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附子专贴  

2010-05-30 21:07:56|  分类: 中医方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附子在《金匮要略》中运用十分广泛。

1 附子的主要功用
      1.1  回阳救逆
      附子大辛大热,主要用于冷汗自出,四肢厥逆,脉微弱;或因大汗、大吐、大泻等引起的四肢厥冷,脉微欲绝,阳气行将亡失之危证。如四逆汤治阴盛格阳之呕吐,证见“呕而脉弱,小便复利,身有微热,见厥者”;通脉四逆汤治阴盛格阳之寒厥下利,证见“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汗而蛔厥者”;乌梅丸治“烦躁吐,心腹痛剧、吐涎沫,得食则吐,手足厥冷”之蛔厥等,均是取附子回阳救逆之功。
      1.2  逐寒止痛
      对于风寒湿邪相搏,痹着肌表,经脉不利而致周身骨节疼烦,可用附子逐寒除湿止痛。如桂枝附子汤治表阳虚风邪偏胜之湿痹;白术附子汤治表阳皆虚之湿痹;桂枝与芍药知母汤治风寒外袭,渐次化热伤阴之痹证;均是取附子逐寒止痛之功。此外,薏苡附子散治胸阳不振,阴寒较甚,痛势剧烈之胸痹,亦是取附子逐寒止痛之功。
      乌头与附子属同类植物,乌头系附子之母根,两者性味功用均相近似,但乌头之性味比附子更为辛温雄烈,其逐寒止痛之力更强。对于发作性疼痛,证属沉寒痼冷,痛急而有肢冷汗出者,则选用乌头。如乌头汤、乌头赤石脂丸、大乌头煎、乌头桂枝汤、赤丸等,均为此等证候而设。
      1.3 
温里助阳
      对于寒邪内侵,阳气受困而见呕逆下利。胸腹冷痛,食纳不佳等脾胃虚寒症状者,附子有温里祛寒,水湿内停的腹满痛呕吐;桂枝去芍药加麻黄细辛附子汤,温中助阳,通利气机,治阳虚阴凝,饮留胃中之“气分病”;黄土汤治虚寒便血;大黄附子汤温阳通便,以下寒结;薏苡附子败酱散排脓消肿,振奋阳气,治“肠痈已成”;附子汤温阳散寒,暖宫安胎,治妊娠阳虚寒甚腹痛等,均是取附子温里助阳之功。
      1.4  温肾化气
      附子功能峻补元阳,益火之源。凡肾阳不足,命火衰微,气化功能减退所致的诸证,皆可用附子治之。如肾气丸,治“脚气上入,少腹不仁”;治“虚劳腹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治“短气微饮当从小便出者”;治“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饮一斗,小便一斗者”;治“妇人烦热不得卧,但有饮食如故之转胞不得溺者”;瓜蒌瞿麦丸治“小便不利,水气内停”;麻黄附子汤治“少阴正水”,证见身面浮肿,小便不利,脉沉小者,均是取附子温肾化气,上蒸津液,下行水气的功能。

2  附子常用配伍方法
      2.1  配伍干姜:回阳救逆之功尤著,戴原礼曾云:“附子无干姜不热。”方如:四逆汤,
通脉四逆汤等。
      2.2  配伍肉桂:温补肾阳,鼓舞肾气,共奏“益火之源,以消阴一翳”之功。方如肾气丸(肾气丸中桂枝,后世多易肉桂)。
      2.3  配伍桂枝:温经通阳,祛风除湿。方如桂枝附子汤,桂枝芍药知母汤。
      2.4  配伍白术:温阳除湿,以治痹痛。方如白术附子汤。
      2.5  配伍桂枝、白术,兼行表里,助阳化湿,止痹痛。方如甘草附子汤。
      2.6  配乌头、蜀椒、干姜:逐寒止痛之力尤宏,《医宗金鉴》云:乌附椒姜“一派大辛大热别无他顾,峻逐阴邪而已。”方如乌头赤石脂方。
      2.7  配薏苡仁:以行温里散寒,除湿宣痹之效。方如薏苡附子散。
      2.8  配半夏:共奏温中止痛,散寒降逆之功。方如附子粳米汤。
      2.9  配麻黄、细辛:有温发里阳,通彻表里之能,使阳气通行,阴凝解散,水饮自清。方如桂枝去芍药加麻黄细辛附子汤。
      2.10  配大黄:寒温并用,大黄寒性受制而走泄之性存,故可温下寒结。尤在论云:中焦寒结“非温不能已其寒,非下不能去其结”。[3]两药合用,正具此功。方如大黄附子汤。
      2.11  配麻黄:温经发汗,方如麻黄附子汤。

