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少阳病总述  

2012-01-16 06:39:54|  分类: 主题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平凡中医

《医案三则》一贴中小柴胡汤案例写到这里暂告一段落,其实,还有许多许多的病都可以用此方的,写得太多太繁琐会招人嫌的,以为原来他就会这一招,不会别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一招学好了,也会令你受益终生的。
少阳病,乃《伤寒论》六经病之一,余今把自己对少阳病的一些见解,简单概述如下,因多为自己临床中实践所得,故难免有与平常理解有不同之处,是非对错,也就任人评说了,但总以临床取效为前提。
1、对少阳为枢的理解。
《黄帝内经》之《阴阳离合论》中提出了三阴三阳开合枢的概念,明确了三阴三阳各自的特点,还有不少中医名家用开合枢的理论来阐释《伤寒论》,使人们对《伤寒论》的认识有了更进一步的加深和明了。这里重点谈一谈对少阳为枢的个人理解,不足之处,请诸同仁多多指正。
人有三枢,少阳既为太阳、阳明之枢,又为阴阳之枢;少阴既为太阴、厥阴之枢,又为水火之枢,中焦脾胃为气机升降之枢。明此三枢,则对中医之学思将过半矣。下面从两个方面专门谈一谈少阳枢。
1、对少阳为枢的传统认识。
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少阳为太阳阳明之枢。即少阳表可使营卫通畅,里可使胃气调和。二是少阳为阴阳之枢。即少阳是疾病由阳转阴的关键。在此不多论,参看刘渡舟《伤寒论讲稿》可知。
2、个人对少阳为枢的理解。
也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少阳为阳病之枢。《伤寒论》以阴阳为纲,将疾病分为阴证和阳证,阳证又分为三阳病,阴证又分为三阴证。阳病即是指三阳病。这一方面的意思是说,阳经病只要没有太阳和阳明的病,剩下所有的病,无论是典型的少阳病还是不典型的什么病,都可以用柴胡剂加减治疗。二是少阳为全身气机之枢。它即可调节肝胆之气机,又可调节脾胃之气机,使全身气机升降正常,再加上第一条少阳为太阳阳明之枢,即少阳可以使表通里和,也即是气机的出入正常,就可以看出少阳可使人体气机的升降出入正常。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升降出入不可须臾乱也,更不可须臾无也。所以说,少阳为人体全身气机之枢,它不仅可以使人体气机的升降正常,还可以使人体气机的出入正常。
综合上述两方面的论述,我们就可以看出,少阳为枢在人体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故而,无论在伤寒还是杂病中,其治疗的范围就不言而喻了。
由于时间精力的关系,就不具体论证了,故只在理论大体上作一概括论述。
注:个人理解,表里通,为气机之出入正常;上下通,为气机之升降正常。

2、少阳病是否一要发热。
《伤寒论》《金匮要略》中总结少阳病可治五种发热:发热、往来寒热、潮热、瘥后热、有时发热。那么,少阳病是否一定要有发热症状呢?余认为不然,无论发热与否都可以判断为少阳病,都可以用小柴胡汤加减治疗。这就涉及到了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少阳病的诊断标准是什么?在临床中我慢慢总结出了一点儿规律:凡是脉弦,兼有少阳症状的,就可以确诊为少阳病。下面说少阳病症状。
3、少阳病的表现及理解。
少阳病的表现有:1、脉弦2、口苦3、咽干4、目眩5、默默不欲饮食6、胸胁苦闷7、胁痛8、心烦喜呕9、寒热往来10、心下支结11、发热等等,以上皆是《伤寒论》书中所载,自查可也。下面主要说一说,我临床中发现的一些新症状及对几个症状的理解。
一、发现的新症状:1、全身怠倦无力,重则疲乏无力。三焦为元气的通道,三焦不利元气运行不畅,又兼少阳病脾气亦虚,故如此。2、两小腿酸软无力。此症状余不能解释,敬请高明以释之。我曾治一线粒体脑病患者,此症状非常明显,走不到50米,两小腿即无力酸软既不能动,服用柴胡剂加减后,症状全部消除。另,还有一转氨酶高,肝损伤患者,亦是如此情形,服用柴胡剂加减后,亦痊愈。3、多眠。乃少阳相火郁结,不得宣透,热盛神昏所致。4、多食易饥。乃少阳郁火传于胃所致。以上四个症状必见脉弦方可认为少阳病,否则,误矣。
二、对几个症状的认识:1、目眩。诸家注释皆注为头晕目眩,我认为这只是其中的一种情况,对于目眩的理解,我的临床经验是:包括头和眼两组症状,头为蒙沉不清或胀或晕,眼干涩模糊,久视则疲老。2耳聋。包括耳鸣和耳聋两种情况。3、胸胁苦闷。闷,有时为憋,有时为闷,有时为胀,有时为似喘非喘、气息不畅。胸和胁的症状有时是单独的,有时是全部的,不一定同时全包括。
附:薛东庆评说

