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桂枝汤臆解  

2009-06-26 16:14:29|  分类: 个人体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要功效是通过调和营卫而达到解表止汗目的。

卫气,为表部津液中所含之气,属边防部队;

营气,为里部血液中所含之气,属城防部队;

精气,为里部精液中所含之气,属卫戌部队。

俗话说“一滴精等于十滴血”,精,乃高浓度液化气。就三者所含之气的多少而言,精如佰圆钞,血如拾圆钞,津如壹角钞。

边防部队、城防部队、卫戌部队,可以相互调动,故能够相互转化。就表证而言,需不着动用卫戌部队。

所谓营卫不和,是说营气和卫气不能很好地配合,营少卫多,比例不当。好比边防部队在边境作战,而城防部队未能及时增援,边防部队虽英勇战斗牺牲(自汗出),仍不能取胜。

对治之法——快速补充营卫之气(营卫之气,源于中焦脾胃之气),即脾胃之气,向表部调动,同时防止进攻太过。

桂枝辛温,助厥阴肝左升,负责调动营卫之气达表,增援卫气;白芍酸寒,助阳明胃右降,胃降肺亦降,防止营卫之气进攻太过。

姜枣草+热粥补充脾胃之气;覆被,防止体内热能散失,以利出汗祛邪。

整个方剂,补中气虚(增加兵源),助肝左升(调城防部队增援边防部队),助肺右降(驱敌于外,见好就收),让圆归正转。

人体之气液运行,好比太阳一样。左升是右降的前提,左不升则右难降。若升不到位即右降,是投降,边境失守,后患无穷,再要收复失地,代价就高了。

      三七生评:

解得好!

桂枝汤证不助其营气外达,反用清凉右降退热(所谓消炎清热之属)是以金克木(木为身体营气),热退后左路必然生发下陷,后患无穷。

形随运转解:

卫气收敛而营性发泄,卫气因风之伤而闭,郁阻营血,营郁而不得畅发,愈郁而愈欲发泄,故发热而汗出。桂芍条达营血,生姜开卫闭,此为和营卫。而营卫者,在经络则曰营卫,在脏腑则曰气血,皆赖胃气化生,故欲和营卫,必助胃气,此为草、枣、热粥之用也.此为一解。

以药度之,桂、芍实厥阴药也,姜、枣、草、热粥,实太阴药也,若再加附子,则桂枝汤加附子一方,已率三阴之药。故桂枝汤实为厥阴方。太阳病第一方竟为厥阴方,此需明理者方能解之。盖伤寒传经,由太阳始而终于厥阴,厥阴为合,合太少二阴而开太阳,太阳为开,今太阳病而不开,径合厥阴以开之,此实为“伏其所主,先其所因”也。此又为一解。

本人回复形随运转解:

我的理解是:脾随肝肾升,而肝脾俱不足,故用桂枝助肝气升,好比从下向上推,姜、枣、草补脾之气液,芍药收敛,好比从上往下拉,防肝升太过而伤正。

悠然子评:

很好!是我见过对桂枝汤  对营卫注解得最明晰的帖子  形象化讲解是最适合普及的方式

而营卫者,在经络则曰营卫,在脏腑则曰气血——用气血就比用营卫容易理解多了   利于传播

我也学习了

附:敢问路在何方解营卫

营气源于脾土,藏于肝木,行于脉内。卫气源于胃土,藏于肺金,行于脉外。脉者,非血脉之脉也,而是经脉之脉耳。
道法自然,营气氧气皆藏于肝木,乃肝木所吐,具运动势气主向外疏泄;卫气嗅氧皆藏于肺天,乃肺天所积,其运动势力主向内收敛。

桂枝汤.桂枝解肝木之郁,达营交卫.白芍助肺金收敛,敛卫交营.它药补中气以维系营卫.营卫交则病除.

麻黄汤.中寒邪,寒性收敛,收敛太过则伤肝木之疏泄.故以桂枝解肝木之郁,麻黄助肝木之疏泄以宣肺金之敛.杏仁入庚金以宣肺.甘草补中气翰旋营卫.诸药合用,寒气之敛除而病愈.

                                                                          相关资料

                                                                            桂枝汤
桂枝10克芍药10克生姜10大枣6枚,甘草6克。水煎温服。药后喝热粥或饮热开水,身加衣被,避风寒,以助汗出。禁食生、冷、黏、滑、肉、面、五辛等
在讲桂枝汤之前我说一下四气
宗气:由肺吸入自然界的清气以及脾胃运化的水谷精气结合而成。
分布:聚集于胸部,上出咽喉,贯助心肺;下蓄丹田,经气街注足阳明经而下至足。
卫气:来自脾胃运化的水谷精,是水谷精气最强、卫外最有力的部分。
分布:经肺宣发,行于脉外,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熏于膏膜,散于胸腹。
营气:来自脾胃运化的水谷精气中最富有营养的精华部分。
分布:行于脉中,循行上下,营运全身。
元气:肾中精气所生,赖后天脾胃水谷精气的培育。
分布:以三焦为通道循行全身。

功能主治:解肌发表,调和营卫。风寒表虚证。症见发热头痛,恶风汗出,鼻鸣干呕,苔薄白
脉浮缓。
八纲辩证分析表、寒、虚。
临床以恶风重发热轻,舌苔薄白为主即八纲之寒,脉浮为主即八纲之表,头痛汗出,疼痛为隐痛不剧烈,脉缓而无力为主即八纲之虚,由于身体本虚不宜峻猛发汗故选用发汗力弱的桂枝为君。
法:风为阳邪,其性升散。风邪袭表,卫阳与风邪相争,因此其温煦肌表、固护营阴功能失常,加之风性开泄,使腠理疏松,症见发热,恶风汗出;医家把这种因卫气抗邪而致功能失常,营阴外泄的病理称为应卫不和。邪伤肌表,太阳经气不舒,故头痛身痛;肺气不宣,胃气不和而见鼻鸣干呕;病症在表,故苔薄白,脉浮缓。选择汗法使其从汗液排出体外。


本方主证以恶风汗出脉浮缓为特点,与麻黄汤之恶寒无汗不同,故麻黄所治称表实证,本证称为表虚证。治疗虽当发汗解表,但因有汗出,又不宜峻猛发汗故选用发汗力弱的桂枝为君,发汗解肌,微发其汗散邪外出;同时温助卫阳,增强温煦固外的作用。臣以酸敛之芍药益阴养血,收摄敛阴,即补营阴之虚,又防辛散伤及营阴。与桂枝相伍,一散一收,一助卫阳,一养营阴。散中有收,汗中寓补。汗散不伤正,酸敛不留邪。邪正兼顾,营卫并调。佐以生姜,大枣。生姜辛温走散,助桂枝发汗解表之力;大枣甘温补养,助芍药养血和营,增强桂枝、芍药、解肌发表,调和营卫之功。且生姜温胃,大枣健脾,二者合用,又能温胃和中,资助营卫生化。甘草为使,以气和中调和药性。全方配伍,解肌发表,调和营卫。

原来仲景在开这药方已经明确指出外表内虚之大法。凡卫气虚者,风寒乘虚而入,营气卫气失和,仲景以一散一收防止发散过度耗竭卫气有其本意,然现在医者不问虚实,就想一味的发汗发汗却不知患者已虚,再发下去卫气全失还有气可发吗?

麻黄汤与桂枝汤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运用了桂枝,桂枝此味要调动人体元气,助阳化气而散其寒,麻黄汤是利用多加了麻黄增强桂枝的化气,但弊端就显示出来了过度调动人体元气会照成宗气的混乱所以仲景看清楚这一点所以多加了苦杏仁,肃降肺气。而桂枝汤用于虚症关键在于白芍挽留营气,大枣补其营气之不足,因为风寒入体,人体自身有防御系统他会自动调运卫气护体,而素体本虚之人卫气不足,过度调用会照成营气的混乱或者不足。能看清楚这一点吗?这个可是书上没有的。
本文来自:中华中医药论坛(http://bbs.zhongyiyao.net/
查看原文,请访问:http://www.zhongyiyao.net/bbs/thread-52829-1-1.html

                                                             浅谈群方之首桂枝汤

首桂枝汤是调和阴阳的方子,他能调阴阳的升降浮沉,从中土为起跑线,此方明示生命生化是在中土,升降浮沉运动化生中气,中气即生命的生化之气.生化之气不绝生命即不绝.此方首明调生化之理,示人以法也.方中诸药之用:桂枝理法于肝木之升,芍药是肺金之降,生姜是心火之浮,大枣是肾水之沉,甘草守于中土本位,以正内外上下.如此正好构成一个正圆运动.升降浮沉应四象,应四时之序,应四方之位,皆以中土为圆心为向心力,运动不息.此后天生化之道也.此即五行四象全籍土之理.另外还有一个九宫八卦不离壬.那就涉及到生命的起源,即生命之根.是君火的问题.后天中土得此火,方行生化.

如何自学中医

可从太阴篇桂枝汤用法,桂枝加芍药汤,及小建中汤用法上寻找思路。
芍药走太阴脾,芍药2 桂枝1则为桂枝加芍药汤和小建中汤之比列,可见,芍药2,桂枝1是把桂枝的作用(升阳)固定于太阴圈,而减掉芍药一半,桂枝芍药成1:1,则成发汗之方,其妙在于正好把桂枝的作用限制于体表太阳层(微发其汗)。
另外,桂枝为升阳气,其外面必须顶着一层阴气才能成为汗(阳加于阴),所以桂枝必用芍药方能发汗,而去芍药,则无论用多少桂枝,则只会使气通于外,不会出汗。

山中人:桂枝汤治营卫不和之自汗,机理在于——升发太过,收敛不足。桂枝汤三分升发,七分收敛,故能调节升降平衡而止汗。

                                                                三七生关于营卫答问:

重新分析一下:
首先营在内,卫在外;营为阴,卫为阳。营行脉中,卫行脉外。营卫都是气,只是有浅深之别。
风疏泄伤卫:卫气主敛,卫伤则不能卫外而为固,营气与阴血皆外散而汗出。
寒敛闭伤营:营气主散,营伤则不能行中而为通,卫气与阳气皆内陷而窍闭。

营卫虽然一体,内外浅深有异。如大本营与巡逻哨,职责大不相同。

问:进一步理解了先生曾言: 伤风为正气外散,有汗,桂枝汤主之;伤寒为邪气内敛,无汗,麻黄汤主之。
黄元御先生在《伤寒说意》“风寒原委”中试图给后学者讲明白伤风伤寒名字的由来及成因:感春之风者为中风,缘窍应开而实闭;感冬之寒者为伤寒,缘窍应闭而实为开。
无奈吾辈太愚,仍是糊里糊涂,先生能否就伤风伤寒名字的由来及成因作进一步的解释,让我们的疑惑统归于无何有之乡矣。

答:关于伤风伤寒的理解,我与黄元御先生的解释正好相反。具体已详述于上,没有必要再按照黄元御先生的解释强作理解了。
    再深入一层也就是金木之间关系失常所致:
    伤风属木气疏泄太过,伤寒属金气收敛太过。
    疏泄太过缘风气之扰,收敛太过缘寒气之侵。
    疏泄太过则气血两散:偏于损气则新加汤,偏于耗血则小建中汤。
    收敛太过则表里同闭:偏于阴湿则麻黄汤,偏于阳燥则大青龙汤。

问:谢谢先生,收藏进一步的理解学习。我也想就此问题不再纠结与黄老的论述,已头痛若干次;
目前学生仅就中医基本知识的学习,还没进行伤寒论中方药的理解,说的太离谱的请先生莫怪:
伤风因正气外散,故而又汗理解了,可方药为什么使用桂枝呢?