      附子的用法用量
      3.1  用法:凡亡阳急证,需回阳救逆者,多用生附子,且须配伍干姜,方如四逆汤,通脉四逆汤等;用于止痛,则多用炮附子,无须配伍干姜,便应以寒湿病因为准,方如桂枝附子汤、白术附子汤、甘草附子汤、桂枝芍药知母汤、薏苡附子散等;属沉寒痼冷之剧痛,则用乌头,故凡寒湿历节、寒疝腹痛、胸痹心痛、寒气劂逆等证,均用含乌头之方治之。
      附子、乌头含有乌头硷等有毒成份,对人体呼吸中枢,血管运动中枢以及反射功能有麻痹作用,故入药时均应先用武火久煎。有资料报道:“加热至四小时以上,可使乌头硷完全破坏,但附子功能并没有损失”。乌头除久煎外,还需与白密同煎,这样既可缓和乌头毒性,又可增强疗效。
      3.2  用量:用于回阳救逆时,一般用量较重,如在四逆汤中,“生附子用一枚”约合今制21克;在通脉四逆汤中用“附子大者一枚”,约合今制30克。
      用于逐寒止痛,用量亦重,如桂枝附子汤,用“炮附子三枚”, 约合今制63克;桂枝芍药知母汤中用“炮附子二枚”, 约合今制42克。治疗一般虚寒性疾患,则附子的用量均较轻。
      现在附子用量大致如下:用于回阳救逆,一次可用9~15克,用于止痛,一次可用6~9克,用于一般虚寒疾患,一次可用1.5~6克。
      综上所述,《金匮要略》中运用附子的范围相当广泛,组方遣药,十分巧妙,用法用量缜密权衡。

     

      附子辛烈. 走而不守, 善开阴霾, 破阴回逆, 攻效显著. 盖猛烈之药, 错用误用, 足以杀人.
      肾为性命之根.水火之脏. 不死之人. 水火合抱在一起. 故肾性封藏, 且肾气之滋养, 全依赖后天五谷运化之精微. 即后天养先天之义. 若辩证不明, 妄用附子肉桂之辛烈之药, 则肾中水火拨动. 肾不封藏, 变证多端, 流毒无穷.  附子为补命门之药, 温燥肾水之阳,  非补肾药也. 补肾药, 肉从蓉,枸杞,巴戟天之类也. 久病杂病, 着重脾胃, 运化水湿. 肝气不舒者, 兼理之. 重者, 肝肾两调. 若火不温土者, 脾肾两调.

      观先贤善附子者, 如郑钦安、吴佩衡、祝味菊等. 当代李可等名家. 无一人不深入经藏, 深究内难之理, 博取众长, 对附子肉桂等温热药运用, 各有发挥.

      初学中医者, 当以三大经藏 (内经、伤寒、本经) 为主, 打好基础, 后涉猎诸家, 入中医堂堂大门.  善学医者, 当舍其形而学其神, 勿为用药形式所迷惑. 明理为首要任务. 盖中医者, 阴阳之大道也, 若不明阴阳互根, 阴阳变化之理, 不言医. 不学仲景之法, 皆旁门左道, 不入中医之正宗嫡传.
      若四诊不全, 脉象舌苔图, 草莽从事, 动辄附子肉桂等温烈之药. 多致谬误. 

      大剂附子之我的体验 (转自伤寒论坛)
      首先说明,我只是一个病患家属,也是一个中医爱好者,曾在网络长时间为女友求医看病。从去年8月底开始一直到今年4月,我女友一直在吃大剂姜附药,其中以四逆汤、人参附子汤、附子理中汤为主。其诊疗过程至今还放在老版民间中医论坛,每天的情况都有详细的记录和反馈。
      女友网上看病初期,就有畏寒怕冷、易发高烧、心痛、心跳每分钟50次以下、脉结代、头晕、无神、易困、月经血块多、量大、月经先期、卵巢囊肿、几天大便一次并且经常腹泻症状,被认为是阳虚内寒,所以吃了大概7个多月的大剂温阳药,但是病情一直没有见好,只有极短期的时间当附子用到60克时心跳能达到60次以上,但随即会降下来并出现病情反复。吃过7个月之后,心跳还是维持每分钟50次以下,最低39次,还是脉结代、还是心痛、还是怕冷、还是易发高烧、还是几天大便一次并且腹泻、还是月经先期,而且头晕头痛的厉害,晚上无法入睡、长了大量白发、身体胖了20斤、经常口干口渴喝大量水不解渴、经血更多更难止住,每次月经几乎都有血崩的迹象。

