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对卢氏“病在阳者,用阳化阴”之探讨  

2012-01-20 21:59:27|  分类: 中医火神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病者乾坤

             网上有网友指出:卢崇汉先生“病在阴者,扶阳抑阴”很好理解,凡阳气虚衰,阴邪过盛,扶阳以消阴寒之邪。
“病在阳者,用阳化阴”说的是阳热阴虚的患者,采用扶阳的方法,化生阴津,实难使人悟到其真正的精妙,卢氏也未在书中加以说明,更没有临床实例。
  郑钦安反复强调扶阳的重要性,乃救偏纠弊之举,其在临床并不一味地使用姜、附、桂,或四逆辈之方,相反,对于阳证十分主张使用大黄、石膏,白虎汤、承气辈方剂。
  可以说卢的“病在阳者,用阳化阴”已经明显的超越了郑的扶阳思想.
-----------------------------------------------------------------------
  钦安先生的伤寒扶阳理论,在与临床结合的运用中,后人各有经验、各有体会、各有方法,这是必然的,也是允许的。
  钦安云:“人自乾坤立命以来,二气合为一气,充塞周身上下四旁,毫无偏倚,火盛则水盛,火衰则水衰。此正气自然之道,不作病论,亦无待于扶。”“偏于阴者宜扶阳,是言阴邪之盛,不是言肾中真阴偏盛也。偏于阳者宜扶阴,是言邪火之盛,不是言肾中之真阴偏盛也。”乾坤二气即气血合一,以正气而论。【病】即是【邪】,“病在阴者”,指阴邪内生,多为内伤;“病在阳者”,指外邪侵入,多为外感。

  卢氏“扶阳”极其重视【太阳】,【少阴】两关。
  如何把好【少阴】关?卢氏 指出:“病入少阴,危及真阳。故阳虚寒盛之证为少阴篇的主要证候,如真阳衰微而现‘手足厥冷’,‘下利清谷’,或阴寒盛极的格阳证及戴阳证等。而使用四逆汤类处方比比皆是,仲景反复告诫,‘少阴是生死关’,‘阳存则生,阳亡则亡’,使用扶阳治疗必须积极、主动、果断,若待少阴阳衰危象俱备,方施回阳救逆之法,则往往药力难行。”
  由此可知,卢氏【病在阴者,扶阳抑阴】,重在把好【少阴】关,发现阳虚之证,及早用温补之法回阳救逆。【扶阳】即是扶正;【抑阴】即是治邪。

  如何把好【太阳】关?卢氏指出:“外邪致病,太阳首当其冲。防治太阳病是外感病中的关键环节。”“《伤寒论》太阳篇条文183条,几乎占全部条文的一半,对太阳经腑证、兼证、变证论述极其周祥,可以说是辨治入微。而位处六经病理层次最浅的太阳病与层次最深的少阴病关系最为密切。这是因为太阳与少阴有经络相呒,脏腑相关的表里关系。‘太阳之底面即为少阴。少阴真阳,蒸化太阳经气’。所以治疗太阳病,慎防伤及少阴之阳,把好外感病的太阳关。”
  由此可知,【病在阳者】,指邪入太阳;【用阳化阴】,麻、桂辛温,药性属阳;太阳本气是寒,六气之中属阴。故用麻桂之方,温散寒邪之意也。以防寒邪伤阴,把好太阳关。

  因此,【“病在阴者,扶阳抑阴”“病在阳者,用阳化阴”】突显卢氏【人生立命,在于“以火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的扶阳特色,是重在“少阴”、“太阳”两关。
  当然,“病在阴者”不是单指“少阴”,然病至三阴,阳气虚损,机体抗病能立衰退,多表现为寒证。即是少阴的“格阳于外”或厥阴的“寒极生热”,亦是脾肾两虚,阴寒盛极的反映,故温扶阳气极为重要。
  “病在阳者”也不是单指“太阳”,外邪致病,阻滞气机的升降流通,造成阳气郁闭生热,影响脏腑、经络、气血、官窍的气化功能实现。因此,温散祛邪的同时,以柴胡调枢,以五苓、小青龙通阳,以茵陈蒿汤清利湿热,以清下二法祛除阳明邪热,总之是祛邪扶正,宣通阳气。