答:桂枝与芍药同用,发散之中有收敛,就起到协和营卫,卫外固表的作用了。如果去桂,方子的力量就往中下走,不向表走了。正气到表,则邪气外散,似乎桂枝汤发汗,实际上是祛邪固表,表固汗自止。当然,桂枝汤要喝热粥助汗,这样祛邪之汗就不至于损伤气血津液了。

问:桂芍入胃  由脾气借助肝气向上输布于心肺  由肺均匀输布到全身(按需分配),桂芍各依本性(煎煮没发生化学反应)入所归之气;但空气吸入肺后,我觉得应该是由肺向全身均匀输布,奈何有气海(膻中)存气一说,而且呼吸时候感觉不到肺的扩张,但觉肚子隆起?
    以上是我的有关疑问,思考的也还不够成熟,万望37先生开示

答:饮食药物皆先入胃,然气味各有所归:桂芍皆入肝,肝藏血,故统于营。肝气上达则入肺,出表则走太阳。故行于卫。
肾肝之气主吸入,以肾肝之气上达则肺叶上举,气自纳入;
心肺之气主呼出,以心肺之气下降则肺叶下沉,气自吐出。

桂枝汤所治为营血正虚,虚则只能补营,补则必须阴阳兼顾;
        麻黄汤所治为卫气邪实,实则可以泻卫,泻则不可阴阳混淆。
一阴一阳之谓道;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分之而不可分,合之而不胜合。

                   扶阳大法及姜枣汤、理中丸宜忌

三七生

姜味辛散,与甘相和则化为阳气。甘味主守,干姜守之以甘草,生姜守之以大枣。

辛多于甘一倍,则辛甘化为阳气外发而不内守,有散寒之功,桂枝甘草汤之意,桂枝法之本也;
甘多于辛一倍,则辛甘化为阳气内收而不外散,有补阳之效,干姜甘草汤之意,四逆法之本也。

此二法一对外,一对内,进可攻,退可守。伤寒论常云: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扶阳之秘,尽在于此。

同时比例之外还有个虚实的承受力问题,实人可多,虚人宜少。分寸火候,进退动止,微妙在脉,不可不察,此为运用关键。

只要是偏于阳虚,姜枣汤四季咸宜,要在辛甘之比例变化耳。

寒湿凝滞则太阴不开,阴邪中阻令阳气上逆或下陷,理中丸皆为对治之方,有是证而用是方,又不必拘于时也。

然当注意,姜枣汤、理中丸为扶阳之方,都有如是禁忌:阳盛者不宜,阴虚者禁用。常须识此,勿令误也。

不惑于此理者,庶可与论医道矣。

答问:阴虚阳虚乃深浅之辨。从表里角度观之,阴虚更深。最重的是阴阳两虚。

                                   圆运动理论在开方中的应用——无中生有
不仅中医理论有定性和定量,药方也有。而且理、法、方、药一脉相承。

以伤寒论第一方——桂枝汤为例,来说明中药药方与中医理论一脉相承。中医药方数以万计,但组方原理却只有一个,那即是这个河图(或太极图),即:气机圆运动图。
桂枝汤:桂枝(去皮)(9克) 芍药(9克) 生姜(9克) 大枣(切)(3枚) 甘草(6克) 
主治:是治疗外感的第一方。外感风寒表虚证。头痛发热,汗出恶风,鼻鸣干呕,苔白不渴,脉浮缓或浮弱者。本方不单可用于外感风寒的表虚证,对病后、产后、体弱而致营卫不和。证见时发热自汗出,兼有微恶风寒等,都可酌情使用。(本方常用于感冒、流行性感冒、原因不明的低热、产后及病后的低热、妊娠呕吐、多形红斑、冻疮、荨麻疹等属营卫不和者。)
变化:本方加饴糖,又名建中汤,是治疗内伤的第一方。


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凡病皆是人体一气流行之升降出入出了问题。导致一气运动不圆。治疗之法,不外乎调节气机的升降出入,恢复正常的圆运动,即河图运动(太极运动)。调节之法,不外乎转中轴,推外轮——推要注意方向性。从左要上推,从右要下拉。当然了,整个外轮360度,处处皆可着力,只要用力方向与调节目的不向反就行。
这不是用手推,而是用药物!
如上图所示,桂枝在左侧向上拉,芍药从右侧向下拉。甘草、生姜、大枣则转中轴,炙甘草补中气——相当于增加旋转之力,生姜大枣助胃气补胃液,相当于加润滑剂。
处合力,不愁气机不恢复正常旋转。而气机一转,疾病即散。什么细菌病毒,统统不在话下。
更妙的是,在不同的季节,大气对流的升降比例是不同的,适当调节桂枝和芍药的比例,可以控制左升右降的力度,即可实现天人相应。
本方是治疗外感的第一方,如果把桂枝换为肉桂。呵呵,会有什么变化呢?
为何本方加饴糖,又名建中汤,是治疗内伤的第一方呢?
中医中药的奥妙尽在其中%……

   桂枝汤新用
1 方意新解

桂枝汤是《伤寒论》第1方,有群方之冠的美誉,柯韵伯称之为“滋阴和阳,调和营卫,解肌发汗之总方”。方由桂枝、芍药、炙甘草、生姜、大枣组成。5味药可分为2组(或者说2对药),桂枝、甘草为温通阳气的一组药;芍药、甘草为滋养阴血的一组药。配以生姜、大枣调和营卫以透表。药味精炼,结构严谨,内涵丰富,疗效广泛,体现了经方的可贵处。

深入究之,桂、芍均为血分药,桂枝入血通阳,芍药入血滋阴,甘草、姜、枣实为脾胃药。然其如何发挥调和营卫、解肌发汗的功效而成为解表的良方。这就应从桂枝汤的整体结构和生理、病理的角度来理解。因为血汗同源,表虚自汗不固,说明营卫之气不和,其汗因于风邪迫劫汗液外泄。所以,用桂枝、芍药通阳和血,配以姜、枣、草脾胃药,养胃气,使谷气充,气血生化之源充买,滋生汗液有来源,故服用桂枝汤后,辅以啜粥助汗,实为充养胃气,其汗(上执+下水)(上执+下水)而出,应为生理之汗,尤在泾说得好,桂枝汤是取正汗以祛邪汗,简单地说,桂枝汤所治表虚自汗的汗,是风邪迫使汗液外泄;而服用汤药之后的汗,是中焦水谷之精微所滋生之汗。此乃桂枝汤所以能发汗,以及其发汗的生理、病理机制的道理所在。

应当指出,姜、枣在方中并非是配角,所谓引经药而己。从方剂组合来看,桂、芍均为血分的里药,如果没有姜之辛的发散、枣之养胃调和营卫以透肌表,那桂枝汤是不能发汗的。笔者曾用桂枝汤因无生姜,服后非但不发汗,反而肌表郁热,燥而肌肤瘙痒,后配齐生姜的桂枝汤,服后全身温煦,汗出舒畅,可见取桂枝汤解肌发汗,姜、枣是主角,全方配齐,协同发汗,缺一不可。此外,笔者常以桂枝汤去姜、枣,加祛风湿药,治疗上肢关节疼痛,有可靠的疗效,并不发汗,亦可说明桂枝汤中姜、枣的作用。同时,还可以看出,桂枝汤与麻黄汤的发汗机理,从药物组合与病机都有本质的区别,此间的深意也就不言而喻了。

2 临证验案

2.1 治感冒 南方的春天,每多久雨低温,若素体阳虚之人,春寒雨季,终日身寒洒淅,周身酸痛,困重不舒,用桂枝汤佐以祛风药,每多获效。

病案举例:吴某某,男,47岁,干部,1980年3月10日就诊。病者入春以来,经常感冒,自觉周身不适,酸疼胀痛,关节胀痛,背部如冷水浇样,淅淅恶寒,不发热,鼻塞流清涕,舌苔白润,脉浮缓而弱。用桂枝汤加味:桂枝10g ,白芍10g , 炙甘草5g, 防风6g,秦艽10g ,威灵仙10g,生姜3片,大枣3枚。嘱服2剂,每日1剂,水煎2次分服。

服药后,病者有身如日浴之感,诸症若失。遂以原方加生黄芪15g、白术10g,再服2剂告愈。

按:桂枝汤治虚人感冒是首选方,加入祛风的防风、秦艽、威灵仙,既可疏风胜湿,又可达表祛邪。表证一罢,再合玉屏风散,使之益气固表与调和营卫共行,以求治本。

2.2 治肩周炎 肩周炎又称五十肩,多发于50岁左右的人,男女皆可罹患。究其病因不外气血亏虚,筋脉失于温养,并可兼夹瘀滞。用针灸、理疗等外治可获近效,但容易复发,如用桂枝汤之滋阴和阳,佐以活血温阳的姜黄、当归、川乌、草乌之类,临床疗效更为巩固。

病案举例:吴某某,女,51岁,家庭妇女,1979年11月10日就诊。患者左肩疼痛,不能抬举,手不能上头,不能后反,遇寒则痛剧,经用针灸、理疗3个月余,能缓解症状,但遇寒冷阴雨气候,则疼痛复发增剧,脉缓略弦,舌苔白润,用桂枝汤加味:桂枝6g,桑枝15g,白芍10g,姜黄10g,制川乌6g,当归10g,炙甘草5g,生姜2片,大枣3枚。服5剂后疼痛缓解,继服20余剂,临床痊愈。患者有慢性胆囊炎,经常来诊,2年余肩周炎未复发。

按:用桂枝汤治肩周炎,其机理是调和营卫,温通经络。临症可据病情而异,酌加秦艽、威灵仙祛风,加桑枝、安痛藤通络,加当归、姜黄活血,加川乌、草乌温阳镇痛;若经年久痛,尚可加桃仁红花等活血祛瘀之品。总以审症择药,增强原方功效为宗旨。

2.3 治夏日腹泻 夏暑酷热,外热内寒,人与天地之气相应,肌表热,脾胃寒。加之恣食生冷,常可诱发腹泻。习惯用药,霍香正气散治时行腹泻,是不成文的规矩。然而夏天的泄泻,尚嫌其表散太过,用桂枝汤健运脾胃,振奋中焦,拨乱反正,似乎有高于霍香正气散的所在。

病案举例:李某某,男,32岁,干部,1982年7月9日就诊。病者盛夏之时,恣食生冷,凌晨顿觉腹痛形寒,继之肠鸣泄泻,大便稀溏而薄,周身酸胀困倦,四肢清冷,肌肤凉润,脉缓而软,舌淡,苔白润。处方:桂枝10g,白芍10g,炙甘草5g,广木香10g,藿香10g,神曲15g,生姜3片,大枣3枚。水煎温服,并嘱其药后啜热粥一小碗。服1剂药后身暖如日浴,泄止大半,再剂其病如失。

按:桂枝汤健运脾胃,有其独到之处,桂枝配甘草温养脾胃之阳,芍药配甘草和脾缓急、止痛,伍姜、枣调和营卫。全方内可健脾胃,外可和营卫。既治在里之寒,又散在表之寒,其妙在温而不燥,无姜、附辛热之弊。泄泻剧者,加白术、茯苓,轻则加神曲、广木香;呕者,加陈皮、半夏。如此加减化裁,其效优于霍香正气散。

2.4 治肌肉痛 四肢肌肉疼痛,多责之于风湿痹痛,一般从活血祛风定痛求治。然而,临床上因于营卫不和、气血不足者,用桂枝汤调和营卫,稍佐通经活络的药物,亦为临床常法之一。

病案举例:王某某,女,39岁,干部,19S5年3月6日就诊。病者自述,四肢肌肉疼痛已多时,近四五天两上肢从肘关节至腕关节处,肌肉似抽搐样痛,用于不停地按摩疼痛始缓解。停不多久又似抽掣,肌肉跳动,两手无措。两膝以下至踝关节以上肌肉亦疼痛,并每隔一二天抽筋,屈伸不利,腓肠肌掣痛,其他无明显体征。六脉平和,舌苔薄白而润。无风湿病史,抗“O”、血沉均正常。病起于浆洗衣被之后,局部亦无红肿。权且从调和营卫入手求治。用桂枝汤加味:桂枝10g,白芍10g,桑枝15g,牛膝10g,安痛藤15g,炙甘草5g,生姜3片,大枣3枚。嘱服4剂,以观动静。

二诊(3月9日):服前方2剂后,自觉四肢肌肉疼痛明显减轻,4剂服毕疼痛基本消失。病者来诊谓无何不适,只求巩固。诊其脉和缓,舌苔薄润。遂守原方再进4剂。

半年后因感冒来诊,告之四肢肌肉疼痛未复发作,近期疗效甚著。

按:桂枝汤系为调和营卫剂,正因其有“滋阴和阳”、调和气血的功效,故肌肉疼痛亦可假调和营卫之功而获效。但必须指出,加桑枝通经活络,加安痛藤活血止痛,若下肢疼痛甚,加忍冬藤、晚蚕砂,既合桂枝汤调和气血以治本,亦可作引药下行以治标,临床有其独特之功效。

2.5 治身痒 身痒多责之于血热有风,或是阴虚血亏。其实不然,属于营卫不和者,亦不乏其例。其特点是,身痒无明显皮疹,搔抓之后亦无痕迹,亦无阴虚、便结等燥象。故身痒者,不能概以凉血祛风药统治,用桂枝汤调和营卫以治身痒,亦属正治之举,并非旁门左道。

病案举例:范某某,男,24岁,技术员,1985年4月1日就诊。患者自1978年起,每于打球或劳动后汗出,全身瘙痒,搔抓后局部起淡红色线状痕迹,有时随搔随消,日久搔后二三日渐消散。初起一二年间,服用抗过敏药有效。近来每每在活动后,身体发热瘙痒加剧,不畏风寒,口和,舌润,薄白苔,脉缓略弦。拟从调和营卫,佐以疏风入手。方用桂枝汤加味:桂枝10g,白芍10g,炙甘草5g,桑皮15g,地肤子10g,路路通15g,生姜3片,大枣3枚。嘱服5剂,每日1剂,水煎分2次温服。

二诊(4月6日):服药后,自述瘙痒基本控制,劳累汗出舒畅,肌腠间的郁热感不复出现,诸身轻爽,脉息和缓,舌苔白润。要求服药巩固,仍依前方,再进5剂,此后未再复发。

按:桂枝扬是治身痒的良方。究其身热汗出身痒,且经年不已,脏无他病,实为营卫不和,风寒郁遏于肌表,故取桂枝汤调和营卫以治于外,稍佐桑皮、地肤子、路路通祛在表之风,药中肯壁,虽属固疾,尤可取效。诚然,用此辛温之剂,如系阴虚血热之身痒,或郁热于表之身痒,皆在所不宜,必须明辨。