陈治恒老师“二本三枢”,
二本”即是脾、肾先后天之本
三枢”则是指伤寒六经中少阳、少阴两枢以及脾胃中枢。
搞清二本三枢对临证很有指导意义的。

 

窃闻三阴三阳,有枢机焉。枢者,如门户之枢,乃阴阳开阖之转机也。《内经》枢机有二:一曰少阴为枢;一曰少阳为枢。阴之初生为少阴,少阴,稚阴也。手少阴属心,足少阴属肾。心为人身君主之官,神明所从出。肾为阴阳互根之地,精气之本原。故少阴为转阳至阴之机窍,阴之枢也。由少阴而太阴,由太阴而厥阴,经曰:太阴为开,厥阴为阖。盖太阴脾土,得此枢而散精以升于上;太阴肺金,得此枢而布精以降于下,能升能降,故谓之开。
       由是厥阴心包络,得此枢而阴血以生;厥阴肝木,得此枢而阴血以藏,以生以藏,故谓之阖。是太阴、厥阴之开阖,皆少阴之枢所默运者也。厥阴为阴之极,阴极则阳生,而阴转入于阳,阳之初生为少阳,少阳,稚阳也。手少阳属三焦,足少阳属胆。三焦具真阳之火,其体虚润,其气氤氲。(焦,热也。满腔中热气布,能通调水道也。按三焦从右肾生出,心肾阴至阳之机括,阳之枢也。由少阳而太阳,由太阳而阳明,经曰:太阳为开,阳明为阖。盖太阳膀胱,得此枢而水道通调;太阳小肠,得此枢而食物变化,通调变化,故谓之开。由是阳明胃腑,得此枢而阳气含纳;阳明大肠,得此枢而阳气收藏,含纳收藏,故谓之阖。是太阳、阳明之开阖,皆少阳之枢所默运者也。阳明为阳之极,阳极则阴生,而阳又转入于阴。
       然则少阴、少阳,非阴阳出入开阖之枢机者哉?若其枢一有不利,则出入之机停;出入机停,则开阖之机废。能开不能阖,则泄泻诸病生;能阖不能开,则噎膈、便闭诸病生。
       病先天则从肾起,病后天则从脾胃起。脾胃病则土不生金而金败,金败则水衰,水衰则木枯,木枯则火炽,火炽则水益涸,水涸则龙火起,龙火起而风火、雷火、燥火亦相继而起,则一身无非火矣。夫此火之来,总由于枢之不利,火即阳气外越,而不能根据附于阴者也。
       若寒以降之,则火益烈而元气亡矣。故欲其枢之利,非温润之、咸柔之不可。法当滋肾之阴,纳肾之阳,盖肾为水火互根之脏,肾阴足而后水济火,肾阳固而后气归精也;法当养肝之血,达胆之气,盖肝胆为东方震巽之木,木之阴液不可耗,木之生气尤不可伐也。知少阴、少阳之为枢,而治法可悟矣。
薛东庆简评:医者宜读无方之书,至医理通彻。石氏一书,以燥湿二字为纲,颇多创见。
此论深入的话可与陈治恒的二本三枢论相结合起来学习,定有收获。