      最近看到论坛上温阳风很盛,尤其强调大剂温阳,不知这样用的坛友是不是有真实体验,我女友吃了7个多月,我也受温阳的风气影响在去年冬天吃了一冬大剂四逆汤和大剂附子理中丸,但是我口腔溃疡的症状也没有见好,并且起了一额头的痘,到现在还没完全好。

      我对中医是个门外汉,但是一年多的治疗经验,有些体会:
      阴阳互根,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阴为体,阳为用,一静一动,相得益彰,我们的世界就是阴阳平衡的,片面强调阳重要或者阴重要,都违背了自然的规律。
      阴为体,阴虚,阳何以用?凡病皆属阴阳,但分好几个层次。就说阳虚,也分阳虚阴不虚阴阳双虚等各种情况,所以仲景才会说知犯何逆,随症治之,只见阳虚,就大剂温阳,片面强调阳的重要性,这是管中窥豹,也是流弊,其危害更甚。
      若阳虚阴不虚,体足阳不用,自可一鼓作气,用大剂温阳之药,振奋阳刚,攻克病邪。
      若阴阳双虚,则阳无体可用,此时妄用大剂温阳之药,必更伤阴体,纵能暂时取得成果,必不能持久,兵力不足却发给长枪大炮,就是打下来能守住么?而此战必导致更大的伤亡,这是简单的道理。病势至此,妄用大剂温阳,跟西医用激素之法无异。我女友用大剂附子使短期内心脏跳动正常,其道理想必就是如此,阳药的劲过了,病情也就反复了。大剂阳药灼伤阴液,夜不能寐,头生白发,经血难止,也就很好理解了。
      病至阴阳双虚,大剂温阳,灼伤胃阴,炼液成痰,阻塞经络,造成脏腑极虚,而经络极实,我女友现在经常喝大量的水还不解渴,而身体非正常的胖了20斤,也可以解释了。现在吃了半年辛凉辛润之品口渴的症状才有所好转。
      正邪相争,帮助正气有两种方法:
      1 直接帮助:比如四逆汤
      2 间接帮助:滋阴养血
      一个是强行上马,一个是加强基础。如果兵力充足,自可一鼓作气拿下敌人,此四逆之法。兵力不足,此韬光养晦滋阴养血之法。

      如果正气足,即便不用驱邪的药,人体会自动驱邪的。人不吃饭能有劲吗?吃饱了就想活动活动,饿着肚子能打仗吗?饭是阴,劲是阳,很简单的道理。有劲了,都想活动活动,这就是李东垣, 张景岳......这类人的根本宗旨。

      气血阴阳,不光是横向的,还是纵向的,气血阴阳有深浅之分,所以吴先生的 人体使用手册 上面讲阴虚为病的最深一个层次,想必不假。阳虚好复,因为体未伤,尚属量变,但是阴体受伤,不是一时间能够恢复的,这是质变。如辩证不清,滥用大剂阳药,灼伤阴体,给病人带来的损害很可能是不可修复的。阳虚是人有力气,但是不干活,阴虚是人根本就没劲干活,同是表现懒惰,哪个严重?不是一目了然吗? 阴虚的话,再去温阳,相当于强迫人干活,阴更受迫害。
      观仲景金匮肾气丸,纳少量桂附于滋阴剂中,十中之一,为什么却是补阳的药呢?源其意不在补火,而在微微生火,即生肾气也。正如张景岳所说:“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柯琴的话,更值得片面强调大剂温阳者一看:“夫水体本静而川流不息者,气之功,火之用也,非指有形者言也。然火少则生气,火壮则食气,故火不可亢,亦不可衰。”