2.6 治自汗 自汗出多属肌表不固,但久之可使卫外不固而阳虚,是汗出耗津伤气之故。用桂枝汤合玉屏风散,或桂枝加附子汤,应因人因病而异。

病案举例:郑某某,男,49岁,干部,1958年3月10日就诊。患者自述初则每夜汗出,没有介意。继之白天动则亦汗出,且容易感冒。感冒则鼻塞流清涕,诸身酸楚,淅淅恶风,但不发热,偶尔不药自愈,多数是须经药物调治才能康复。脉浮缓而虚,舌苔白润。拟用桂枝汤加味:桂枝10g,白芍10g,炙甘草5g,生姜3片,大枣3枚,生龙牡各15g。嘱服2剂后再行酌定。

二诊(3月13日):服前方后,汗出略减,但好转不明显。自觉仍四肢清冷,鼻塞流涕,舌苔薄白,脉浮缓而虚。守上方,去龙、牡,加制附片10g,嘱再服3剂。

三诊:服上药后,身暖,汗出止,四肢回温,脉缓软有力,舌苔白润。拟用桂枝汤原方,药量如上,再合玉屏风散(生黄芪15g,防风10g,白术10g),服5剂后,一切如常。

按:论中有“发汗后,遂漏不止,其人恶风”的记载,用桂枝加附子汤主治。其宗旨是汗后阳虚。本例营卫不和,脏无他病,虽未经发汗而汗出不止,故取桂枝加附子汤获效。继之以桂枝汤合玉屏风散,一则调和营卫,一则温阳益气固表,两方合用各建其功,是阳虚表不固的有效调理剂,临床每多获效。

2.7 治盗汗 盗汗有阴虚,有湿热,有积热,亦有实质性病变,如肺结核、肺部感染均可盗汗。临床应区分病性、病位,不可以阴虚盗汗统辖之。

病案举例:曹某某,男,13岁,学生,1979年8月10日就诊。患孩以盗汗多来诊。询其病史,长期寝汗如洗,凡入睡后即遍身汗出,形体瘦小,饮食尚可,两便正常,脉缓弦细,舌苔薄白润。血常规:WBC 12×109/L,N 80%,L 60%。胸透:肺纹理增粗,左肺有条状阴影,诊断为肺部感染,拟用桂枝汤加味:桂枝6g,白芍6g,炙甘草3g,生姜3片,大枣3枚,桑白皮10g,生龙牡各10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上药服2剂后,盗汗止,无任何不适,脉缓略弦。血象WBC 8×109/L,N 56%,L 17%。胸透:肺纹理增粗。药已见效,再进2剂,以资巩固。服完4剂后,血象正常,胸透肺无异常,停药观察。半年后随访病未复发。

按:盗汗之由系肺部感染,或肺门淋巴结核者并不少见,尤以3-5岁小孩多见。炎症,一般多用西药抗炎、中药清热治疗。但临床不能视炎症即清热。本案经诊断为肺部感染,病者证候为营卫不和,无热可稽,故用桂枝汤加味取效。笔者治小儿寝汗多例,以桂枝汤加生龙牡,或加浮小麦、凤凰衣均获良效。

2.8 治过敏性鼻炎 过敏性鼻炎多见于肺气虚、抵抗力差的体质,不受年龄之限,大人、小孩都可罹患。其特点是,鼻塞流清涕,语气重浊,不闻香嗅等,经常反复。

病案举例:李某某,男,17岁,学生,1994年1月10日就诊。病者患过敏性鼻炎多年,用滴鼻药、抗过敏药未能缓解,几乎每日鼻塞流清涕,不发烧,不闻香嗅,两鼻不通气,或两鼻孔轮流闭塞,有时流脓鼻涕,其他无任何不适,舌苔薄白润,脉缓有力。曾服霍胆丸类药无效。细察病情无肺胃热证,除偶尔前额有轻微胀感,别无他症。拟用桂枝汤加味:桂枝10g,白芍10g,防风10g,辛夷3g,白芷10g,葛根15g,前胡10g,杏仁10g,生姜3片,大枣3枚。服5剂,症状基本控制,鼻不流清涕,通气顺畅。

嗣后,因感冒又复发1次,仍守前方再进10剂,隔日1剂,巩固疗效。半年后随访,病未复发。

按:过敏性鼻炎多为肺气虚,卫外不足,用桂枝汤加宣肺药,加清透阳明药,增强其疗效,但不宜用更多的苦寒药。以桂枝汤调和营卫,使肺卫之气充沛,御外的能力加强,鼻炎自可控制。"

(医药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桂枝汤在《伤寒杂病论》中的演化

桂枝汤是《伤寒论》第一方。对于桂枝汤,古人说它是“外证得之,解肌和营卫,内证得之化气和阴阳”。桂枝汤的演化方有很多。但就其在《伤寒杂病论》中的的发展演化无非这五个方面。

一是用于表证及相关兼证的治疗,可以说这是桂枝汤本证的治疗。这方面的演化方有桂枝加附子汤、桂枝加葛根汤、葛根汤、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桂枝新加汤、栝楼桂枝汤、乌头桂枝汤、桂枝加黄芪汤。

二是用于肢体类病证的治疗。肢体也是人体的肌表部位,但是肢体类病证有其特殊之处,所以单列出来。代表方有桂枝附子汤、白术附子汤、甘草附子汤这风湿三方以及当归四逆汤、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黄芪桂枝五物汤、桂枝芍药知母汤。

三是脾胃类病证的治疗。因为桂枝汤最初治疗的是营卫不和证,营卫内在与脾胃联系最为密切,所以脾胃的一些疾病也可以用桂枝汤的加减演化方。这一类的演化方有小建中汤、桂枝加芍药汤、桂枝加大黄汤。

四是心肾类病证的治疗,因为心经为手少阴经脉,肾经为足少阴经。太阳与少阴相表里,所以一些心肾类疾病可以用治疗太阳病证的桂枝汤的演化方来治疗。这一类的演化方有桂枝加桂汤、桂枝去芍药汤、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桂枝甘草汤、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救逆汤、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

五是阴阳不和类病证的治疗。营属阴,卫属阳,所以调和阴阳是桂枝汤最深层次的方义。这方面的演化方是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建中汤也算这一类中的演化方。

总结桂枝汤的演化方其实不只是理论上的意义,这是它可以帮我们理清一些方剂的源流,以便于举一反三,对于经方应用的扩展有帮助。这也正是《伤寒杂病论》仅有经方300余首但却能被称为“方书之祖”的原因,因为知道其中演化之方向可以推演出方外之方。

桂枝汤为调治脾胃之要方

叶进

从《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的用药情况来看,运用频次最高的前五味药依次为:甘草、桂枝、生姜、大枣、芍药,均有治脾作用,且正是组成桂枝汤的五味药。现在认为,桂枝汤的主要功效为:调和营卫、调和阴阳、调和脾胃。从作用机理分析,桂枝汤要发挥其功能,则首先在于调和脾胃。如桂枝汤解表,以水谷之海为化源,邪藉汗而散,汗又为津液所化,津液乃脾胃运化而来,脾运强健,则津液充沛,汗源丰富,使邪随汗出。故解表必资化源。方中桂枝、芍药调和营卫,解肌祛邪,草、姜、枣补益脾胃,并啜以热粥,助胃气酿汗源。“胃者卫之源,脾者营之本”,成无己指出:脾胃为荣卫之根,脾能上下,则水谷消磨,荣卫之气得以行;脾气虚衰,不能上下,则荣卫之气不得通营于外。营卫虚弱,因于脾胃,调和营卫,不离脾胃。观《伤寒论》解太阳表证诸方,皆用桂枝合姜草枣,其用心显然可见[1]。曹颖甫《经方实验录》:“盖桂枝汤一方,外证治太阳,内证治太阴”[2]。既能发汗解表治外感,又能温中补脾治内伤,其统治表里的作用机理主要在调和营卫、振奋脾阳。 桂、姜、枣、草皆是烹调的常用之物,有健脾开胃、促进食欲之妙。所以,桂枝汤实际上擅能调理脾胃。并因此达到振奋化源,滋养气血,调和营卫,协调阴阳之目的。
上海中医儿科泰斗董廷瑶先生特别善用桂枝汤以治小儿之纳呆厌食,因其能通脾胃之气,每可数剂而应[4]。另有报道,以桂枝汤加味治疗小儿厌食症46例,显效21例,有效23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达95.6%[5]。还有医家从桂枝汤调和营卫、疏理脾胃的角度考虑,以该方治疗肠易激综合征35例,痊愈28例,有效5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4.3%[6]。有关实验研究也已展开,如以桂枝汤调补脾胃而实现其调和营卫作用为理论依据进行研究,从实验角度证实了桂枝汤确能有效地调节脾胃机能[7]。另有研究表明:桂枝汤能通过多种途径(如下丘脑、血液、胃肠局部组织中的某些物质)对胃肠运动产生双向调节作用[8] [9] [10] [11] 。这些研究有助于加深对桂枝汤调治脾胃作用的认识。
桂枝汤变法的衍化方剂最多,其中大多与脾胃有关。如小建中汤、桂枝加芍药汤、桂枝加大黄汤、葛根汤(即桂枝汤加葛根、麻黄)、葛根加半夏汤、桂枝去桂(当是去芍之误)加茯苓白术汤、桂枝加桂汤、苓桂草枣汤、桂枝人参汤、桂枝加葛根汤、桂枝加附子汤、桂枝新加汤等等,病证各异,但均以桂枝汤为基础,皆从调理中焦以壮化源,畅行营卫而收良效。
    可见,桂枝汤为“群方之冠”并非虚言,从脾统四脏来认识,亦是如此。由此也说明,调治脾胃实乃仲景最重要的治病法则之一。

                经方讲座:桂枝汤

孙海亮晶晶:今天我的学习桂枝汤证   
桂枝汤证其一 汤左二月十八日太阳,中风,发热,有汗,恶风,头痛,鼻塞,脉浮而缓,桂枝汤主之。
川桂枝三钱生白芍三钱生甘草钱半生姜三片红枣六枚
大论曰: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曰中风。又曰: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   
大家可以交流   


橘子:老师,桂枝白芍调营卫,甘草生姜补中,这里的大枣起什么作用啊?   

孙海亮晶晶:桂枝汤,桂枝 白芍 甘草 生姜 大枣组成  

橘子:为什么用生甘草,不用炙甘草啊?   
woubaby:老师 喝热水 运动出汗 也算汗出吧  

孙海亮晶晶:桂枝 生姜 辛温发散为阳,以升左路,开太阳 ,达太阳丙火之气以解太阳之表邪。
老师 喝热水 运动出汗 也算汗出吧----------- 算出汗


山百合:用大枣是不是主收敛,不至于让生姜发散太过呢?  

孙海亮晶晶:芍药 甘草 酸苦甘以降甲木相火,行收敛 ,大枣以补中益气   

橘子:哦,左中右,思路很清楚 ,可是实际中,我看老师您开的关于感冒的方子都是有加减的   
山百合:那这个方子就是阴阳平衡了  

孙海亮晶晶:一开一合  ,感冒初起 ,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曰中风      

毛豆宝宝:老师,刚刚流清鼻涕时算不算适用期呢  
华香儿:是否汗出是不是判断这个症的关键?  

孙海亮晶晶:流清涕、汗出、低热、怕风为主症  。
余尝于某年夏,治一同乡杨兆彭病。先,其人畏热,启窗而卧,周身热汗淋漓,风来适体,乃即睡去。夜半,觉冷,覆被再睡,其冷不减,反加甚。次日,诊之,病者头有汗,手足心有汗,背汗不多,周身汗亦不多   


心兰:这里的中风是指伤风吧?  
欣然:低热?  

孙海亮晶晶:抓主症   

华香儿:这里的出汗是不是出冷汗的感觉  

孙海亮晶晶:上述:受风后,汗多、怕风  ,要仔细体会这句的语句, 想像自己受风后的感觉   

华香儿:营卫失调  
橘子:感觉冻死了,怎么会有汗啊   

孙海亮晶晶:当予桂枝汤原方:桂枝三钱白芍三钱甘草一钱生姜三片大枣三枚又次日,未请复诊。后以他病来乞治,日:前次服药后,汗出不少,病遂告瘥。   

艾叶草:怕风和怕寒怎么区分?  