 

伤寒教研室老教授陈治恒老师的临证心得。陈老师临证颇为重视人体“二本三枢”,这“二本”即是脾胃、心肾先后天之本,这“三枢”则是指伤寒六经中少阳、少阴两枢以及脾胃中枢。《灵枢经》以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太阴为开,少阴为枢,厥阴为阖。少阳一经居于阴经与阳经之间,是三阴三阳间的出路,正常情况下,人体元气由此出入阴分阳分,病理状态下,邪气由此出入表里,是阴阳之道路、表里之枢机。而少阴主心肾,心肾为坎离,心阴要下济肾水,肾阳要上充心阳,水火往来,心肾相交,故少阴又为人身一枢机。脾胃中宫于人体处于中焦,脾主升清,胃主降浊,脾升则下焦肝肾二脏之气升,胃降则上焦心肺两脏之气降,脾升胃降斡旋一身之气机,故又为人身一枢机。
    “枢”的原意是指门轴,古人认为枢机为“制动之主”。后来又读到董仲舒的《春秋繁露》,其中有云:“君人者,国之元,发言动作,万物之枢机。”可见,枢机主要与运动有关,放在人体,气主动,则主要与人体气的运动有关。阴气与阳气的往来、正气与邪气的往复、心肾之气的相交、水火的往来、气血的往来,乃至全身上下内外气机的往来,其核心都在少阳、少阴、脾胃三大枢机。外邪来犯、机体阴阳失调,往往影响人体气机,因此调理枢机、斡旋气机就显得尤为重要。人体发病乃是一动态的不平衡,治疗就是要恢复其动态的平衡,这就是斡旋枢机的“和法”。由此可以想见,和法应用的广泛性了。

    更进一步,人身气机的转动有三大枢机,而人身局部的气机处处皆须转动,因此除此三大枢机外,人身还有无数的小枢机,借以斡旋气的运动。在五脏、在六腑、在肌腠玄府气液、在四肢百骸经络、在眼耳鼻舌身意、在色声香味触法、在上下内外、在阴阳五行,凡气运动处即是枢机。古印度认为风轮主持大世界,世界由若干大风轮、小风轮组成,风即是气,气即是动,此莫不又是枢机之理?外邪犯于人体,阻碍气机,脏腑虚衰,运转无力,枢机遂为滞涩。调其机,和其枢,一气转动,邪气归于无形,而动静归于有序,则病易痊。恽铁樵极为重视《内经》“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条文,认为此条为《内经》全书总提纲。以此回转而言,神机亦在于枢机之调和。

    调和少阳、调和脾胃、交通心肾,除这些和解法的代表之外,桂枝汤的调和营卫亦是一和法。营卫为人身一表里,卫气昼出表而夜入里,昼夜往来则营卫二气相出入,故桂枝法亦是和解法。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医界曾经就桂枝汤一方到底是解表剂还是和解剂展开过大讨论。笔者若顺此而言,则说桂枝汤实以解表而和解,以和解而解表,表解则营卫和,营卫和则表自解,枢机利则百气转。文章开篇一案,以桂枝和解营卫,以小柴胡和解少阳,枢机得利,气得以转动,邪气消灭于无形。

    注:思考中医:"我的硕士导师陈治恒教授认为,中医最重要的问题是“两本三枢”。哪两本?就是先天之本和后天之本。先天之本为肾,后天之本即此太阴脾胃。哪三枢呢?一个是少阳枢,一个是少阴枢,还有一个就是太阴脾所主的升降之枢。两本三枢中,太阴就占去一本一枢。"实际上,应该是脾胃居中位为男女公共的后天之本、升降总枢,而男子以肾为先天,女子以肝为先天,男肾为先天关乎三阴之枢--少阴,女肝为先天关乎三阳之枢---少阳。三枢的存在,关乎阴阳中三段论划分,暗含中宫的存在。因此,脾胃除了为后天之本外,同时占据中宫为全身之本——男女先后天均重视中州脾胃,同时先天男重肾、女重肝。这一点与河图与后天卦和12地支的关系可以类比,也可以解释内经中土王四季和土寄长夏两种不同说法的由来。