  所以,邪入太阳,要果断地以辛温之阳祛邪于外。若邪入少阳、阳明,乃至三阴,二阳,三阳合病,郁热内闭,寒热交集,阴阳难辨,那就是事倍功半的结局了。这就是【病在阳者,用阳化阴】的深意。

 

                                                                       “ 伤寒”与“扶阳”
   仲圣以“寒”立论,著《伤寒论》,乃因“寒”立子时,为一年之始,又为六气之首。六气,寒、暑、燥、湿、风、火各主时六十日,合之一年。所以,论“寒”,论的是四季六气的变化流通。
  六气,乃天之阴阳,三阴三阳上奉之;五行乃地之阴阳,生长化收藏下应之;脏腑乃人体之阴阳,六经升降循环以系之。经云:“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故,六气化为人体六经,太阳始,厥阴终。气血流通其中,营养百骸,徃来不穷。
  
  《难经》云:“病有欲得温者,有欲得寒者”,“腑者阳也,阳病欲得寒";"脏者阴也,阴病欲得温”。三阳经病, 多发于六腑,腑为阳,若春夏之季,“阳生阴长”之时。气血充盛,邪随气化,故以热证为特点,用药当【益阴破阳】;三阴经病,多发于五脏,脏为阴,若秋冬之季,“阳杀阴藏”之时,气血虚衰,邪盛正弱。故以寒证为特点,用药当【扶阳抑阴】。
  前贤张介宾云:“三阴三阳者,由六气之化为王,而风化厥阴、热化少阴、湿化太阴、火化少阳、燥化阳明、寒化太阳,故六气谓本,三阴三阳谓标也。而兼于标本之间者,是阴阳表里之相合,而且为中见之气也。而于人之应之者亦然,故足太阳、少阴二经为一合;而膀胱与肾之脉互相络也;足少阳、厥阴为二合,而胆与肝脉互相络也;足阳明、太阴为三合,而胃与脾脉互相络也;手太阳、少阴为四合,而小肠与心脉互相络也;手少阳、厥阴为五合,而三焦与心包络之脉互相络也;手阳明、太阴为六合,而大肠与肺脉互相络也。此即一表一里,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之意。”
  脏腑互为表里,表里相通,六经又各有本气、中气、标气,外邪入里有随本、中、标气而化的不同,所以,阴证中有阳证,阳证中有阴证,“阴极似阳,阳极似阴”。故要分清三阴三阳界限,腑病益阴,脏病扶阳。今论扶阳,必读三阴。
  《伤寒论》三阴篇:
  (273)“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脾主腹,邪伤脾阳,湿寒内阻而“腹满”、“自痛”;清阳不升,水谷不化而“自利益甚”;浊阴不降,胃气上逆而“吐”;脾运不健,胃气呆滞而“食不下”。法当温补,若误下,寒湿凝结。可见太阴病【湿寒】为主证。当扶阳。
  (279)“本太阳病,医反下之,因而腹满时痛者,属太阴也,桂枝加芍汤主之;大实痛者,桂枝加大黄汤主之。”是太阳经证误下,【寒】陷太阴。治则以桂枝扶阳攻下。
   且告戒(280)“设当行大黄芍药者,宜减之,以其人胃气弱,易动故也。下利者,先煎芍药二沸。”提示顾护阳气。
  (281)“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脉微细者,阳不足而阴有余也;但欲寐者,阴主阖,寐从阴。阳不足为虚,阴有余则寒,故少阴病【虚寒】为主证。
   少阴水火两脏,客邪入内,协水为寒,协火为热。(303)“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此热或因外邪从阳化而热,热甚伤血,以阻心肾水火之交通既济,方见心烦、不得卧;或因【虚寒】之故,坎阳不能起阴水上交于离,离阴不能统阳下降,积郁为火,火性上炎。黄连阿胶汤化热为水,降心火下交于肾,水火既济,邪去正安。
   所以,少阴之热是【虚寒】之至,正如刘渡舟先生所论:“少阴之热证,非戴阳即格阳,无不可以寒断,而从温治。”