孙海亮晶晶;发热、汗出、恶风为桂枝汤证  ,发烧恶寒,无汗,麻黄汤证。皆为感冒   

爱暖:小儿怎么判断恶风呢  欣然:受风和受寒的区别是有没有汗?  
woubaby:流清涕、汗出、低热、怕风为主症 村姑:那风疹一般就是在吹风之后,就可以用桂枝汤了?   
华香儿:老师 小柴胡汤症又是什么 有时候容易跟桂枝汤症混淆  

孙海亮晶晶:感冒后,盖上被子,仍觉得冷,恶寒  

华香儿:寒热往来 有时候就是忽冷忽热 出冷汗  
橘子:桂枝汤是左中右,一开一合 ,小柴胡汤以走右路为主,花香

孙海亮晶晶:感冒后,门窗稍开一点,就觉得怕风不适  ,恶寒为伤寒重症,恶风为伤寒轻证  。大约夏令汗液大泄,毛孔大开,开窗而卧,外风中其毛孔,即病中风。流清涕、汗出、低热、怕风为主症。
治一湖北人叶君,住霞飞路霞飞坊。大暑之夜,游大世界屋顶花园,披襟当风,兼进冷饮。当时甚为愉快,顷之,觉恶寒,头痛,急急回家,伏枕而睡。适有友人来访,乃强起坐中庭,相与周旋。夜阑客去,背益寒,头痛更甚,自作紫苏生姜服之,得微汗,但不解。
次早乞诊,病者被扶至楼下,即急呼闭户,且吐绿色痰浊甚多,盖系冰饮酿成也,两手臂出汗,抚之潮,随疏方找病因,受风寒病史,用紫苏叶、生姜发汗后,病不解 ,都为表症。
桂枝四钱白芍三钱甘草钱半生姜五片大枣七枚浮萍三钱


心兰:里有寒饮   

孙海亮晶晶:治疗感冒先了解太阳病

艾叶草:浮萍此时作用——发汗,祛风,行水,清热,解毒

孙海亮晶晶: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有一分恶寒即有一分表证
浮萍,解表祛暑湿 ,因上病例发病是暑季
一病一证之成,其病因每不一而足。本案示风之外,更有冷饮,外为风袭,内为饮遏,故见证较前案多一吐字,可见病人之证随时变化,决不就吾医书之轨范。而用药可加减,又岂非吾医者之权衡,观本方用生姜五片可知矣。桂枝汤,增生姜、浮萍


橘子:看来桂枝汤是学习中医的最基本方之一啊
woubaby:且吐绿色痰浊甚多,生姜  温中止呕 ,用的好

孙海亮晶晶;因其人中焦湿浊不化,加重生姜 ,及服桂枝汤已,须臾,当饮热稀粥一小碗,以助药力。且卧床温覆。一二时许,将遍身漐漐微似汗出,(似者,续也,非似乎也。)病乃悉去 。服桂枝汤后,要饮热粥一碗,卧床盖被,避风 ,达到这个效果:遍身漐漐微似汗出,表邪一去,病乃悉去  

woubaby:恩 我深有感触,儿子感冒,老师一般用桂枝汤加减 ,孩子在家避风 挺好 一般外出受风后 病情反复  

孙海亮晶晶:若不汗,更服,……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剂,……仲圣谆谆垂教,再三叮咛,以求一汗而后已者,抑亦何哉  ,隔两小时,服一次, 不汗,再服 ,曰:盖惟借此药汗方能排除一切毒素故耳!
王右无表证,脉缓,月事后期而少,时时微恶寒,背部为甚,纳谷减,此为血运迟滞,胃肠虚弱故也,宜桂枝汤以和之。 桂枝汤除了治表虚汗出受风的太阳病,调达木气,温暖胃肠(太阳丙火之气)  对于女性的手足平时怕冷、怕风,不敢食冷饮等,有很好的作用  ,在冬日为甚。余逢此等证状,常投桂枝汤原方。病者服后,陡觉周身温暖,经脉舒畅,
   

多多:桂枝汤能常饮?当保健用吗  
艾叶草:手足怕冷,不是肾阳虚?  
骞骞妈妈:老师,那我平时经常在快入睡时后脖子发冷,怕冷怕风,冬天喝点热汤也容易汗出,是否亦可服桂枝汤调理。  
爱暖:女性手脚冰冷,月事不规律,大便不规律,不易怀孕也属此类吗  
心兰:木气不能升达   
麓羽:产后妈妈大多都怕风,可以作为保健方,吃一段时间吗?   

孙海亮晶晶:平素肠胃实热,血压亢进之人,究不甚宜  

心兰:适用于太阳丙火不足而的怕冷?   

孙海亮晶晶:若夫素体虚寒之老人及妇女服此,诚有意想不到之效力。故仲圣以本汤为温补主方,加桂即治逆气冲心,加附子即治遂漏不止,加龙骨牡蛎即治盗汗失精,加白芍饴糖即治腹中痛,加人参生姜芍药即治发汗后身疼痛,更加黄耆当归即泛治虚劳,去白芍加生地麦冬阿胶人参麻仁,即治脉结代心动悸,无一非大补之方。   

橘子:如何联系桂枝汤和太阳丙火的关系,我还摸不清   

孙海亮晶晶:小肠丙火 ,化气于太阳寒水   

麓羽:老师,怎样判断是肠胃实热,还是虚火?   懒羊羊:我因为肝气郁结和寒滞血淤,现在在吃中药调理月经失调,能同时服用孙老师的冬季养生调理方么  

孙海亮晶晶:素体虚寒之老人及妇女服此,诚有意想不到之效力。  
服汤药,就不用服养生汤
   

山百合:晚上躺下后感觉左侧腰部凉嗖嗖的,捂多少被子都觉得那个地方凉 ,只有放上热水袋才觉得舒服,  

孙海亮晶晶:大家就记住桂枝汤组成,主症就可以了   

橘子:太阳寒水有两路,其中一路小肠丙火  懒羊羊:白术4 党参4 干姜2 炙甘草2黑附片1熟地6 当归3 我女儿上周哮喘发作好了,庄医生开的就是这个方子去当归。

孙海亮晶晶:桂枝芍药草姜枣---桂枝汤   白术4 党参4 干姜2 炙甘草2黑附片1熟地6 当归3  ----这个方子,在急性期,是解决不了的 ,是个善后,治本之法   

深圳曾阿牛:桂枝生姜升左路以降右路,清上焦,鼻塞问题解决

孙海亮晶晶:一天学一个方子,感冒初期,鼻塞、流涕,应用及时一剂桂枝汤微汗出即可,当然针对小孩子,木气升发太亢者,更适合于柴胡桂枝汤,   

艾叶草:桂枝汤是万方之母  作何解释?  
山百合:我老公前天感冒,好像是桂枝汤证。喝了三七生在网上公布的小雪发热提示的中的桂枝二陈加减,今天好多了  

孙海亮晶晶:皆为桂枝法   

懒羊羊:我现在头疼就是一剂葛根汤,半小时就好了。  

孙海亮晶晶:我现在头疼就是一剂葛根汤,半小时就好了。 ---葛根汤=桂枝汤加葛根、麻黄   现在受风寒的人很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反复感冒呢,外感初起,有受风寒病因者,皆可用之 ,这是经典之方 ,受寒的根源是相火不藏  ,人体应该是内温外清,相火内藏  ,肾精充足  ,相火逆克肺,影响肺的收敛之力,致卫外之力减弱,所以晚睡、熬夜等,咽痛、上火者,是感冒的前奏   

山百合:精神内守,真气从之!所以就不容易感冒了,是吗  

孙海亮晶晶:人体的抵抗最强,是因为阳气藏的最深时 ,所以冬天适当的冻一冻,更利于阳气收藏 ,孩子为何易感冒,因为木气过亢,木气过亢,阳气不能收藏于肾水 ,小孩子体象厥阴,应对春天,木之象   
今天就讲到这里吧,明天讲麻黄汤 ,以四圣心源的医理,解读伤寒,为最好的学医方法!

收藏 分享

桂枝解肌,就是损阳
                                                                       李国栋

“桂枝本为解肌”。桂枝为什么要解肌呢?必是肌肉出现问题了。肌肉出现什么问题了呢?肌肉出现僵硬、疼痛、拘急、不仁,等等问题。如:
“太阳病,其证备,身体强,几几然,脉反沉迟,此为痉。栝蒌桂枝汤主之。”
“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者,先温其里,乃攻其表;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
“霍乱,头痛、发热、身疼痛、热多欲饮水者,五苓散主之;”
“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当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气汤。”
“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
“15.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主之。”
“2.血痹,阴阳俱微,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痹状,黄芪桂枝五物汤主之。”
“崔氏八味丸治脚气上入,少腹不仁。”
    肌肉为什么会出现僵硬、疼痛、拘急、不仁等等这些问题呢?是因为阳气不通了,阳气被阻,不能运通,故出现了这些问题。那么用桂枝解决这些问题,就是解决阳气不通的问题。这样看来,桂枝解肌,就是通阳。“身体强,身体痛”,是身体表部肌肉之阳气不通。“少腹拘急,少腹不仁”,是少腹部位肌肉之阳气不通。用桂枝解肌,可以证明,桂枝不仅善于通行表部,也善于通行少腹部。用桂枝解决问题,就是解决阳气郁滞不通的问题。桂枝解肌,就是通解肌肉之阳气郁滞。阳郁就是阳气强,如“荣弱卫强”。阳强而郁,通阳必是损阳,使阳不强,而郁乃解。

本贴所说桂枝损阳,本意是强调,桂枝是温散药,而不是温补药。桂枝,是指单味药桂枝,而不是指桂枝汤。桂枝的药理作用是解肌通阳。通阳必有阳郁,解郁必损阳气。
桂枝汤治疗“营弱卫强”之证,芍药补营阴之弱,桂枝损卫阳之强,理法分明。
“桂枝下咽,阳盛则毙”,是指桂枝汤,而不是指单味桂枝。如麻黄汤证“阳气重”,是谓阳盛,此阳盛者乃阴阳俱盛,法当以麻黄汤“发其阳”,若误用桂枝汤,以芍药厚阴助阳,则犯实实之弊,邪重无从出,必致病势危殆。
再如白虎汤证里热重,法当清热泄阳,若误用桂枝汤,桂枝耗津助热,芍药补血助热,亦必致病势危殆。如“25.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大汗出,脉洪大,而没有烦渴,是热仍在表,脉洪大是阳浮阴弱,法当与桂枝汤损阳益阴。“26.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大汗出,有烦渴,是热已入里,不可与桂枝汤伤津助热。
“阳盛以毙”之外阳盛,不是用麻黄汤开腠理以发泄其阳,而误用桂枝汤,实其腠理反助其热,故“阳盛以毙”;“阳盛以毙”之里阳盛,不是用白虎汤清泄其阳,而误用桂枝汤耗津助火,故“阳盛以毙”。
有学者把桂枝作为补益药,用于胃虚证,这是错误的。《伤寒论》太阴虚寒和少阴虚寒胃气虚衰之下利,绝没有用桂枝的方剂。失精家营卫不和,内有营虚,外有浮热,“脉得诸芤动微紧”,脉芤动并见,芤是阳浮,如按葱叶,动是阴弱,阴弱生热,生热则动。脉芤而动与脉浮而缓之病机相类同。所以,失精家之上热下寒,用桂枝是用于解其浮热,而不是用于补气。如“四肢疼痛”,多为阳强阴弱,宜用桂枝汤。而“四肢沉重疼痛”,多为阳虚阴弱,宜用真武汤。

叶昌原:肌肉为什么会出现僵硬、疼痛、拘急、不仁等等这些问题呢?是因为阳气不通了,阳气被阻,不能运通,故出现了这些问题。.....................这观点好.但肌肉部位阳气被阻,不能运通可以认为是邪居其中.解肌是否可理解为祛邪呢?而祛邪必伤正,从这方面亦说明损阳一说是正确的理解.否则,桂枝汤或许不会用姜枣草补中益气以扶阳了.但我们又如何理解桂枝甘草汤证中之桂枝的作用呢?
     答:          桂枝甘草汤证,发汗过多,治不得法,阳气损于外。卫气顿失,荣气外渗以平卫虚。荣气外渗,就是血管中的津液(血浆)外渗。荣气外渗过快,致心血骤亏,引发“自冒心”,自冒心就是心悸。心脏跳动的厉害,象要冒出来,是心气虚的反映。其人不由自主的双手交叉按住心脏,感觉会好一点。凡按之不痛、按之则舒的病证,一般都是虚证。发汗过多,腠理空虚,邪必客表,致表部郁滞不通,胃气不得旁达而上冲,引发心下悸。胃气上冲,其性质还是热多寒少,浮热上冲。若寒多热少者,就没有上冲之力了。用桂枝还是外发邪气,邪气发出于外,正气得以运通,胃气才能旁达。胃气旁达,则不上冲,心下悸即止。甘草生津液,用甘草补气津、益营气,以充养心气。荣阴得充,自冒心得平。为什么不用人参?因人参滋胃液、助冲气,所以不用。怎知人参滋胃液,从白虎加人参汤、小柴胡加人参汤证中,人参止渴可以得知。人参为阳中之阴药,功在滋液摄阳,只有虚证才宜用之。而冲气为实,故不用人参。为什么不用芍药?因发汗过多,毕竟还是直接伤损了津液,津液伤损严重,自当先益津液,而甘草就是最佳“人”选。甘草益营中之阳津,芍药补营中之阴血。仲景用药,细致入微。
桂枝甘草汤方用大剂甘草补益气津,可见甘草为阴中之阳药,功滋血中之津,滋而不腻。
以上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372.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者,先温其里,乃攻其表;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
下利腹胀满,是虚寒下利。若是实热下利,下利邪去,腹胀满当缓解。虚寒下利者,胃气虚衰,失去温摄之功,虽下利而胃气依然虚滞不运,寒邪不去,“至虚有盛候”,故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者,为体表肌肤有水气。此证是里虚表实,当先温里,若攻表,必更伤胃气,致胃气愈虚,腹满愈甚,势必出现胃气衰败的脏厥之证。如“323.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汤。”少阴病脉沉者,就当急温之。此证下利腹胀满,胃气大虚,救阳都唯恐来不及,怎能再用桂枝解肌发汗而伤其阳气呢?
    桂枝是用于卫阳强,绝对不是用于卫阳弱。内外俱虚、厥逆下利者,能用桂枝吗?
“25.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
    大汗出,脉洪大而不见烦渴,是卫阳强,乃邪气仍在表部。与桂枝汤,如前法。如前什么法?啜热稀粥覆被微汗法。方证对比,脉洪大有汗热在骨髓者,可与桂枝汤,脉微细无汗寒在心肾者,能与桂枝汤吗?
    桂枝汤证有汗,是邪热迫汗,而不是阳虚自汗。阳虚自汗者,是动辄汗出,不动时不会有汗。桂枝汤证有汗者,静卧时也会有汗。
    桂枝是用于发散卫强而热的,阳虚发热者能用桂枝吗?