     在地支盘中,子午少阴君火对应一s线,寅申少阳相火对应一s线,都是正反物质相互作用的关键通道,存在湮灭放能,生生之盛,故而体现为火。两s线互抱成8字结构,自成太阴湿土,与天干盘之戊己存在状态暗合,也决定了客气和六经传变的顺序——在客气顺序中,若少阳和太阴交换位置,则恰为主气的顺序,因少阳可为火——三焦、太阴可为金——肺,可能关乎7-9易数、丙辛化水——这充分体现了少阳和太阴的关键作用。这样一个结构中自占三枢一本,是后天盘中万物之基。在十天干中,甲为胆,己为脾,甲己化土,坐据中州。而实际上,在中医认识里,胆为中正之官,决断出焉。因决断需涉及一正一反两个方向——恰应肝木之曲直,这与胆属少阳,为枢是暗合的。脾者,谏议之官,知周出焉,谏、议一主一从、阴阳兼备,关乎人体免疫,也是关乎一正一反两个方向的协调。同样少阳之三焦(胰腺同属内外分泌腺)、太阴之肺都是阴阳协调兼备的。刘渡舟教授认为,《伤寒论》中少阳为半表半里,是表里传变的枢机,少阳为枢,不仅是表证传里的枢机,也是三阳病传入三阴的枢机——甲己化土通道——故内经言十一脏皆取决于胆,转入三阴时直中太阴,伤寒六经传变规律实际上按照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的顺序也体现了少阳的这一作用。如其倡导治疗“胆热脾寒”的柴胡桂枝干姜汤,该方实际上暗应甲己化土的关联关系。由于太阴为开,故寅时太阴肺经先动、体呼吸和下丹田呼吸先行。锻炼之初,逆腹式呼吸为主,因肺和少腹均为太阴故。在表里分布上,太阴同时站位表里,相当于驻波的两波节点,对于生物场节律的调整关系重大,肺朝百脉,脾藏营,对于营气运化具有不同寻常的启动作用。天食人五气者,乃在自律神经控制下法天象之自然自动呼吸采纳外界寒热温凉平五气,入定后见鼻呼吸之气象。故五气入鼻,为艮。藏于心肺者,乃肺主呼吸;鼻粘膜富含血管,高度敏感,对于调节五气干系重大,属于心;五味入口,口乃为兑,为太阴,肠胃为海,为坤,包藏万物。舌顶上颚,山泽通气,口中津液相成,吞小药入腹自然可气化养神。故制呼吸可调五气,督口可谐五味,此乃养生之至要也。故养生家以匀细绵长之乃至停闭之呼吸,成和风而化万象,乃取意风为百信之长,所谓“万物以息相吹”。人体惟呼吸应巽风鼓动之象。另,肺与腹同属太阴,太阴属土,对于倮虫人干系重大。


