清浊》说:“受谷者浊”,“浊者下走于胃”。胃主降浊,主要是指胃中初步消化的食糜,在胃气的推动下而下降肠道。 

  胃失通降,即为病理状态。若胃气虚弱,传送无力,致饮食停滞胃中,产生胃脘胀满疼痛、食少等症;若胃气不降,甚则上逆,产生胃脘胀满、嗳气、呃逆、呕吐等症。 

  在藏象学说中,常以脾升胃降来概括整个消化系统的功能活动。胃气的通降作用,不仅作用于胃本身,而且对整个六腑系统的消化功能状态都有重要影响,从而使六腑都表现为通降的特性。胃与其他的腑,一通则皆通,一降则皆降。在中医学中,对小肠将食物残渣下传于大肠,以及大肠传化糟粕的功能活动,也用胃的通降来概括,将大便秘结也列入胃失通降之症。因此,胃之通降,概括了胃气使食糜及残渣向下输送至小肠、大肠和促使粪便排泄等的生理过程。 

  胃喜润恶燥,《临证指南医案·脾胃》说:“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阳(燥)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也。”指出“胃喜润恶燥”的特性。 

  胃主受纳腐熟水谷的生理功能,除胃气的推动、温煦作用外,还需要胃液(阴)的濡润滋养,其功能才能正常。《灵枢·营卫生会》说:“中焦如沤。”沤者,久渍也,长时间浸泡之义。饮食入胃,必赖胃液浸渍和腐熟;若胃液不足,沤腐难成,而致消化不良诸症。 

  从胃受纳腐熟功能失常的临床表现来看,因胃阴虚而致者,亦每每易见,特别是慢性萎缩性胃炎更为突出。慢性萎缩性胃炎是因为胆胰腺的功能障碍而引起,因胃属燥土,无水不沤。导致胃阴虚的原因很多,总括起来不外乎外感、内伤两个方面。外感方面,以暑、热、燥邪为主要。暑热伤人,汗出过多,可劫夺胃阴;温热病邪侵袭,可直接熏灼胃阴;燥热耗灼,则胃津枯涸。在内伤方面,或因素体阴虚,津液不足;或因阳明热盛,灼伤胃津;或因抑郁化火,犯胃伤阴;或因久病、产后、高年之人,阴气大亏;以及误施汗、吐、下法,损伤胃阴。上述种种原因,劫阴伤液,致令胃阴不复。 

  胃阴虚的临床表现:咽干舌燥,口干口渴,纳食减少,或虚痞不食,或全无食欲,口淡乏味,咽食不利,呕吐,或干呕呃逆,胃脘隐痛,嘈杂不舒,大便干结,形体消瘦,神疲乏力,舌质光红,或干红少津有裂纹,脉弦细而数,或细数无力等症。《临证指南医案》说:“知饥少纳,胃阴伤也”,“胃阴虚,不饥不纳。”总括了胃阴不足的胃不受纳的病变特点,胃阴不足可用一贯煎化裁治疗。 

  根据胃喜柔润特点,对胃病的治疗,《临证指南医案·脾胃》指出:“所谓胃宜降则和者,非用辛开苦降,亦非苦寒下夺,以损胃气,不过甘平或甘凉濡润以养阴,则津液来复,使之通降而已矣。”以甘凉柔润或甘寒生津的药物作为生津养胃的基本方法。此外,如肝气郁结,横逆犯胃,宜疏肝养胃,方选逍遥散,重用白芍,疏中有柔,酸甘化阴;肝郁化火,伤胃劫阴,辛开苦降不宜太甚,用沙参、麦冬有泻火柔肝养胃之功。以及张仲景《伤寒论》中的酸甘化阴以建中之大法,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脾胃》中的“阳明阳土,得阴自安”之论述,无不体现胃“喜润恶燥”之特性。 