 一品堂主(715518528) 20:56:35 

经方不愧是经方,我在桂枝汤里面思索了好长时间,始终悟不透其中的奥妙...... 
五随散人20:59:57
就是:人家在侵犯你的时候,你要抵抗,用桂枝攘外,生姜从里支援,大枣甘草是力量源泉
五随散人 21:00:42
但是做事不能过头啊,要留有余地
国辉21:00:48

一品堂主21:01:00
一方三才天地人
五随散人21:01:15
芍药收敛下

静听风语21:01:37
桂枝甘草汤偏阳可以理解成天,芍药甘草汤偏阴可以理解成地,姜草枣助养生气而生生不息这就是人。


                                                                                         桂枝汤方

桂枝三两(去皮)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  生姜三两(切)  大枣十二枚(劈)

右五味,口父咀三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适寒温,服一升。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

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剂。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枯木案:桂枝汤,治伤寒者常谓之众方之祖,何谓之祖?其意有三:一曰组方之理;二曰立方之意;三曰药物之合。参悟透其理意,则经方之精蕴洞若以明。

桂枝汤乃生升清阳之剂。清阳者,肝木升发之性也,如春之生气,晨之朝阳,所谓煦风疏朗即此象也。生之本为气,气贵周流,如天地之气周流不息,生命之气亦畅流不止,天地之气赖风之鼓荡,生命之气则依清阳之疏泄。

肝木震巽之象,风木鼓荡也。天地无风之鼓荡,则痞塞不通,天地不交,气机不畅。生命无肝木之疏泄,则升降失衡,表里滞塞,元阳不升,生阳不通,气机不畅,生机败亡。故《辅行决》言:肝德在散。散者,鼓荡之气机也。

在伤寒论中桂枝汤之生升清阳,主于升散阳气,贯通表里。桂枝汤主表虚之症,表虚者,表之阳气虚也,而里之阳气充足,桂枝汤则升发里之阳气于表,表里贯通,则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表里调和,病安从生。此桂枝汤立方之意也。

乾鉴度言:木曰曲直,曲直者,阴阳相和之象也;木为生气,生气者,必为阴阳合和之气,偏阴偏阳,皆不能为生。故生升清阳之剂,必合肝木体用之性,应辛酸等量相兼,汤体为甘。桂枝辛温,为阳,为直升;芍药酸苦,为阴,为曲升,二者等量,阴阳平秘,最和木性,为君臣主药;甘草、大枣调和阴阳,引木入土,生姜佐桂,增其升散达表之性。整个汤体甘温升散为阳,能升发清阳,贯通表里。此桂枝汤立方之理也。

肾水坎象,蕴蓄元阳,犹地中伏火。脾土坤象,生机之所,犹生发之釜。脾土之生发,即赖于肾中坎阳之温润煦养,又赖于肝木雷风之鼓荡疏散。犹如煮水,釜中水气之升发,即赖于釜底之薪火,又赖于风箱之鼓荡。深悟于此,小建中汤之意也明矣。


                     浅谈桂枝汤

桂枝汤为《伤寒论》开卷第一方,柯伯韵称其为群方之冠,足见其在《伤寒论》中的重要地位,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伤寒论》总方113方,只桂枝汤加减变化组方的就有20多方。因此,参透了桂枝汤,基本就等于明白了《伤寒论》近五分之一的方剂,其功伟矣。
在介绍桂枝汤之前,我们先对《伤寒论》这本书做一个概括的总结。
《伤寒论》是一部介绍广义伤寒,即包括所有外感病在内的疾病的发病规律和治疗方法的书。同时,又是一部包括了诸多杂病(内伤)的发病规律和治疗方法在内的书,故而有“六经钤百病”之说。因此,又可以说《伤寒论》是一本总结所有疾病的发病规律和治疗方法的书。之所以形成这样的局面,是由于疾病的特性决定的。疾病的发生包括了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病邪的侵袭;一方面是人体自身免疫力的抵抗。二者合起来,也就是我们《黄帝内经》中所说的“正邪相争”。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疾病是一种正邪相争的免疫反应。其中,人体的正气占主导地位,是疾病发生的内因;病邪占次要地位,是疾病发生的条件。所以,我们治病用药一定要顺应人体免疫反应的趋势,也就是病机的趋势:病机趋势向外的,要发汗表解;向里的要清、下;半表半里的要和解;虚的要补要益;实的要疏要泻;寒的要温要热;热的要清要滋。否则,违背了这样的规律,病必不愈。《伤寒论》所介绍的内容,皆是疾病的免疫反应趋势或病机的趋势的规律以及相应的治疗方法,虽然其中也涉及到了风邪和寒邪两个病因,但是却又绝不仅仅局限于具体的某一种什么疾病,或某一种什么病邪引起的疾病。尽管它的书名标明的是介绍外感病的发病规律和治疗方法的,但它介绍的却是人体内在的抗病机制所表现出来的规律和相应的救治方法,所以说,它不仅是一本治疗外感的书,更是一本治疗内伤的书,从而包括了外感、内伤在内的所有的疾病。
    疾病的发病规律,就是我们上面说的疾病免疫反应的趋势或病机的趋势。治疗方法,就是《伤寒论》中的所有方剂。
    接着,我们再介绍一下《伤寒论》发病规律的结构。
    在说《伤寒论》的发病规律结构之前,我们要先排除用脏腑经络理论来解释《伤寒论》,因为《伤寒论》中的六病,绝不是六经病,更不是某某经府的病,而是一切疾病只要有某病的表现就是某病。不用脏腑经络来解释《伤寒论》,不代表我们就排斥脏腑经络理论而否定它的正确性,我们只是说《伤寒论》不是在脏腑经络的理论基础上写成的,虽然它有时也讲脏腑经络理论,而其实它是在八纲理论的基础上写成的。虽然如此,脏腑经络理论依旧是我们中医园地里的奇葩之一,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和成就,并且依然将常放异彩。这里我们对用脏腑经络理论解释《伤寒论》的局限性和用八纲理论的来解释《伤寒论》的灵活性不做具体论述。
    用八纲理论来解释《伤寒论》的发病规律具体分法如下:因为阴阳为八纲之纲,涵盖其它六纲,故此书中以阴阳为纲,把所有的“证”分为阴病和阳病。然后,阴病和阳病又根据表、里不同的病位各分为三种病,阴病分为三阴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其中,少阴为表,太阴为里,厥阴为半表半里;阳病分为三阳病: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其中,太阳为表,阳明为里,少阳为半表半里。也即是说,太阳病为表病之阳病,少阴为表病之阴证;阳明病为里病之阳病,太阴病为里病之阴病;少阳病为半表半里之阳病,厥阴病为半表半里之阴病。六病之间可以传变,或合病、或并病,但其传变或合病或并病也是有一定规律的,而绝非随意的。
桂枝汤作为《伤寒论》里的一首名方,具有两方面的作用和用途:一是外能充营卫、散外邪;二是内能温胃寒、生阴血。下面我们分别讨论。
桂枝汤充营卫、散外邪,主要用于太阳病中风证。为了便于理解太阳中风证,我们先说一下太阳病的病机。太阳病的病机是人体正气与病邪抗击于体表皮毛、肌肉、筋骨,企图通过发汗的形式将病邪排除体外,从而达到病愈的目的。人体体表为营卫二气所固护和营养,故表病也就是太阳病即是营卫二气与邪气之争。人体正气在内曰气血,在外曰营卫,其实气血营卫本不同之说法也。我们暂不讨论气血,只说营卫。营卫二气产生于脾胃运化、吸收的水谷精微,脾胃功能一差,营卫二气必然不足。故脾胃功能正常,是保证营卫二气充足且功能正常的根源。气血亦是如此。知道了太阳病的病机,再解释桂枝汤就好理解了。
    《内经》有云: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后人又有“邪气太盛”之说,这两句话道出了疾病发生的两种形式。也就是说,人体疾病的发生皆是由于正气先弱,正气虚馁,外邪方可侵袭;或者正气不虚,邪气太盛,正气抵挡不住,也可引起疾病的发生。太阳病有两种类型:即太阳中风证和太阳伤寒证。治疗太阳中风证的主方,是桂枝汤;治疗太阳伤寒证的主方是麻黄汤。太阳伤寒证就是属于正气不虚,邪气太盛所致。其始,邪气侵袭人体后,正气也就是营卫二气奋起抵抗,企图拒邪于人体之最外层——皮肤,通过汗出把病邪排除。此时,正气不虚而邪气旺盛,二者交争于体表皮肤。虽正不虚,而邪太盛,故靠自身之卫气尚不足以抗邪兼蒸腾营阴做汗排病邪于体外,故此时,宜用药物顺应正气抗邪于体表而向外的病机,助机体汗出,以使病解,麻黄汤就是一首这样的方剂,麻黄汤辛温散邪以助汗出,汗出邪去而病告痊愈。太阳中风证却是一个脾胃虚寒、营卫不足在先,而后遭受病邪侵袭的类型。其病理为外邪侵袭后,卫气奋起抵抗,由于卫气本不足,再全力抗邪,致使卫气固护营阴的功能减弱,令营阴外泄。营阴本亦不足,又兼外泄,就更加不足。鉴于以上两种原因故汗出而邪不去、热不退。此时,对于疾病的治疗应采取温补脾胃以生营卫,使营卫充足,再兼助发汗以驱外邪的治疗方法,使汗出邪去。桂枝汤就正是应此而制定的。桂枝汤中桂枝、炙甘草、大枣、生姜温补脾胃之虚寒,以生营卫二气,同时又用芍药大枣补充营阴之不足,再兼用桂枝生姜味辛以助发汗驱邪。药后服热粥,以增营卫之化源。由此而知,桂枝汤乃是治疗营卫不足、脾胃虚寒型外感的方子。但,有时患体虽有这种病理状态存在,却患外感后而症状不明显,同样也用此方治疗,关键就看医者的辩证水平了。
说桂枝汤充营卫、散外邪,而不说其调和营卫,是因其内在的病理因素决定的。患体脾胃虚寒在先,必导致营卫不足于外,故说充营卫而不说调和营卫。调和营卫之说,来自《伤寒论》第53条: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和谐故尔,以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营卫和则愈,宜桂枝汤。这里所说的卫不和,实际乃是卫气受邪,失去其固护营津之功能,与上面所述桂枝汤病机一样,只不过感受外邪的症状不明显罢了。其治疗仍然是用桂枝汤充营卫、散外邪。
桂枝汤温脾胃、生阴血,主要用于治疗一些内伤杂病,其病机为脾胃寒、阴血少。比如治疗失精梦交的桂枝加龙骨牡蛎汤等。
桂枝汤治外充营卫、散外邪也好,治内温脾胃、生阴血也好,有时候并不是分的那么清楚,往往是彼中有此,此中有彼。桂枝汤的作用和用途到此就介绍完了。
下面介绍桂枝汤的脉象。
桂枝汤的脉象在《伤寒论》中介绍了两种:一是脉缓,一是脉浮弱。《伤寒论》中介绍了两种:一是脉缓,一是脉浮弱。。至于仲景为何说脉缓,而不说脉浮缓,是有深意的。脉浮缓是说中风之脉,也就是后面所说的脉浮弱;而脉缓不仅包括了浮缓,还可以不浮缓;不仅包括了中风营卫不足、风邪侵袭的病机,还包括了内伤脾胃虚寒、阴血不足的病机。
    那么,什么样的脉是缓脉,什么样的脉是弱脉呢?其实缓脉也好,弱脉也好,它们的共同特点是:脉初取脉体和缓松弛,按之则软弱少力,内容物少。用胡希恕胡老的用语:紧脉是装满烟丝的烟卷,缓脉是去掉一部分烟丝的烟卷。直观形象,易于理解。浮弱脉,就是弱脉再加上浮脉。不过,这里应该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缓脉、弱脉,与后世脉学中所描述的缓脉、弱脉是不同的。后世脉学所谓的缓脉是以至数来论,一息四至谓之缓。弱脉是沉细无力谓之弱。
    下面我们总结一下桂枝汤临床应用的不同情况。
    1、太阳中风证。
    2、太阳病汗吐下之后,太阳病仍存在的。
    3、自汗出、或自汗出时发热属营卫不和的。
    4、非太阳病而现桂枝汤症的。
    5、太阳阳明合病而有桂枝汤证的。
    6、太阳少阳合病发热恶寒关节疼痛的。
7、太阳中风证而症状不明显的。
8、脾胃虚寒、阴血不足的。
    综合上述,我们可以把桂枝汤的临床应用要点归纳为两点:一、临床上只要病机在表,也就是说,脾胃虚寒、营卫不足在先,有外邪侵袭有症状或无症状的疾病。二、脾胃虚寒、阴血不足的疾病。二者之脉象皆缓弱无力,内容物少。
平凡中医写于安平2012-3-7
                                                                           再谈桂枝汤
    