      最后,奉劝强调一味大剂温阳的诸位朋友,其一,先入为主,分门别派,看谁都阳虚,绝对不可取。其二,辩证清楚,分清病所在之层次部位,如果是阳虚,再温阳不迟。其三,片面强调附子之好处,更不可取,当用则用不当用则绝不能用,附子不是万用灵丹。其四,请不要随意在网上给人开药方,网络是虚幻的,病人却是真实的。开方之前,请更要详细地辩证,连个舌相都没看到就处方,是不严谨的,按《大长今》里面的话说:太傲慢,盲目相信自己拥有的知识,而不是详细地考量病况,没有恐惧之心,是没有做医生的资格的。网络诊病本就不可取,所以更请不要拿网上的病人练习处方,请敬畏生命,对生命负责。
      平正中和,阴阳之道。阴阳失衡,片面强调温阳或者片面强调滋阴,左倾或者右倾,都是路线问题,看不到革命成功的。

      关于用附子补阳的问题,算是个人的观点,请大家临床谨慎,慢慢地体会。千万不可莽撞图快,以免伤人。
      1、当前之病证,以阳虚者为多见。原因有多个方面,其中滥用抗生素,激素,过于兴奋运动,社会交往以及生冷食物冷饮等,均伤真阳。而且,表现多为阳虚之证。脉有力无力是阳虚与否的关键。有力,多不是阳虚,无力多为气,阳之虚,临证可以细辨。临床上,用附子配人参,黄芪,党参是非常多见的。

      2、用附子之类药是要有适应证的。不可见病就用。需要认真辨证。阳虚的指征很多。

      3、生附子尽量不用。

      4、细辛有没有毒。可以这样理解。量如果太大,往往有口麻,这也算是中毒。但以口麻或舌麻为度。不可过量。细辛一般可以用到30克,不会有什么意外。而且,一定是煎剂。听闻刘力红博士的观点:细辛根本没有毒。大家自己不妨多尝尝如何。

      5、一般补阳药一服,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如果重用了补阳药而且没有效果。或是量不够重,这就需要经验了,再就是服错了药。这也需要详细地审证。千万不可轻易停药,或者换药。一般有时真的需要重用补阳之品。一直到300克制附子,都有可能的。

      6、补阳药的口味问题。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曾经治过一例下肢关节炎的女性患者。就是四逆汤加当归四逆汤加减。初服药时,效果非常明显。腿痛消失,而且,以前初诊时没有说的症状,如经常掉头发,脸色不红润等,都大大改观。突然有一天,她说,大夫,今天开始,怎么同样的方子,味道完全不同了呀。根本咽不下。我笑着说,行了,病已经好了。停药就是了。以后,她带来好多病人,她自己已经不用再服药了。看大家如何理解这个问题。

      7、在南京中医药大学读书时,听一位老中医讲过关于如何补阴和补阳的问题。他说,如果不轻易决定是阳虚或者阴虚时,千万不可贸然补阳,恐伤真阴而后果加重。可先试用滋阴之品,徐徐观察。那时我奉之为经旨,时时遵行。久则发现,不全如此。江南温病派往往视附子为剧毒,其观点有偏,误人不少。我的观点是,基本上可以先试试补阳药。当然少量,只开一天,或者两天的量。看看效果,再决定。或者,把补阳药中加生地,熟地之属,也属权宜之计。当然,这只限于辨证不清的情况。

      8、关于常服补阳药作为保健品的问题。对于素体阳气不足,或者,因病阳虚,或者,久耗真阳之体,均可以小剂量四逆汤常服。即可保健,又可治疗,还可长寿。量以小为好。而且,要注意很多日常生活禁忌。

      肾中为龙雷之火,火壮则不易起而易息,所以吃上火的东西也不上火。观世人听患者说吃点上火的东西,就长口疮,便断为火热,不知多有阳虚之人。
      这也正是治疗口腔、咽喉、头面炎症常发不止的观点。而且,就用四逆汤加味,效果非常神奇。

      脉微细,但欲寐。这是典型的少阴证的表现。那是一定要用附子的。而且,可能要重用。不重用不能取得明显的效果。但起步可以用25,30克,然后,根据病人的反应逐渐加大用量。一般对于重症患者,可以用到上百克。病人越服越精神。
      另外,还有四肢发凉,或冰冷,或大汗出,动则汗出。或乏力。或精神不振。或畏寒畏风。或面色苍白,或环口唇苍白,或下焦包括下肢无力,发冷,或头顶畏风明显,寒痹等等。皆是附子的适应证,且可重用。