  (326)“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消渴者”,热伤津液;“气上撞心”,是热邪上干;“饥而不欲食”,里有寒;“食则吐蛔”,里寒甚重;“下之利不止”,里有寒,不可下。可见厥阴病阴中有阳,有寒有热,寒热错杂。
   厥阴以风为本气,以阳为中气,以阴为标气,邪入厥阴,若从本气而化,本气为风,风为阳,则化热;若从中气而化,中气为脏之表,少阳相火,则化热;若从标气而化,标气为厥阴,则化寒。
   厥阴为三阴之末,病至于此,【阴寒】极盛,这是主证;寒极生热,阴极阳生,由于脏腑相通,互为表里,少阳之火乘阴退而进,其热为少阳腑热。阴阳有消长,寒热有胜变,所以,厥阴病有寒证、有热证、又有阴盛亡阳的死证。厥阴病方用乌梅丸,以七味温热之药扶阳,用两味凉药清少阳之热,乌梅味酸,酸入肝,引众药入肝扶阳清热,以治厥阴之病。
   以上说明【寒】是三阴病的主证,不论其表现为【湿寒】、【虚寒】或【阴寒】,都是“阳杀阴藏”的时象反映。阴盛阳弱,扶阳是必须的立法,是治三阴病之本。三阴病也有“热证”,“热证”是标,是“寒证”病理的表现形式。如太阴【实证】,是误下而成;少阴之【心火炽盛】,是虚寒导致升降失调的郁积之火;厥阴之【寒热错杂】则是阴阳离决少阳与阴寒的碰撞。有热就要清,清热养阴是为了配阳,使阴阳顺接合为一体,以复元阳气机的流通。
  郑钦安先生指出:“凡三阴证,以温补为要。是阴盛阳必衰,故救阳为急。三阳证,以解散清凉为主,是阳盛阴必亏,故救阴为先。然阳中有阴证,阴中有阳证,彼此互和,令人每多不解处,由其未将三阴生阳各有配偶认清,遂把病机辨查不确,六经不啻尘封也。”
  读“伤寒”,要明三阴三阳的界限,阴阳不分,如何【辨证】?太阳篇(91)“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难道是阳证?厥阴篇(397)“呕而发热者,小柴胡汤主之。”能说是阴证?  正如刘渡舟先生所言:“辨证阳证与阴证,须区别阴阳病性之真伪,而方不被其假象所欺”。“辨证眼光在于‘证’有真伪,而‘情’则无假,从‘欲’与‘不欲’之情。解开实热真假,就为辨阴阳证而更上一层楼。”
  读“伤寒”,要明方证对应,更要明医理。不明医理,【讲其常】不知何为其常?【讲其变】不知变自何来?如三阴之病,扶阳、滋阴同在,【其常】是什么?【其变】又是什么?人云【三阴篇仲景处方也不是一概扶阳】,扶阳即是固本,仲景之法是为固本而立,否则,三阴之病不扶阳,还能几人有命?

                                                                   郑钦安 祝味菊“论阴阳”

郑钦安  祝味菊“论阴阳”(线上为祝味菊论)
1.夫阴阳互根,不可须臾离也. 无阴则阳无所寄,无阳则阴无所用。其重要之性,固当等量齐观也.
------------------------------------
  钦安云:“凡天地之数,起于一、一属阳,气也。一生二,二属阴,血也。一合二而成坎,气无形  而寓于血之中是也。二合一而成离,血有形而藏于气之内是也。”
“阴者,水也。阳者,火也。水、火互为其根,合而为一,不可分为二也。”
2.形为神之舍,无形则阳无所寄,破巢之下,势无完卵 。 固当善保厥体,以安元神。吾人未病之时,着意营养,所以培其阳也。故平时中阳未衰者,不妨滋阴润泽。及其既病,则当首重阳用,阳衰一分,则病进一分,正旺一分,则邪却一分。此必然之理也。迨大病之后,疮痍满目,又当注意营养,使疲阳复苏。古人有“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之说,固未尝废弃阴精也。
——————————————————————
  钦安云:“阳者气也,阳气损于何处,阴寒便生于何处,积阴日久,元阳便为阴所灭也。”       “病有万端,发于一元。一元者,二气浑为一气者也。一气盈缩,病即生焉。有余即火,          不足即寒。”
  “偏于阴者宜扶阳,是言阴邪之盛,不是言肾中真阴偏盛也。偏于阳者宜扶阴,是言邪火        之盛,不是言肾中之真阳偏盛也。”
  