曹颖甫先生称赞桂枝汤: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可谓深得桂枝汤精髓矣。前几天写了一篇探讨桂枝汤的文章,觉得意犹未尽,还有几个和桂枝汤有关的问题需要做进一步的探讨,下面具体论述之。
1、        桂枝汤的禁忌。
关于桂枝汤的禁忌问题,仲景在《伤寒论》中早有明述:一、麻黄汤证不可服。麻黄汤证本为表实证,即营卫二气本无虚;桂枝汤所治为表虚证,即营卫二气本不足。误服桂枝汤有“实实”之弊。二、里热证不可用。里本来有热,桂枝又助其热,凡热皆往上涌,影响胃气下行,故易至呕吐。三、内有湿热不可用。桂枝味甘性温,助湿生热,影响胃气,亦使呕也。《伤寒论》本两条,这里分作三条说明,细化其说也。
观曹颖甫先生书,其论桂枝汤说,平人服用此方,如稍稍运动,略啜咖啡而矣,并举一实例来说明平人服之亦无害处,把桂枝汤当做一首补方,无病之人亦可服用。虽其后也说,究竟肠胃有热、血压高之人不宜服用,但,却把误用桂枝汤的害处说的轻描淡写。我以为桂枝汤应用绝非如他所言,可以作为一首调补之方随意服用。记得一次,有一患者患太阳少阳合病,我为其开柴胡桂枝汤三剂,患者吃完第二剂药就来找我,说头晕厉害,血药升高,我问其发热恶寒肢节疼痛等症,患者说,服完第一剂就没有了。这岂不是桂枝一药过用之咎吗?又有一次,一患者患阴血虚少证,诊脉虽细却无缓弱之象,重按不空,我误为其开了炙甘草汤,患者服用后,第一剂感觉通体舒畅,第二剂就心动过速,眼睑红肿发痒,肛门不爽,热像显露。这岂不又是桂枝之咎吗?还有一患者,低热、汗出、恶风,脉弦滑而濡,舌黄腻苔,我误诊为桂枝汤证而为其开了桂枝汤,患者服后干呕近两小时方罢,这岂不又是误用桂枝之咎吗?如此者我还听到过不少,不再细述。上述足可见桂枝汤不是随意可用之药也,必对证方可应用。后来随着自己行医阅历的增多,我渐渐认识到桂枝一药在应用时必有汗出恶风之表虚证、脾胃虚寒证、或气上冲证方可应用,否则,必作害于患者也。而上三证之中也必是脾胃寒为主,因表虚亦有湿热内蕴等假表虚之表现也,气上冲也有因热而冲着,因淤血而冲者也,观仲景书自明,不过多论述也。仲景论桂枝汤之禁忌,表实证不可用,内热证不可用,单就第二条来说,我认为,即便无内热而脾胃平和者用时亦应小心,因为此种情况下恒易生出内热以为患。
夫药之为药,必有偏性,以药之偏治病之偏,医之道也。以有偏性之药饵作为日用之保健,而不去在意对证与不对证,实在是荒谬至极也。观今日之养生成风,乱食药饵,真令人哭笑不得。
2、桂枝汤的病位问题。
桂枝汤与麻黄汤同为太阳病之主方,然其二者在病位上也有着深浅的不同,虽两方所主之证病位皆在表。麻黄汤乃正气不虚,邪气过盛的情况下侵袭人体,故病邪不能深入,在身体的第一层皮肤就被正气所抵抗,所以,麻黄汤的病位在皮肤。而桂枝汤则不同,桂枝汤本先有脾胃虚寒、营卫不足在前,故病邪侵袭,卫气抵抗之力不足,故而深入肌肉,但并未再加深入,否则不为表证矣。仲景《伤寒论》亦有“桂枝本为解肌”之论。正是因为二者机体上的不同,所以又把麻黄汤证成为太阳伤寒表实证,把桂枝汤证称为太阳中风表虚证
3、桂枝汤药物的分析。
桂枝汤所用药物共有五种,其中桂枝与白芍占有重要的地位,鉴于对桂枝汤药物有关介绍的文章很多,这里就不一一介绍,我们只着重介绍桂枝与白芍两味药物。
桂枝一药一共有四个作用:一是可以辛散解表,二是可以降上逆之气,也即本经所谓下气。三是可以通利关节而止痛。四是可以温脾胃,即本经所谓补益中气,其实桂枝补益作用并不明显,主要是温脾胃,通过温脾胃之寒,使脾胃功能恢复其正常,从而达到益气的效果。桂枝汤用桂枝,主要用的是其辛散解表、温脾胃之寒的作用,同时也有下气和通利关节止痛的作用,下面我们进行一下详细的分析。
由于桂枝汤证本有脾胃虚寒、营卫不足在前,故用药物治疗时不能大发汗,象麻黄汤一样,那是不行的。而桂枝一药同时具备了向上向外辛散和向下降逆的双重作用,这就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桂枝的发汗作用,生姜也是如此,既有辛散的作用又有降逆的作用,二者互相搭配,即可以起到发汗作用,又不会使汗发太过,再加上还有白芍的收敛作用,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桂枝、生姜的发汗作用,所以说,桂枝汤不是一个发大汗的方子。
桂枝汤营卫本不足,再加上外邪的侵袭,导致卫气固护营阴的作用减弱,使得营阴外泄,自汗不止,就让本已不足的营阴更加不足了,所以,又用白芍一药来补营阴,以解除营阴的不足。细论白芍有三个作用:一是补营阴。二是治腹满腹痛,详见桂枝加芍药汤。三是它的收敛作用。
桂枝与白芍在桂枝汤中上有如下规律:桂枝加量后主要用于降逆气,如:桂枝加桂汤。白芍加量后主要用于治疗腹满痛、腹痛或补阴血之不足,前者如:桂枝加芍药汤和小建中汤;后者如桂枝新加汤和小建中汤。也说出汗、发汗与津液、营卫。
4、出汗、发汗与营卫。
营卫概念,最早出现在《伤寒论》太阳病中,记得初学时,学了个不甚了了,临床应用也不很多,所以,始终只是知道个大概其而已。后来,学习了叶天士所创的卫气营血辨证,才逐渐对营卫概念有了个明确的认识。《伤寒论》太阳中风证一开始就伤到了营卫,而叶天士的温病卫气营血辨证,却是先伤卫,再伤气,再伤营,再伤血。其实,叶天士的这种认识是有问题的,这里我们不做讨论,以后自有文字。我们先讲一讲有关营卫的一些常识。
我们都知道,营卫皆来自中焦脾胃所运化吸收的水谷精微,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营行脉中,卫行脉外。营从手太阴肺经开始,日行人体五十周;卫则昼行阳经二十五周,夜行阴经二十五周。卫气具有防御、固护和维持体温恒定的作用,营气有营养周身和化生血液的作用。这些我们都知道。
我们再说一下津液与营气的关系。
津液是怎么来的呢?津液是从营气中分泌出来的。中焦生出营气,营气分泌出津液,然后“变化而赤,注入血脉”,最后转化成血液。营气分泌出的津液运行到全身所有组织间,濡润营养全身组织,然后,渗入孙络,由孙络在进入络脉,再进入经络,最后化成血液。当津液耗损太多时,血液中亦可渗透出津液以供津液之不足。由上述我们可以看出:一、津液是营气行于体外的一部分,津液和营气共生血液,以补血液之不足。二、汗液不同于津液,津液是人体吸收水谷精微后产生的营气中的一部分,具有濡润营养身体组织的作用,对人体是有益的;而汗液则是人体排泄出的废物和毒素,对人体是有害的。
我们再说一下出汗与津液的关系。
出汗是卫气蒸腾津液张开腠理和玄府,通过排除津液的形式来排除身体废物和毒素的一种对身体有益的活动。通过汗出的定义,我们可以看出,人体之汗,来源于津液,却又不同于津液,里面夹杂了人体产生的废物和毒素。人体的出汗,是卫气蒸腾津液的结果。麻黄汤的作用是用其辛味来帮助卫气宣统腠理和玄府,用其温性来助卫气蒸腾津液,最终达到以使汗出的目的。这就是发汗。
通过上述我们可以看出,人身之营卫津液皆来源于胃,营卫是气血之外,气血是营卫之内,人之气血亦来源于胃,可见胃气是人体营卫气血津液之本,故气血营卫津液不足,仲景治疗首重胃气,正所谓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陈修园说一部《伤寒论》,保胃气、存津液为其主旨,可谓得仲景之心者矣。
这样啰啰嗦嗦说了半天,无非是想捋顺一下这四者的关系,同时也想表明一下自己对中医的观点,那就是一定要用中医特有的生理、病理理论来研究中医,如果完全走西医的路子,用西医的理论来阐释中医,最终会使中医走入绝境。这样说,也许有人还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是指近代一些受日本《皇汉医学》影响的中医大家,他们企图走一条用西医理论来阐释中医的路子,比如他们说,津液就是卫气等,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从上面的话题一下子转到了这样的一个话题上的原因。他们这样做,的确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医的发展,开拓了人们认识中医的视野,使中医得到了繁荣的发展,但,同时他们也把中医引进了一条死胡同,使中医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最终使中医失去生命力而走向萎缩。当然,他们这样做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我绝无否定的意思,我只是不同意他们研究中医的这种完全西化的方式。虽然他们也还有许多地方离不了中医的八纲和脏腑经络与阴阳五行,那是因为中医本来就不是建立在西医理论基础之上的,中医自有它一套别具特色的理论基础,我们不应该抛弃。中医是需要发展的,但中医的发展不是被同化,而是应该兼容并蓄,有益的拿过来,融入到我们的理论体系,有害的踢出去,使我们的中医更加完美,更加壮大,更加更好地为人类的健康而服务。
本段与桂枝汤关系不大,但,营卫概念就是出现在《伤寒论》有关桂枝汤的论述条文中,故而也牵扯在这里,一同讨论。
平凡中医写于2012年3月12日


                                                                             易解桂枝汤
                                                        (2011-06-24 12:16:01) 
                                                                                  真元子
 桂枝汤在伤寒论里面是一个治疗太阳中风的方剂,但我们的医圣仲景先生并没有把桂枝汤仅仅用来治疗太阳中风一症,他通过加减化裁可以治疗很多外感内伤等杂症。在伤寒论中,桂枝汤通过加减化裁,其使用频率是最多的,被誉为群方之冠,在伤寒论113首方剂中,有桂枝的方剂就占了44首,因此我们可以称张仲景先生为“张桂枝”了。从桂枝汤的组成可以看出,它的确不是一个单纯治疗太阳中风外感的方剂,而是一个整体调理全身阴阳、提高免疫力、增强肠胃机能、增加人体抗病能力的方剂,如同战斗在最前线的士兵,把外来入侵者挡在第一道防线之外,可见其重要性,这也是仲景先生为什么如此重视桂枝汤的原因所在。

   桂枝汤是由桂枝、白芍、炙甘草、生姜、大枣组成,是几味极其平常的药,它的核心药是桂枝、白芍、炙甘草三味,根据伤寒论太阳中风症候:头痛、恶寒、有汗、发热、脉浮,按现在病症就是伤风感冒,可以用桂枝汤治疗,事实上桂枝汤并不是直接治疗此症的方剂,我们也可以用生姜、苏叶、干姜、云苓、甘草等治疗,所以治疗伤风可以用桂枝汤,但桂枝汤并不仅仅局限于治疗此症,为什么仲景先生给我们推荐了桂枝汤呢,是因为桂枝汤组方科学严谨,是通过整体调整阴阳来达到祛病的效果,这是其高妙之处。多数认为生姜、大枣是用来调和营卫的,但伤寒论是不讲气血营卫的,只论阴阳,因此在治疗太阳中风症时,不能少了生姜,有的把它当作药引是不对的,在用量上一定要重用,因为它在方剂中也是一味主药,和桂枝一起解表祛风,辛甘发散为阳,大枣和白芍一起固阴,阳动阴从,阴阳相济,这个桂枝汤就形成了一个旋转的太极图,进入人体后自然会把人体机能带动起来,帮助恢复体内动态太极平衡状态,就这简单的几味药就把人体机能纳入正常运行轨道,这是四两拨千斤,看来张仲景是一位“太极拳”高手,因此我们可以把伤寒论称作中医中的“太极拳”。