      自己就尝试过吃熟附子,用量从10克逐渐增加到100克。在45克以下,吃完会觉得全身发热,此乃小剂量附子温阳,但尚不能固阳之故。至45克以上,则反而不觉热了。到目前我每天用熟附子90克,已连服20余剂,以前的颈椎病,腰腿痛,慢性胃炎等症状明显好转,精神爽利。甚至吃热气的食物都不上火了。此乃切身体会,决无虚言。

      对于阴虚之用附子,要配合熟地,30克就可以了。这样有两大好处。一则助阳不伤阴,二则以附子之阳,气化熟地之阴,使阴为机体所用。从而真正实现补阴的目的。另外,磁石等虽然不是滋阴的,但可以潜阳入阴。这可以制约浮阳。其实就是防止附子产生了过多的上升的阳气。阳升易扰心神,致失眠,烦躁,神志异常。从这个道理上讲,就象是针灸百会穴。在临床上一定要配合足三里,或者昆仑。为什么?就是引亢阳下降入阴,这样可以让阴和阳在上与下的层面上形成平衡状态。
      其他配合,如配麦冬,配生地、配白芍等,都可以随证而为。但要以补阳药为主,滋阴药为辅。具体比例如何,可以根据病情来定。可阳药六分,阴药四分,是滋阴最佳配伍。阳药稍重,既可气化阴精,又可运转阴液循行经络脏腑。

      四逆则有变化,按照刘力红的观点,当重用甘草。他主张以土制火,颇合于临床。这一点我也经常用。按这个观点,我一般起手用附子30克,甘草30克,以后,随证增加。(大部分时候二诊三诊后,都要增加附子量,我认为我的起手用量是很低的。仅仅是探测一下病情以及病人的反应,也便于病人如果不再回诊,给病人一个安全量。呵呵。这个量是不是有人认为太大了。)

      看云南吴佩衡的医案。附子可以300克,而甘草仅十数克或者更少。我认为这是一个对附子的认识观点的问题。附子少用助火,多用扶阳,重用回阳。少用时,配甘草有意义,多用,重用时,甘草作用就成了甘以润之,兼顾中焦的作用。
      仲景也并不是用附子时重用甘草。试看真武汤。甚至没有甘草!临床上我治疗水肿之类的阳不气化证,多起手用附子60-90克,当然根据舌脉变化而选择用量,但不管如何,我的用量很大。效果是病人的水肿减轻很快。方中还有一味药非常关键,就是生姜。这味药一定要重用。多少克合适?至少30克,或者60至90克,三片生姜在这个方子里是骗人的东西。虽然你重用了附子,也要把生姜的量保证了。
      附子的用量,很有学问。我还没有完全参透这个量,也在努力中。

      当世用附子的少了,但网上用附子的多了,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当世的附子,是家种的,不是野生的。其功效要小于仲景时代的附子。附子的泡制过程,又煮又蒸,功效也肯定丢掉了不少,这样的附子,为什么不敢用?怕什么?

    火神派代表人物卢铸之说到:随日月昼出夜入,昼作夜息,为养生治病之一大纲领。
    临床常见病情迁延多年的患者,症状虽异,但究其病理,多与肾虚有关。“久病穷必及肾”而肾阳耗伤 。《景岳全书》云:“命门为元气之根,为水火之宅,五脏之阴气,非此不能滋;五脏之阳气,非此不能发”肾阳衰则五脏失其温煦而气化失司,诸病丛生,治之颇为棘手。大剂量附片能起肾中之真阳,与生姜为伍,其效更佳,而且生姜能解附片之毒,二药相配,可谓相得益彰.再辅以温扶肾阴肾阳之品,五脏得以温煦而其气化功能日趋正常,四肢百骸皮毛得以濡养,顽疾可愈矣。
                           附子专帖--2

 

补阳与温阳看似相同,其实内涵大有差异。所谓补阳,是阳气不足,在本上亏了,量上少了,用上更是不堪了。所以要补益,既是补益,是从小量培至大量,或助其从弱至强,是个渐进的过程。

      而观附子之性,善走而不居,通彻表里,力大更善于散寒驱湿,为药中之将军,是祛邪良将。而观前人今人之用附子,或谓干烈之性有伤阴之弊,不敢用,或谓之情热通达无所不治而放胆用之,而用附子的指征非常的明确:阳虚有寒,或有湿等等。以伤寒论的含有附子的方证为例来探讨一下。肾气丸主治肾阳不足之消渴、转胞、水肿等证;附子汤主治寒温内盛身痛证;真武汤主治肾阳不足水泛证,四逆类汤主治阳亡证;干姜附子汤主治肾阳虚烦躁证;等等,更有金匮要略中后人总结出的附子善治痼寒冷痛证。不难看出仲景用附子多是用其辛温大热之性祛寒回阳,通阳利水。而且用附子的伤寒方与金匮方大都有是在短期内服用,少有象后世的左右归丸那样服的。