3.阳气者,若天与日。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
——————————————————
  钦安云:“有阳则生,无阳则死。”
  
4.夫阴为物质,阳为势力,一切生机,攸赖此阳,一切生物,无阳即死。
——————————————————
  钦安云:“夫人之所以奉生而不死者,唯赖此先天一点真气耳。真气在一日,人即活一日,真气立刻亡,人亦立刻亡,故曰人活一口气,气即阳也,火也,人非此火不生”。
5.人以阳气为生,天以日光为明。
  宇宙万物,同兹日光,贤愚强弱,同兹气阳。
  向阳花木,繁荣早春,阴盛阳虚,未秋先衰。
  故善养阳者多寿,好筏阳者多夭。
————————————————
  钦安云:“人体合而观之,一阴一阳而已,更以阴阳凝聚而观之,一团元气而已。”
6.夫一切功能,皆属阳气,损在形质,始曰阴虚。
---------------------------
  钦安云:“阳者阴之根也,阳气充足,则阴气全消,百病不作。”“真气命根也,火种也,藏于肾         中。”
7.仲景曰:“有阴无阳者死,从阴出阳者生。”
------------------------------------------
  钦安云:“人身所持以立命者,其惟此阳气乎,阳气无伤,百病自然不作,阳气若伤,群阴即起,阴气过盛,即能逼出元阳,元阳上奔济,即随人身之脏腑经络虚处便发。”
8.张介宾《类经》曰:阳之为义大矣。夫阴以阳为主,所关于造化之源。 而为性命之本者,唯斯而已。
  夫阳化气,阴成形,是形本属阴,而遍体之温者,阳气也。
  一息之存者,阳气也。五官五脏之神明不测者,阳气也。
  及其既死,则身冷如冰,灵觉尽失。形固存而气则去。
  此阳脱在前,而阴留在后。
  热为阳,寒为阴。春夏之暖为阳,秋冬之寒为阴。
  当长夏之暑,大地如炉,其时也,草木昆虫,咸若煎矣。
  然愈热则愈繁,不热则不盛。
  及乎一夕风霜,即僵枯遍野。是热能生物,过热则唯病。
  寒无生意,则过寒则筏尽。然则热无伤,而寒可畏。
--------------------------------------
  钦安云:“窃念一元肈始,人身性命乃立,所有五脏六腑,九窍百脉,周身躯壳,俱是天地造成,自然之理。但有形之躯窍,皆是一团死机,全赖这一团真气运用于中,而死机遂转成生机。”
9.《内经》云:“阳化气,阴成形。”化气为阳动之力,形体实阴质之基。
-------------------------------
  钦安云:“人身一团血肉之躯,阴也,全赖一团真气运于其中而立命,亦可一坎卦以解之。”
10.《内经》云:“阳生阴长”言无阳则不生,无阴则不长。
   阳机固然不能离去物质而自存,然物质能行动变化而为生者,阳之用也。
   所谓精化气,气化神者,言阴精有培养阳气之功也。
   无阳则无化,其所以能化者,亦阳之用也。
----------------------------------------------
   钦安云:“夫人自乾坤颠倒化育以来,先天纯粹之精,畀于人身,浑然一气。流行六合,包罗三界,发育万物,根于呼吸,号曰有密,先天也。先天一气,造成五官百骸,后天也。先天一气即寓于中,先天为体,后天为用,先天立命,后天成形,形合乎命,命合乎形,神宰乎中,性命乃成,合之则生,散之则亡。”
11.夫阳主生,阴主杀,纯阳为仙,纯阴为鬼。
   人具阴阳,适乎其中,得阳者生,失阳者死。
—————————————————————
  钦安云:“神者阳之灵,气之主也。鬼者阴之灵,血之主也。无论河节现出鬼象,即以神治之。无论何节现出邪神为殃,又可以鬼伏之。”
12.是知人之有生,以有阳也。
   阳以阴为体,阴以阳为用。阴为死质,阳为神灵。
   阳为生之本,阴实死之基,重阳者生,重阴者死。不可不知也。
----------------------------------------------
  钦安云:“人之所以立命者,在活一口气乎?气者,阳也,阳行一寸,阴即行一寸,阳停一刻,阴即停一刻,可知阳者,阴之主也。阳气流通,阴气无滞,自然胀病不作。阳气不足,稍有阻滞,百病丛生,岂独胀病为然乎?”
13.故医家当以保护阳气为本。
   人至晚年阳气衰,故手足不暖,下元虚惫,动作艰难。
   盖人有一息气在则不死,气者,阳所生也,故阳气尽必死。
-----------------------------------