   人以胃气为本,自《内经》以来,历代医家非常重视胃气。金·李杲提出“人以胃气为本”(《脾胃论·饮食劳倦所伤始为热中论》),就是强调胃气在人体生命活动中的重要作用。 

胃气就是心肾水火既济所化之气,因此无论劳心或各种原因的劳肾都可以引起胃气不足,因此明白了佛法才可以不劳心、才可以断欲养精,因此而先后天精气不亏。 

临床上胃病无非寒、热,因此治疗上也无非是温润,润可化热。治疗方法上要知道和胃相关的脏器的关系,比如肝、胆、脾、胰腺等,明白了唇亡齿寒的道理,就不会孤立地看问题。凡是胃久病无不阴阳俱伤,久则出现溃疡、萎缩。凡是溃疡胆胰腺功能必然减退,此时可以用柴胡桂枝干姜汤化裁,可以加去腐排脓之甜瓜子,散瘀生肌之白蒺藜。凡是溃疡,胃粘膜必然凹凸不平如蒺藜之模样,这就是象数用药法,不必死记药的性味功用。

按照佛家的饮食养生法饮食必须是素食,并且要四分之二的硬食,四分之一的水饮,四分之一的空隙,也就是不要吃饱,吃饱了就会加重各脏器的负担,并且人容易昏沉,凡是能够按照佛家饮食法养生的体力不会减少,智慧日日增长。

              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

   肺,相傅之官。《素问?灵兰秘典论》曰:“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

   相傅:相,视也,通过查看、估量做出正确选择;傅,相也,辅佐之宰相。

   治节:治,水之名字也;节,竹节也,意为约束。

   相傅之官是人体能量传导与敷布的重要器官,处于宰相之位。与心相连共处于上焦,为五脏之华盖。华,荣也。盖,遮蔽也。肺将水谷之精华合以清气输送至五脏及四肢百骸。肺给人体输送能量的同时,又像大伞一样保护着五脏,那就是卫气遮蔽,以防寒邪侵入。

    肺为气主(宗气),司呼吸。《素问?五藏生成篇》曰:“诸气者,皆属于肺。”肺给予脏腑清气才能产生诸气:心气、小肠气;肝气、胆气、筋气;脾气、胃气;肺气、大肠气;肾气、膀胱气。

肺朝百脉。血的运行有赖于气的推动,故能辅助心脏调节全身血液的运行。

   肺为肾水之壶盖,主宣发、肃降。宣发:发散、向上、升清;肃降:清肃、洁净、下降浊。肺开窍于鼻,肺病则鼻窍不通。肺藏魄。魄,阴神也,人之精神状态,肺之气阴充足则,精气足,体魄健全。肺为太阴,其气温润,为娇脏不耐寒热。治宜趋宣降,润燥,肃肺化痰,温肺化饮,滋阴降火,益气养阴等法,开郁滞(麻黄汤、麻杏石甘汤)。

   总之:肺把肝脏从小肠获得的能量送到心脏,并在肺脏内转换成高能物质输送到全身各处,如果寒、热、燥、毒等侵袭肺脏,必然会影响全身的功能,导致全身乏力,酸困等,因此辩证时,出现如是现象就要考虑肺是否出现了问题。

                 大肠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大肠是人体消化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消化道的下段,成人大肠全长约1.5m,起自回肠,包括盲肠、升结肠、横结肠、降结肠、乙状结肠和直肠六部分。全程形似方框,围绕在空肠、回肠的周围。大肠的主要功能是进一步吸收粪便中的水分、电解质和其他物质(如氨、胆汁酸等),形成、贮存和排泄粪便。同时大肠还有一定的分泌功能,如杯状细胞分泌黏液中的黏液蛋白,能保护黏膜和润滑粪便,使粪便易于下行,保护肠壁防止机械损伤,因此大肠是一个重要器官,可以分解从小肠转输来的有毒物质。

   大肠主液,是人体体液的重要来源,与肺相表里,凡是肺的疏降功能出现问题就要看津液是否充足。大肠以通为用,凡是每天大便都能及时顺利排出体外,人体就不会蓄毒。临床上凡是润燥的药都可以通便,这个润燥不是苦寒、也不是甘寒,而是需要有温润的胃气才可以完成,因此饮食不可过热,也不可过寒。

   临床上可以通便的药有大小承气汤,可用于热结便秘。增液汤,用于津液亏虚,口干舌燥、大便干结。大黄附子细辛汤,可用于寒热错杂肠道蠕动迟缓者。麻黄附子细辛汤,可用于寒结便秘,肠道久旱,粪便冰结。