      而真的阳气虚弱之时,单用附子是不行,往往要与干姜同用,所以后世常讲附子无干姜不热。而且附子发散力强,久用有伤阴之弊,而其他的补阳药物,象鹿葺、干姜、巴戟天等药物,温补之力和缓而稳,又少有伤阴之弊,才算得是补阳之品。

      附子为通十二经纯阳要药 
      附子辛热,有大毒,其性走而不守,功能助阳补火,散寒除湿。附子为百药之长,功兼通补,温补阳气,有利于气血复原,散寒通阳,可促使气血畅通,对经治不愈的难治病,余每在辨证基础上辄加附子而获效。

  配麻黄温肺化饮治肺胀

  附子味辛,辛入肺经,故能温肺散寒,助阳固表,与麻黄配伍,宣补并用,攻补兼施,则善治肺胀咳喘。肺胀一证,饮邪充斥,淹蔽阳气,以致阳不外卫,无能御邪,稍一冒寒触风,即可引动伏饮,挟感而发,证属本虚标实,此非一般宣肺化痰药所能胜任,三拗汤、华盖散、小青龙汤等之麻黄功在宣散,温阳之力多嫌不足,惟有加入附子一味,温扶阳气,庶可克敌,临床凡见咳喘频发,咯痰清稀,背俞寒冷,舌苔白腻等阳虚阴凝证者,取小青龙汤加附子投之,每能奏效。

  配生脉养心温阳治胸痹

  附子主入手少阴心经,功能大补心阳,其性走而不守,善于祛除寒邪,疏通血气,用治胸痹有一举三得之妙。心居阳位,为清旷之区,凡心阳不足,阳气失于斡旋,寒邪乘虚而入,两寒相得,凝滞气血,痹阻心脉,不通则痛,则胸痹心痛。证见脉细而微,舌胖而淡属阳微阴弦者,当取附子汤温阳散寒;若见脉虚而数,舌红质干属气阴两亏者,则宜附子合生脉散同用,用附子振阳,生脉养阴,共成复脉之师。

  配茵陈暖脾化湿退阴黄

  附子性大热,不仅祛寒,尚能燥湿,故张元素谓:“附子温暖脾胃,除脾湿。”与退黄专药茵陈相使而用,温阳化湿,专治阴黄。黄疸发病,当以湿邪为要,所谓“黄家所得,从湿得之”,湿性粘滞,缠绵难祛,最易遏气损阳,故而黄疸日久不退,必然损伤阳气,加重水湿的停滞,遂成阴黄变证,症见肤色如烟熏,舌润脉沉,治此当在茵陈剂中,佐以少量附子,振奋脾阳,以求“离照当空,阴霾自散”之效。

  配石苇温肾通淋疗尿石

  附子气雄,擅补肾阳,温膀胱之气,与石苇等清利通淋之剂同用,则有温阳行气,通淋排石之力。石淋一证,肾虚气化失利为本,湿热蕴结下焦为标,肾主水,司二便,肾阳旺盛,气化有权,生化有序,湿热无以蕴结,结石无法形成,若肾阳衰弱,气化乏力,清浊泌别失司,湿浊无法下注而沉积为石,治疗若拘泥清热通淋,不但结石难以攻下,且久服攻利,反有耗气损阳之弊,而施以温肾通阳之附子,以补代通,阳气充盈,气化则能出焉。

  配大黄温阳泄浊治关格

  附子与大黄相配,乃取《金匮要略》大黄附子汤之意,主治寒积实证,多用于慢性肾炎尿毒症期、脾肾阳亏、寒湿内生、浊邪弥漫三焦。小便不通者曰关,呕吐不止者曰格。大黄为降浊要药,有祛浊通腑之力,惟其性寒凉,久服必伐肾阳,附子辛热,功能温散寒浊而开闭结,并能制大黄寒性而存其走泄之性,二味同用,共成温散寒浊,苦辛通降之剂,而奏通关除格之功。

 




引文来源  附子专贴--1 - dp.1008的日志 - 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