                                                                         少阳病之我见
        之所以论述少阳病,是因为临床当中少阳病最多,占比例最大,故而才有如此想法。古来对于《伤寒论》一书的阐述,多运用脏腑经络理论,即使是中医泰斗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刘渡舟也在自己的《伤寒论》讲稿中明确阐明:《伤寒论》没有了脏腑经络理论就失去了依据和实质,就没有办法可讲。足见运用脏腑经络理论阐释《伤寒论》在人们心中的根深蒂固。然而,近些年来,随着冯世纶教授方证对应理论的影响越来越大,人们对其导师胡希恕的研究也越来越重视起来。而胡氏的以表里半表半里三个病位理论来阐释《伤寒论》的学说,却像一枚原子弹在中医界里爆炸了,虽然并没有影响到多数人,但,相信不久的一天,人们就会发现其巨大的能量的潜在的实力。当然,这样说,并非否定脏腑经络学说,其也是中医世界里的一个瑰宝圆。二者如能都能够娴熟运用,必为不可多得之大医。这里论述的只是对《伤寒论》少阳病的见解,希望能对中医同人有所启迪和帮助。
        记得我曾写过一篇《少阳病总述》的帖子,是从少阳为枢的角度来理解少阳的,但,也把少阳病的治疗范围给予了扩大。此处不做论述,这里讨论的是用脏腑经络理论阐释少阳病与用半表半里的病位理论阐释少阳病的比较。
        用脏腑经络理论来阐释少阳病,少阳指的是胆和三焦。因为《伤寒论》原书中论述的许多症状却并不局限于此,于是,医家们就又用肝胆相表里,胆病必及于肝来解释,所以就有了少阳病也涉及于肝之说。又用了五行学说木克土,来说明胆病及胃。另外,少阳病还涉及到许多部位,如:肺、心、脾等等。虽然医家们用了种种理论,把这些问题也都从理论上说了过去,但,临床应用起来,却心无定见,致使少阳一病蒙冤多多,滥治误治,久而不愈。出现这样的结局,是因为人们在意识里已经让胆和三焦替代了少阳,而无论经典还是教科书当中,都对胆和三焦的辩证又不甚明确,故而使得人们无所适从,只能茫然失措了。从上面的分析,就可以看出脏腑经络理论在阐释少阳病上的缺陷和局限了。
        例如:胃脘痛一病,若胃脘痛,脉弦者,若用脏腑经络理论辨证论治,一般多属于肝胃不和,而治以疏肝和胃之剂。然临床如此治疗者,有效有不效,并不太理想。我写了一篇关于胃脘痛的中医治疗的帖子,可以参看。又如:哮喘一病,脉弦滑有力者,若用脏腑经络辨证,则很难说出其为何种证型,即便用尽治疗哮喘的方子,也必不见效。诸如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在例举。当然,这只是脏腑经络辨证不完善的一些地方,也正是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些地方改进了,我们的治病水平必会再上一个新台阶。
        用半表半里的病位学说来解释少阳病,就显得要灵活多了。那就是,不论什么病,什么部位的病,什么脏腑经络的病,只要符合少阳病的,就一律按少阳病论治,哪怕病人患的是一个表证。我写了一篇《从少阳治疗颈椎病》的帖子,就是论述表证从少阳论治的例子,可参看。这样说,也许显得太过笼统,太过模糊,那么,诊断少阳病的标准是什么呢?就是《伤寒论》中的那句话:但见一症便是,不必悉具。这句话就是诊断为少阳病的灵魂。我的临床经验是:一症加脉弦。比如:咽干,脉弦,就可以用小柴胡汤主之。这是我多年临床验证了的东西,决不是信口雌黄。这样解释少阳病虽不与具体脏腑经络相结合,但,却包括了所有的脏腑经络,大大扩展了少阳病的治疗范围。胡希恕在诊断少阳病时,用了排除法,即阳证之中,既不是表证也不是里证,剩下的就全都是半表半里证。我不同意此种辩证方法,因为临床之中确也有阳证既不是表证也不是里证,还不是半表半里证的,所以,我采取了有少阳见症的,才可确诊为少阳病这一方法。
        例如:上例之胃脘痛,脉弦,即可确诊为少阳病而用柴胡汤加减治疗,确可收到立竿见影之效。而哮喘之脉弦滑有力着,辩证为少阳病之大柴胡汤证加减,也确可收确切之疗效。由此二例也可看出半表半里病位辩证的灵活性和实用性。
少阳病如此,太阳病阳明病亦是如此,同理可解。
        以上是我的一点儿体会,当然,这些体会的基础是建立在胡希恕胡老的学术之上的,虽也稍有些微的不同之处。写下来供同道参考,希望各位多多交流,多提宝贵意见。
                                                                                               2011年1月25日平凡中医写于安平
  评论这张
 
阅读(17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