  钦安云:“凡人禀二气以生(二气即阳精阴经也),二气浑为一气,神居二气之中,为气之宰,故曰精气神。二气贯于周身,神亦遍于周身,精气足,则神自聪明,故无所不知不晓,精气衰则神昏,故时明时昧,犹若残灯之火,欲明不明,不能照物。”
14.良工治病,不患津之伤,而患阳之亡。
   所以然者,阳能生阴也。是故阴津之盈缩,阳气实左右之。
——————————————————————————
  钦安云:“人之所以奉生而不死者,持此先天一点真气耳。真气衰于何部,内邪外邪,即在此处窃发,治之但扶其真元,内外两邪,皆能绝灭,是不治邪而以治邪,未治风而实以祛风,握要之法也。”
15.然物资必经技术整理而后可以运用。
   所谓阴为体,阳为用,物质未经阳化,不能自为滋泽也。
   而况一切营养药物,未有不经阳气运化,而能自为荣养者也。
————————————————————————
  钦安云:“仲景不用参于回阳,而用参于大热亡阴之症以存阴,如人参白虎汤、小柴胡汤是也。大凡药品,性具苦、寒、酸、濇咸味者,功专在阴;具甘、温、辛、淡、辣味者,功专在阳。今人着重在后天坎、离之阴、阳,而不知着重坎、离中立极之阴阳,故用药多错误也。”
16.先天之阴,男子二八,女子二七,一切组织,大都完成。
   即此先天机构,以产生荣养,所谓后天之阴也。
   举凡人体之津液精血,皆气化所生也。
   所谓阳归气,气归精,阳能生精也。
   夫后天之阴,皆从阳生。完成
———————————————————
  钦安云:“先天即父母精血中一点真气,二气浑为一气,一气中含五气(五气,即青黄赤白黑,秉天也;五气,即金木水火土,秉地也;在人即心肝脾肺肾。《经》云: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是也)。五气发生万物(阴阳配合,迭相运用,化生五脏、六腑、百脉、经络。天地所有,人身皆具。然未生之前,五行在乾坤之中,既生以后,乾坤即在五行之内。五气生万物,一物一太极,一物一阴阳。阳之用从昼,阴之用从夜,此坎离功用所由分,而万物功用所由出,由一而万理攸分,由万而一元合聚)。”
17.阳常不足,阴常有余。此前人所未道也。
————————————————
  钦安云:“夫内寒之生,由于内之正气不足,正气不足一分,身内之阴寒便生一分。故经云:气不足便是寒。”
18.吾人有此生者,以有阳也。所谓阳者,动力是也。
   阳动虽无形质可凭,然脏器之能活动,物质之能变化,皆阳之力也。
   气有往复,用有迟速,表里内外,升降清浊,是阳之动也。
   人体物质,肇基于细胞,而细胞之所以能活跃为用者,赖有阳也。
   吾人仆仆终日,万事劳其形,百忧感其心,有动必有耗,所耗者阳也。
   物质易补,元阳难复。故曰:阳常不足,阴常有余,非臆谈也。
——————————————————————
  钦安云:“尝谓水火相依而行(水即血也,阴也;火即气也,阳也),虽是两物,却是一团,有分之不可分,合之不胜合者也。” “二物合而为一,无一脏不行,无一腑不到,附和相依,周流不已。气无形而寓于血之中,气法乎上,故从阳;血有形而藏于气之内,血法乎下,故从阴。此阴、阳、上、下之分所由来也。其实何可分也,二气原是均平,二气均平,自然百病不生,人不能使之和平,故有盛衰之别,水盛则火衰,火旺则水弱,此阴症阳症所由来也。”
19.阴不宜盛,阳不患多。
———————————
  钦安云:“仲景一生学问,就在这阴、阳两字,不可偏盛,偏于阳者则阳旺,非辛热所宜,偏于阴者则阴旺,非苦寒所可。”
20.阴阳为体用相对之名词。
   任何生物,都为细胞元素所组成。
   物质以适用为标准,太过不及,皆足以为病。
   书云:“不患多而患不均”故阴以平为度。
   作用能力,多多益善,以潜蓄为贵。
   若倚势妄作,亦祸患之阶也,故阳以秘为善。
——————————————————————
  钦安云:“ 人身虽云五脏六腑,总不外乎气血两字。”“夫气有余便是火,火旺者阴必亏”;“气不足便是寒,寒盛者阳必衰”。
21.《内经》云:“阴平阳秘,是曰平人。”
   盖阴不可盛,以平为度,阳不患多,其要在秘。诚千古不磨之论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钦安云:“水从火里生来,故曰天一生水(先天真气,号曰真火,真气,即真金所化),阳旺一分(指真气),阴即旺一分(指真阴),阳衰一分,阴即衰一分,试问阴虚火旺何来,所谓制阳光者,明是教人泻邪火也,邪火始能伤阴,真火实能生阴,此邪正关健,用药攸分区处,岂堪混淆莫辨。”
   