                  肾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肾者作强之官,技巧出焉。肾为先天之本,内藏元阴元阳,水脏,喜淡恶烈味,因此平素的嗜好如果不能与环境相合而太过就会上到肾脏,先天之本身伤必然会影响到后天的脾胃功能,因此凡是急慢性肾炎、尿毒症都会出现厌食、乏力的脾胃症状。

    因此明白了脏腑的生理特点就可以有的放矢。

年幼时在家父身边耳濡目染,经常看到父亲给贫困交加的患者用药时发现,处方很简单,但是疗效无与伦比。比如肾病,不管是急性的还是慢性的最终都会影响到肾的气化作用,最终导致肾的蜇藏与排泄功能丧失。平淡出奇,在肾病的治疗上正是如此。

   复原汤:白茅根30至500克通草30甜瓜子30益母草30,此方正是平淡出奇之妙用。

   临床常见我父亲见到肾病患者就用白茅根这样简单的处方,往往出奇的好,正是符合了大道至简的原理。

   肾炎尿毒症是由于长期肾小球炎症失治误治而成,本来是简单的疾病,复杂化考虑就会加重肾脏的负担。肾小球炎症会导致肾小球充血水肿而出现脓疡,因此,凡是能够消除水肿、排出脓疡的药物都是妙药。但是因为肾脏本来炎症水肿并且溃疡,因此不耐寒热,所以平淡的药物是最好的,过去有句话:“平淡出奇”。

    处方:白茅根30至500克通草30益母草30水煎服,甜瓜子50克炒香当瓜子食用。直到身体乏力、腰酸困、腿沉重消失即可,此时再检查尿蛋白就会消失,水肿自然消退。

    天津的一个患者尿毒症双肾萎缩殆尽,濒临死亡,仅用通草和茅根就痊愈了。

               膀胱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膀胱,中医称净府,属于足太阳经。《素问·汤液醪醴论》:“开鬼门,洁净府。”张志聪注:“洁净府,泻膀胱也。” 属六腑病候之一。膀胱是水液汇聚之所,有津液之府、州都之官之称。与肾相表里,有化气行水等功能。膀胱病实际上是一者太阳伤寒导致玄府(汗毛孔)开合失常,最终导致小便不利,这可以根据六经辨证而选用太阳病药;二者津液亏虚,津液不能化气而导致小便短少或者灼热,这可以用木能生水法选用乌梅白糖汤或者苦酒白糖饮,小便灼热者可以在滋阴补液的基础上加栀子、黄柏等苦寒药。

  膀胱结石大都是由于房劳伤肾最后导致肾之气化失常所致,可以采用金钱草等化石药配合六经辨证来治疗 

               心包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厥阴阳虚与虚劳

   厥阴包括手厥阴心包和足厥阴肝,心包的收缩力与肝脏的活力是人体活力的起点,一旦此两脏活力减退也就是阳虚机会出现全身乏力、生机减退的虚劳证,其实这就是脏腑辩证的心阳虚、肝阳虚,而在脏腑辩证中没有肝阳虚一词,因此很多现代疾病没有可以决定疗效的治法。因此在此提出厥阴阳虚的概念,根据全息的物以类聚的原理厥阴阳虚可以用一个共同的方子治疗,那就是桂枝甘草汤,凡是细心的人都会发现凡是四肢(四肢乃肝之分野)乏力者都会出现心慌、短气乏力的心阳虚症状,并且一旦出现这些症状男子不育、女子不孕以及很多妇科疾病峰然而起,这时就会发现患者体力下降,面色青暗,此时可以用天道五行的培土生木法,在桂枝9甘草6汤的基础上加干姜9可以迅速改善体质,令面色由青转红润。根据阴阳配对原理,既然有肝阴虚,那么必然有肝阳虚,而现在中医学因为不是建立在临床之上,所以漏洞百出,竟然没有肝阳虚的概念,因此很多因为肝阳虚导致的疾病无药可医。