   桂枝是樟科植物肉桂的嫩枝,主产于广东、广西等地,味辛、甘,性温,色赤,主治温经通脉、助阳化气。有的认为它能发表解肌,但这并不是它的专功,如果要用它来发表解肌,仅用桂枝还是不够的,需要有麻黄、生姜、防风、羌活等来配合使用。桂枝主味辛香,辛香之物多发散,所以它的五行属木,辛甘发散为阳,性温,入心,有木火通明之气,属于太极图中阳鱼部分。白芍是毛茛科植物芍药的根茎,味苦、酸,性微寒,色白,主治腹痛、除癖散结、敛阴止汗。因它有酸寒收敛之性,颜色为白色,藏在土中,所以在五行上属金,酸苦涌泄为阴,性寒,入肾,属于太极图中阴鱼部分。好了,现在太极图已初具轮廓了,但好像中间还缺少一个中间媒介,否则桂枝和白芍名不正言不顺,不容易结合在一起啊,所以仲景先生找来炙甘草,炙甘草味甘、苦,性平,这里为什么多了个苦字?本来甘草味甘,但它经过蜜炙后,会稍微带一点焦苦味。因为它有这点苦味,所以能跟白芍沟通,否则怎么给桂枝说媒啊。炙甘草在这里就是太极图中的那根太极弦“S”,介于阴阳两界,使两界信息相互沟通,如同我们人体修炼中的元神,起到中介、互通、转化的作用,这个作用是至关重要的,无它是不可能引动先天之精气的。所以有了炙甘草的作用,可以使阳气化育真阴,阴气孕育真阳,也就说桂枝和白芍阴阳互济,相亲相爱,产儿育女,生生不息。生姜则是助桂枝解肌发表,而大枣则生津液,养胃阴,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组合,这个组合就像一个旋转的大轮盘,我们可以在上面加点其他药物来应对不同的各种症状,这些被加进去的药物在桂枝汤这个大轮盘的旋转带动下,会迅速进入人体,发挥药效,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对于阴阳两症都可以通过桂枝汤来调整,只是要根据实际病症灵活加减即可。如果需要加强阳气作用,可加大桂枝用量,甚至加一些附子、干姜之类阳性药物;如果需要增加阴气作用,则要大白芍用量,也可加一些生地、元参之类阴性药物。总之如能灵活运用桂枝汤,可以治疗百余种疾病,可广泛用于各种内伤杂症。

                                    麻黄汤与桂枝汤

ZHANWEIPING

1实、壮、粗、黑,须泻,麻黄汤里有麻黄,发汗为泻。
2虚、羸、细、白,须补,桂枝汤里有白芍,敛阴为补。

                                     感冒良方桂枝汤

作者:忆襄随

张仲景的桂枝汤被誉为群方之冠。组方:桂枝3两、芍药3两、炙甘草2两、生姜3两、大枣3两。适应症:头疼、发热、汗出、恶风。
  易得“桂枝汤证”的人,常比较瘦弱,即黄煌教授所说白面书生型,腠理比较疏松,受风寒时,如风吹绉一池春水,风气透进皮肤浸入肌肉里去。有人说“桂枝汤证”是肠胃系感冒;而麻黄汤证是肺系感冒,因风侵入肌肉,而脾胃主肌肉,二者相通。这也是服桂枝汤后要喝粥的原因之一。
  为何桂枝汤能有驱风祛寒、调和脾胃、滋养气血之功呢?借鉴JT的说法,从组成上解析:
  一、桂枝:桂树古代叫做梫树,似有一种“侵略”的力量。在肉桂的周围长不出其它杂木,即风木之气会被排除。桂枝药性辛甘温热、质地油润,木质是橙色,具有驱赶排除的能力。
  用药时我们常用桂枝的嫰尖,按中医理论,一样药物入了人体,它的记忆、能量会使它走向本源,跑回它原来的位置,桂枝药性就会沿着动脉往人的四肢肢端末梢冲去。
  二、芍药:说过往外伸展的桂枝,再来说说向内收敛的芍药。芍药的收敛之力可直接体验到:芍药一进入人体,一些脏器的平滑肌很快就会松驰,一些疼痛的症状立即缓解。在肌肉松开的同时,静脉血管也放松,于是四肢中静脉里面原本滞流的血液一起收回来,即便瘀结不通的地方也这样被疏开。因而芍药亦是养肝柔肝的主药。
  桂枝沿动脉向外冲,芍药从静脉往内拉,正好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从用量上看,桂枝汤以3两芍药对3两桂枝,刚好把“桂枝”冲的作用收敛在人身体表之内,不致于太散。
  三、生姜:生姜药性比较「散」,本身不是补药。所谓“夜不食姜”,因为会散气。治咳嗽不用生姜,它会让人的气更冲上来,肺寒咳嗽用「干姜」,晒干后冲力就会转化成热力,可从脾胃把肺烘暖,烤干寒饮。姜又被称为御湿之菜,可以把身体诸系统中多余湿气寒气消掉。
  号称「通调营卫」的桂枝汤,君臣是桂枝芍药,但「通营卫」的主力却是佐:生姜大枣。桂枝会在血液里冲,若没有生姜「横散」的药性,桂枝的力量无法通达到分支微脉及脉管之外,驱除肌肤腠理之间的风邪。
  四、大枣:大枣肉黄皮红,补脾养心,是养营血的好食物。在桂枝汤中,它从脾胃补入营分以支持桂枝,做为桂枝运行营分的后备补给,此为其一。
  大枣甜,但古人却认为带「辛味」,既有“辛味”就是有金气,这“金气”来自哪里?枣是一种有刺的树。有刺的植物,它的灵魂一定有「锋锐之气」。老人说枣树在开花结果之前,要拿刀斧在树皮上劈砍一通,结出的枣才会丰润甘甜。
  故而枣的生长和锋锐杀伐之气相关,可锋锐杀伐之气不是它的结果,而只是一个过渡,枣树会吸纳包容那些锋锐杀伐之气,而把它孕化成果实精致柔和的补养营血之力。在用药之中,药性和邪气相争斗之时,有「大枣」这味药在其中「化杀伐之气为补养之力」,岂不妙哉?
  其三,大枣还有个特点,只能作枣泥而榨不出汁。有它在,脾胃部位的水分就容易稳住,营养也好吸收。
  五、甘草:炙甘草这味药,可以缓诸药、调和诸药、补脾土元气。如果用它“缓诸药”的药性,一两即可。如果要用它「补中焦」,常是三两起。那么用2两有什么说法呢?在药性外还有个定位作用。如何定位?甘草属土,会作用于中土脾胃。其它药物以此为坐标,药性轻于甘草的向上,重于甘草的向下,各自出发去做事。
  桂枝汤方,桂枝配甘草入生姜,取辛甘化阳之意温养阳气;芍药伍甘草入大枣,取酸甘化阴之义滋养阴血。可谓阳中有阴,发中有收,刚柔相济,攻补兼备,涵对立统一之意,故桂枝汤滋阴和阳、调和营卫之能,远不止用于感冒解肌发汗,古人常用它作为补益剂。

                                 三个月学好中医之第三天:桂枝汤的五味药


今天讲桂枝汤的五味药。

前言:尽管我想用最明白的语言来把中医讲出来,尽量不用中医里让人听不懂的“黑话”,但是五行不行。我想,可能五行真的不是这个时代的文明,尽管我学的是物理学专业,又了解世界历史和各国文化,但是始终找不到比五行更神秘难解而又直接形象的哲学了。

五行生克我就不多讲了,网上这方面的资料很多。五行早已深入华夏民族的血液。

桂枝,桂枝是木中之木。木性曲直,和肝脏最像,肝乃刚脏,性刚直、易怒。桂枝最能补肝,木旺生火,所以能够补火。所以桂枝也能补心。中医中肝藏血、心主血,当肝和心脏力量强大的时候,血液就能够更有力地输送出去。事实上不光是血液,还有气,这会在下一讲提到。

芍药,芍药是金中之土。金性收敛,土乃金之母,可以助金收敛。所以金中之土,收敛之性强大而又不失后援。所以芍药在方中可以把气血有力地收回来。

生姜,生姜是木中之土,枝叉分散,体格粗壮,形似木而生于土中。木本克土,木中之土可以很好地管理脾土。


甘草,甘草是土中之木,生于沙漠中,根大而苗小,善吸水护土。土被木克,而甘草和生姜刚好组成一个配伍。像敌对双方,各有应对。保护脾土不受肝辱。

大枣,大枣是土中之火。土性运化,火乃土之母,大枣外红而内黄,最能从心脏借取力量来保护脾脏。12颗乃七、五之数也。


1,为什么要保护脾脏。在中医理论中,脾为太阴湿土,主运化。如果气血流动过速会伤害到脾土,就好像河里的水流太急会带走两岸的泥土一个道理。而本人的试药经验,当脾脏有大量血液通过的时候,会很疼。有心人可以试一试桂枝汤不加大枣时脾脏的感受。同时也请大家参考仲景方中所有使用大枣的方子。

2,桂枝汤的整体运行。桂枝主发,芍药主收。生姜和甘草又组成了一个肝胆和脾胃的交流。桂枝强肝的同时,通过生姜和甘草的相互作用,加强了对脾胃的督促,促进脾胃加强营养的吸收。往血液里提供更多的营养物资,支援人体对抗病邪。

3,再谈桂枝汤的禁忌。所有的禁忌都围绕着两个原则。第一个就是血液流动加速的影响,如果有伤口,不管是外部还是内部;第二就是痰的影响,如果体内局部有痰,不可以使用桂枝汤,因为会把痰带到其他地方造成新的问题。当然,如果体内遍布湿和痰,也可以加其他药来化痰。但是仍然要高度重视。

4,啜热稀粥的原因。一是,增强脾胃功能的时候增加能量的供应;二是,当身体在和病邪对抗的时候,不能吃需要消耗大量能量来消化的食物,同时也不能吃影响到汤药气血运行的食物。

5,语言表达的乏力。桂枝汤在历代伤寒名家眼里都是一个很神奇的方子。虽然我对这个方子也无比崇敬,但还是无法表达出万一,我只是想说这个方子代表了人体的三大循环之中的两个循环。而我解这个方子所用的知识是五行相传。这五味药这样讲,可能会有人不太明白,但是其他的讲法,并不是我可以接受和认可的,也不是最根本的讲法。如果实在不明白,请结合其他人的讲法,或者结合我的讲法来看医案,看这五种药排列组合的医案。

6,这个方子的扩展。以上的五味药的排列组合形成了其他的方子,各位有时间的话可以看一下。而这些扩展,我都不想讲。留一点大家思考的空间吧。

7,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欢迎跟贴留言。下一讲准备讲桂枝加附子汤。这是一个差点夺去我生命的方子,同时讲这个方子也会破解一个门派的终极秘密。如果有人反对,请在发贴后24小时内提出。本人就放弃。

                    西医中的变态反应性皮肤病,其实都是中医的营卫不合

                                                               作者:幼医


西医中的变态反应性皮肤病,其实都是中医的营卫不合。调和营卫就可以治愈,何为营?何为卫?由内而外生发之气为营,由外而内收敛之气为卫;开为营,关为卫;疏泄为营,收敛为卫。营卫不合,开合不协调也;汗孔开合不协调也。治疗西医中的所有所谓的一切变态反应性皮肤病,调和汗孔开合度,使之恢复正常开合即可。

我治疗过很多慢性荨麻疹的患者,一概用调和营卫的办法,还没有不可以治愈者。配合易卦针法,真的下针后不到5分钟,瘙痒减少。调营卫不外乎就是调营或调卫,疏泄太过者平之,收敛太过者,开之。疏泄不及者,继续疏泄升发之,收敛不及者酸凉敛之。桂枝汤就是一个调汗孔开合度的药方。所对应的就是风邪伤营又伤卫,风伤营,风性疏泄,使营分疏泄太过而汗出恶风,风伤卫(较轻),卫之收敛尚可。方中白芍平疏泄,桂枝生发营气助疏泄。麻黄汤也是个调和汗孔开合度的药方。所对应的是寒伤卫又伤营,使卫之收敛太过,使营的疏泄不及,汗孔无法正常开合。

营卫不和,营卫不和,开口闭口都讲。何为营?何为卫?先正确理解营卫概念至关重要。


一阴一阳之谓道,一开一合之谓道,一关一开之谓道,一疏一敛之谓道,一营一卫之谓道,一上一下之谓道,一左一右之谓道。


您把小孩带到我的门诊:广西来宾市忻城县马泗乡马泗村卫生所。我姓叶,到了后问别人,老叶在哪就行。营卫之气来源于中气。调营卫还须顾及中气。有时需加用黄芪类扶助中气,有时不用,看情况而定。

                                                               桂枝汤机理

本帖最后由 宇宙旋风 于 2016-9-14 08:26 编辑

桂枝汤,千古名方,今在此一辨。
桂枝汤,桂枝,芍药,生姜,大枣,炙甘草。
桂枝汤证发病机理:风邪外中,肌肤受病。表疏而不密,故汗出,阳浮而不返,故发热。其余脉浮,头项强痛等,与气血、经络相应。
桂枝汤治病机理:桂枝,助阳,透表,治风。芍药,疏阴,纳阳,治热。风去则表密,热去则表固,因此发热,汗出能愈。姜、枣、甘草,扶虚助桂、芍以成功。

阳浮是因,阴弱是果,阳浮是阳气被引至表而不能回返,阴弱是阴津不能固守而散越,津不化气故作汗而出,阳不化阴故气失化源。气失化源则卫外不力,津不化气则凝滞不流,芍药破阴凝,桂枝助气化,一隅之滞得化,全身气得周流。桂枝汤得推为群方之魁,盖因于气化有功也。

                                             寒性荨麻疹——兼谈桂枝汤的功能作者:罗大伦

  经常有朋友问我,患了荨麻疹怎么办?这个荨麻疹,又叫“风团”,有时候被风一吹,就会感觉浑身发痒,用手一挠,立刻皮肤上会出现很多红色的疙瘩,越挠越大,有的在瞬间会变得极大,甚至连成片,整个皮肤都发红凸起,很是骇人。然后,有的人若干时间后会自动退去,有的会反复出现,整天发痒,严重地影响工作和生活。

  有的时候,这东西也不是风吹引起的,有的人吃了鱼虾,或者什么特殊的东西,也会出现荨麻疹。总之,这是一个比较普遍,也很烦人的疾病。

  有的朋友会说,这个病就是痒,挺着不就可以了吗?这个会有什么大的危险吗?