22.夫人体赋形完成,阴体不得而蔓生也。
   天生二目,不得而三也,人具五脏,不得而六也。
   阳气之可贵,贵在健运而无形。《内经》云:无形无患。此之谓也。
--------------------
  钦安云:“坎为水,属阴,血也,而真阳寓焉。中一爻,即天也。”
23.一切精血津液,涵濡营养,其目的无非供阳用耳。
   适用为平,过则无益,而又害之。
   故阴以足用为度,不在于多也。
——————————————————
  钦安云:“先天之本在肾(即真阳寄处),后天之本在脾(即水谷之寄处),水谷之精气,与先天之真气,相依而行,周流上下四旁,真是无微不照者也。”
24.夫阴精血液,为生命之源泉,非不要也。
   营养之过剩,皆正气不能善为利用也。
   古人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之说,此阳用昭明,而能令阴精上奉也。
   是以,阳气盛而后物尽其用,正气旺而后体无弃材。
——————————————————————
  钦安云:“人日饮食水谷入脾胃,化生精血,长养神气,以助先天之二气,二气旺,脾胃运行之机即旺,二气衰,脾胃运行之机即衰。然脾胃旺,二气始能旺,脾胃衰,二气亦立衰,先后互赖,有分之无可分,合之不胜合者也。”
25.火气有余,足以害物,是诚有之,是亢害之火,非温养之火也。
   《内经》云:“壮火食气”,是亢害之火也,非秘藏之火也。
   火气潜密,是谓少火,少火生气,所以生万物也,苟能秘藏,固多多益善也。
   《内经》云:“阴阳之要,阳密乃固”言阳密则真阴自固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钦安云:“仲景之用姜附,所以回阳也,阳回则津液自生,”“姜附乃少阴主药,仲景用之以扶少火而生气者也。”
  “壮火者,是外来之邪热,入与阳明之燥热相合,盘据于中,若不急为扑灭,顷刻将真阴灼尽而性命不保,故曰壮火食气即此。”
26.是故阴以资用,不在乎多,阳以运化,唯恐其虚。
   《内经》云:“阴平阳秘,是谓平人”
   言阴不贵盛,以平为度,阳不患多,以秘为重。旨哉言也。
——————————————————————————
  钦安云:“人身原凭二气充塞上下四旁;真阳或不足于上,真阴之气即盛于上而成病,用药即当扶上之阳以协于和平;真阳或不足于中,真阴之气即盛于中而成病,用药即当扶中之阳以协于和平;真阳或不足于下,真阴之气即盛于下而成病,用药即当扶下之阳以协于和平;此三阳不足,为病之主脑也。阴气或不足于上,阳气即盛于上而成病,用药即当扶上之阴,而使之和平;阴气或不足于中,阳气即盛于中而成病,用药即当扶中之阴,而使之和平;阴气或不足于下,阳气即盛于下而成病,用药即当扶下之阴,而使和平。此三阴不足,为病之主脑也。”   