   手厥阴心包和足厥阴肝是人体最大的神明主宰器官,因此无论是什么原因只要影响了其功能就会影响全身的脏腑功能。 

                三焦之生理病理与临床

  所谓“部位三焦”说,认为三焦并非是一个独立的脏腑器官,而是用以划分人体部位及内脏的特殊概念。根据三焦有上焦、中焦、下焦之别,把人体划分成上、中、下三个生理病理区域,将人体重要内脏器官分别辖于这三个区域之中。如何划分人体三个区域及其所辖内脏器官,也存有不同观点。 

  将胸腹部划分为上、中、下三个区域:《内经》对上、中、下三焦的位置及分界已有粗略描述,如《灵枢·营卫生会》说:“上焦出于胃上口,并咽以上,贯膈而布胸中”;“中焦亦并胃中,出上焦之后”;“下焦者,别回肠,注于膀胱而渗入焉”。原文大体指出了膈上为上焦,胃部为中焦,胃以下为下焦。《难经·三十一难》说:“上焦者,在心下,下膈,在胃上口”;“中焦者,在胃中脘,不上不下”;“下焦者,当膀胱上口”。以膈作为上、中两焦的分界处,以胃下口作为中、下两焦的分界处。对上、中、下三焦的部位划分已较明确:膈上胸中为上焦,膈下脐上腹部为中焦,脐下腹部为下焦。

  将人体划分为上、中、下三个区域:《东医宝鉴·内景篇·三焦腑》提出:“头至心为上焦,心至脐为中焦,脐至足为下焦。”近年的一些期刊文献及中医教材也沿用此观点。但根据《灵枢·胀论》所说的“脏腑之在胸胁腹里之内”的论述,以及临床对三焦部位概念的具体运用而言,拟不将头面、四肢归属于三焦部位为妥。

  对上、中、下三焦所属脏腑的认识,除肝的分属不统一外,其余均较一致。即上焦胸部,包括心、肺两脏;中焦上腹部,从解剖部位来说,应包括脾、胃、肝、胆;下焦下腹部,包括肾、膀胱、小肠、大肠。

自《内经》以来就有肝属中焦与肝属下焦两种说法。肝属中焦说的如:《灵枢·胀论》指出“肝大”、“肝偏倾”、“胁下痛”,肝居胁里,当位于中焦。《内经》的脉法和晋代王叔和的《脉经》中,均以肝应左关,而属于中焦。《素问·金匮真言论》王冰注明确指出:“肝为阳脏,位于中焦,以阳居阴,故为阴中之阳也。”从部位划分而言,肝归属于中焦。肝属下焦说如:唐代孙思邈在《干金要方·卷第二十·三焦虚实》中说:“下焦……主肝肾病候也”,对其治疗,“热则泻于肝,寒则补于肾。”王冰在注释《素问·至真要大论》“诸厥固泄,皆属于下”时又说:“下,谓下焦肝肾之气也。”至于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将温病后期出现的一系列肝的病症,归于下焦的病变范围后,则肝属下焦又成为辨证概念,现在临床辨证中,仍多从之。因此,肝属下焦之说,主要是辨证上的概念,不是说肝位于脐下。

人体水液代谢是一个复杂的生理过程,是多个脏腑的一系列生理功能的综合作用。如《素问·经脉别论》说:“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水液代谢虽由胃、脾、肺、肾、肠、膀胱等脏腑共同协作而完成,但人体水液的升降出入,周身环流,则必须以三焦为通道才能实现。因此,三焦水道的通利与否,不仅影响到水液运行的迟速,而且也必然影响到有关脏腑对水液的输布与排泄功能。也可以说,三焦运行水液,是对脾、肺、肾等脏腑主管水液代谢作用的综合概括。

  如果三焦水道不利,则脾、肺、肾等脏腑调节水液的功能将难以实现,引起水液代谢的失常,水液输布与排泄障碍,产生痰饮、水肿等病变。正如《类经·藏象类》所说:“上焦不治,则水泛高原;中焦不治,则水留中脘;下焦不治,则水乱二便。”

以上是多数医家对三焦的认识,实际上三焦可以说成是人体的三个能量集合体,也就是分成三部分,也可以说成是胰腺功能所属,胰腺是人体重要的能量生成催化器官,凡是这个器官出现病变,就会导致面目憔悴,也就是全身焦悴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