  其实还真有的,荨麻疹如果起在肢体上,一般没有大的问题,可是有个别情况,有那种巨大型的,起在咽喉部位,起在喉头,坏了,因为这里皮肤薄弱,是呼吸的必经之路,不断的刺激会导致水肿,会让局部瞬间突然肿大,严重堵塞呼吸通道,这种情况会出现危急的后果,如果治疗不及时,导致窒息,人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出现生命危险,有时候急救来不及,周围有医务工作者的,甚至需要做喉头切开插管处理,让患者可以呼吸,这样保证生命的安全。虽然这种情况非常罕见,但是也需要大家了解。

  那么,这个荨麻疹怎么调理才能好呢?

  西医会用抗过敏的药物治疗,中医则会将其分型,然后对症处理。

  首先要分的是寒热,有的荨麻疹是一见到热的就严重,越热越厉害,这可能多是热证,中医会用凉血解毒等方法调理。

  还有一种,是遇到冷的就严重,比如冷水洗会严重,风稍微凉一点,一吹就严重,这多是寒证,我所见到的,寒证的多,热证的少,基本上这几年见到的绝大多数都是寒证,所以给大家聊聊寒证的荨麻疹。

  这种荨麻疹的患者,往往正气不足,容易气虚,这是基本体质。如果从症状来看,往往是脉弱,舌质淡嫩,舌苔薄白。很容易累,稍微动作就气喘,面色往往是白的,不够红润,稍一运动就容易出汗,平时怕风怕冷,容易感冒,精力往往不够充沛,容易疲倦。

  此时,如果遇到冷风,或者冷水,或者正在出汗的时候被冷风吹到,则容易出现荨麻疹,一挠,一身疙瘩,红红的一片,瘙痒不止。

  那么该怎么调理呢?

  我的经验是用桂枝汤。

  要说起这个桂枝汤,来历可了不起,它是医圣张仲景写的《伤寒杂病论》里面的第一个方子,被古代称为“仲景群方之魁”,这个方子的妙处,可能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们只就着荨麻疹来谈谈它的用处。

  这方子现在的份量大致是:桂枝九克、白芍九克、炙甘草六克、生姜三片、大枣六枚(掰开)。其实其中的药物只有三味,分别是桂枝、白芍、炙甘草,剩下的生姜和大枣是自己去市场买就可以了。

  这个方子在《伤寒论》里面的份量是很大的,但是今天我们没有必要用那么大,所以我给出的是《方剂学》教材里面的大致份量,生姜和大枣是我的经验用量。

  那么,这个方子的主要作用是什么呢?它的功用是:解肌发表,调和营卫。

  这个方子历代主要应用,是治疗外感风寒表虚证,也就是明显的正气不足的人,患了风寒感冒的时候,这个方子是最恰当的。这种表虚证的症状是: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苔白不渴,脉浮缓或浮弱。 此时古书记载还会出现一个症状,叫“鼻鸣干呕”,这“干呕”好理解,可是这个“鼻鸣”是什么情况呢?原来,在我们患外感的时候,鼻腔里面会堵塞,有时又有浓鼻涕凝结在里面,此时呼吸,有时会气流堵塞,然后用力,又突然通开,此时会出现鼻鸣的情况。

  那么,为什么此方会被张仲景选用放在《伤寒论》这部巨著的第一个方子的位置呢?这方子是怎么构成的呢?

  原来,当风寒伤人肌表的时候,原应恶寒发热而无汗,这是正气尚足,对寒邪侵袭的正常反应,此时防线还算坚固,所以没有汗。可是有的人,正气虚弱,外寒来袭后,正邪斗争,结果自己的防线出问题了,总是出汗,这个出汗是“桂枝汤证”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此时这种表虚之人,容易汗自出而发热,恶风不解,且有鼻鸣、干呕,这是腠理不固,卫气松弛,营阴无法内守,于是泄出腠理,成为汗液出来了。中医管这种情况,叫表虚证。究其病机,是风寒外感,卫强营弱,即《伤寒论》第五十三条所说:“以卫气不共营气谐和故尔。”

  那么,荨麻疹的寒证,也是有着同样的机理的。往往是营卫不和,所谓“营”,中医叫营气,指的是循行于脉中的物质基础,主要是一些营养物质,《素问·痹论》云:“营者,水谷之精气也。和调于五脏,洒陈于六腑,乃能入于脉也。故循脉上下,贯五脏,络六腑也”。

  而所谓的“卫”,顾名思义,指的是保卫身体的“卫气”,是一种防护的功能的描述,《灵枢·本藏》云:“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者也”,所以一般人多认为卫气主要分布于体表。但是,《素问·痹论》则云:“卫者,水谷之悍气也,其气疾滑利,不能入于脉也,故循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熏于肓膜,散于胸膛”,可见卫气也循行于身体内部,在各个脏腑之间,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其实,卫气和营气是不可分开的,营是营养物质,而卫气就是运送它的力量,卫气将营气运送往全身,在体表的,就是去防卫外邪入侵了,在体内的,就是为身体脏腑输送营养了,而仲景所描述的 “以卫气不共营气谐和故尔”的意思,是卫气出了问题,推动输送营气的功能有问题了。

  那么,为什么此时叫做“卫强营弱”呢?其实,“卫强营弱”的实质是营卫皆弱,看不到这一点,就没法真正懂得桂枝汤的道理,而“卫强营弱”只是相对的,“卫强”是外邪来袭,正气不足的人,卫气是不足的,是紊乱的,此时不足的卫气忙于在体表组织抵抗,被外邪所遏制,壅滞于局部,显得“卫强”,可是力量还是不够,所以无法正常运送营气,营气无法正常通行,成为没有押送官的粮草,所以会四散,所以会散出体外“汗出”,这种状况,在局部就显得“营弱”。

  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呢?张仲景的办法是,补足正气,所以他用桂枝汤,桂枝汤的核心,是补足脾胃之气,增加脾胃之气向身体运送营卫之气的力量的。

  很多人问,我们的营卫之气是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你总是说,孩子总是感冒,是因为脾胃虚弱呢?其实,我们身体的正气,都与脾胃有关,尤其是保护身体的营卫之气,《灵枢.营卫生会篇》说:“谷入于胃,以 传与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所以我们营卫之气的来源,都是中焦脾胃。

  我们再来看看桂枝汤,桂枝汤的组成是桂枝、芍药、炙甘草,和生姜大枣。可是同样的药物组成,只是芍药增加一倍的药量,在加上饴糖,张仲景就管它叫小建中汤了,这个建中汤就是补脾胃建中焦的经典方子,而桂枝汤服用后要喝热粥,这个热粥和饴糖的区别,其实只是浓缩与否的问题,起作用是方向一致的。可见,桂枝汤的一个我们不大熟悉的作用,是补脾胃,建中焦。而与小建中汤的不同,是桂枝汤的芍药量少一点,也就是收敛之性少些,所以我一直认为桂枝汤是补足中焦,同时增强向身体运送营卫之气的功能的,也就是说它有增加输送管道的功能的作用。

  《神农本草经》里面谈桂枝:“辛温无毒。主治上气、咳逆、结气、喉、吐吸,利关节,补中益气。久服通神,轻身不老”。我们可以看到里面有“补中益气”的作用,除了补中,它的作用还有通行气分的功能;而芍药则是:“苦平无毒。主治邪气腹痛,除血,破坚积,寒热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气”。其中也有“益气”的作用,我们可以理解为补益阴气,而除此之外,它更善于通行血分的通道。所以桂枝与芍药都有补正的作用,同时可以通行营卫之通道的功能。

  当风寒在表,当用辛温发散以解表,但本方证属表虚,腠理不固,且卫强营弱,所以既用桂枝为君药,补足正气之外,通行经络,解肌发表,散外感风寒,又用芍药为臣,益阴敛营。桂、芍相合,除了补足正气,一治卫强,通行卫气的运行,一治营弱,通行营气的运行,合则调和营卫,是相须为用。生姜辛温,助桂枝解肌,温卫气之通道。大枣甘平,熬药的时候要掰开,不用去核,熬好后益气补中,养营气之基础。更重要的是姜、枣相合,可以升发脾胃之气,是谓补中,这是营卫之气的来源。炙甘草则是典型的守中之药,坐镇中焦。所以本方虽只有五味药,但配伍严谨,散中有补,正如柯琴在《伤寒论附翼》中赞桂枝汤“为仲景群方之魁。”

  其实,仲景将此方放在《伤寒论》的第一方的位置,我猜测他是想突出补足正气的重要性,这是治疗一切外感病的基础,所以这样安排,不知这样想,是否理解了医圣之心。

  而这个方子的服用方法,也是非常讲究的。水煎好以后,首先是,“适寒温”服,“服已须臾,啜热稀粥”,就是喝完了药,要加喝一碗热粥下去,这是要借水谷之精气,充养中焦,不但易为酿汗,更可使外邪速去而不致复感,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服这碗粥,确实疗效要差很多,有时候根本就出不来汗,这是我的亲身体会。所以我在之前的博客里写过,甚至我们泡脚发汗,都要让肚子里有食物,不要空腹,因为营卫之气是从脾胃而来。

  然后,要“温覆令一时许,”就是披上衣服,让身体温暖,这也是避风助汗之意,此时注意千万不要外出,让冷风吹到,如果那样,则前功尽弃了。然后,等到“遍身漐漐(zhe 二声),微似有汗者,”是肺胃之气已和,津液得通,营卫和谐,腠理复固,所以说“益佳”。但是千万不可如水流漓,如果是大汗淋漓,则“病必不除”。

  此时,大家会奇怪,这个桂枝汤证不是在出汗吗?为什么还用汗法来发汗呢?可是为什么有不能大汗淋漓呢?

  我在之前的博文里面讲过来,此时,并不是为了发汗而发汗,此时微微汗出,只是经络通畅、气血运行顺利的一个标志而已,很多人认为外邪会随着汗排出体外,在这里不是的,如果是邪气随着汗出去,那么该是汗越多越好了,可是张仲景说不可大汗淋漓,显然不是这个道理,而是:桂枝汤是增加脾胃之气,通畅营卫运行的通道的,一旦营卫之气充足通畅,则会微微汗出,这是一个标志而已,中医以此来判断,是否方药到达有效剂量。

  然后,如果服用一次后,汗出,病好了,停后服,后面的药物就可以不喝了;如果不效,就接着再服,“乃服至二、三剂”。所以总是有人问我,张仲景书中的原方,药量怎么那么大啊,现在我们的剂量是不是用小了啊?其实当时的药量是比较大的,但是,很多时候,张仲景并没有让您都喝了,比如这个桂枝汤,量也比较大,但是您稍微喝了一小杯,如果已经微微汗出了,这就是到达标准量了,如果身体痊愈,后面的就可以不喝了。所以我说中医是以人体的反应为标准剂量的,这是更科学的方法,因为每个人体质不同,耐受不同,如果都是一个死的标准“一片,二片”的,往往不能适应每个人。

  需要注意的是,此药必须注意口渴与不渴,或喜冷性饮食与否。如果有口渴,或喜冷现象,可以马上把药停止,或配合石膏一类的寒性药品,以免误犯阳盛之戒。如病情没有变化,可以继续服用,虽二三剂也可。同时,方子后面提出了禁忌,要忌食生冷、油腻、酒肉、五辛、臭恶等不易消化或带刺激性的食物,以免影响疗效。

  桂枝汤这个方子,对寒性荨麻疹,效果极好。前几天我的一位中学同学,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妻子患了这个病,很难受,于是我告诉他,服用桂枝汤,结果三副痊愈,昨天发微信告诉我了。这样的情况,我遇到很多,不给大家多讲例子了,因为在生活中随处可以遇到这种证型的荨麻疹,总之基本全是桂枝汤解决的问题,究其原因,是现在正气不足的人很多,被风邪伤到,风寒郁于体表,导致营卫不和,所以用桂枝汤会效果很好。

  对于体虚之人的感冒,只要有感冒后容易出汗的(这是最重要的诊断标准),我都会用桂枝汤,初起的基本就是单纯的只用桂枝汤,如果时间长了有其他问题,药物会有所增减,但是都是桂枝汤打底。对于这种证型的感冒,桂枝汤往往都是一剂见效,甚至有的是一剂痊愈。可以说,这是一个治疗体虚感冒非常有效的方子,只是非常遗憾的是,这个《伤寒论》中的第一个方子,居然很少见有中成药,我走遍全国的药店,都基本没有见到,每次到感冒流行的季节,我都会想,该有多少人受益于此方,可是我们老百姓却不知道。每次看到那些患荨麻疹四处求医的人,我也都想,这个方子可以帮助到多少人啊,可是,却没有一个成药可用。不能不说,我们对自己老祖宗的经验,丢失的很多,这是多么的不明智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