27.先哲曰:“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
   体强而抵抗太过者,病从火化,体弱而抵抗不足者,病从寒化。
   寒化火化,乃体力之表现,非是征候事也。
——————————————
  钦安云:“病人真阳素旺,客邪入而附之,即从阳化而为热”;“病人真阳素弱,客邪入于其中,即从阴化”。
28.用寒用温之机,一视体气盛衰而施。
————————————————
  钦安云:“凡三阴症,以温补为要。是阴盛阳必衰,故救阳为急。三阳症,以解散清凉为主,是阳盛阴必亏,故救阴为先。”
29.《内经》云:“气有余便是火”
   气者,功能也,功能妄用,至于亢极,即是火象。
   景岳曰:“气不足便是寒”
   寒者,功能衰弱也,非真有寒也
——————————————————————
  钦安云:“三阳不足之症,所现全是阴色,为其阳不足,而阴有余也;三阴不足之症,所现全是阳色,为其阴不足,而阳有余也,此辨认阴虚、阳虚之切法也。”
30.夫邪正消长之机,一以阳气盛衰为转机。
   其所以克奏平乱祛邪之功者,阳气之力也。
   善护真阳者,即善治伤寒,此要诀也。
——————————————
  钦安云:正虚而邪始生,“惟甘温固元一法,实治虚劳灵丹”。“大辛大甘以守中复阳,中宫阳复,转输如常,则痿症可立瘳矣。”
31.夫五段为抗力消长之符号。
   抗力之消长,阳气实主持之。
   阳气者,抗力之枢纽也,气实则实,气虚则虚。
——————————————————————
  钦安云:“六气即是六经,六经仍是一经;五行分为五气,五气仍是一气。揭太阳以言气之始,论厥阴以言气之终,昼夜循环,周而复始,病也者,病此气也。”
32.伤寒为战斗行动,故首当重阳。
   善理阳气,则五段疗法思过半矣。
   太阳伤寒,重在和阳,
   少阳有障,重在通阳,
   阳明太过,重在抑阳,
   少阴不足,重在扶阳,
   厥阴逆转,重在潜阳。
————————————————
  钦安云:“夫人身立命,全赖这一团真气流行于六步耳。以六步合而观之,即乾坤两卦也。真气初生,行于太阳经,五日而一阳气足(五日为一侯,又为一元),真气行于阳明经,又五日而二阳气足,真气行于少阳经,又五日而三阳气足(合之三五得十五日,阳气盈,月亦圆满,月本无光,借日之光以为光,三阳气足,故月亦圆也)。此际真气旺极,极则生一阴。真气行于太阴经,五日而真气衰一分,阴气便旺一分也。真气行于少阴经,又五日而真气衰二分,阴气便旺二分也。真气行于厥阴经,又五日而真气衰极,阴气旺极也(三阳十五日,三阴十五日,合之共三十日,为一月,一月为一小周天,一岁为一大周天,一日为一小侯,古人积日成月,积月成岁,乃不易之至理。三五而阳,三五而缩,盛衰循环不已人身气机亦然。)阴极复生一阳,真气由盛而衰,由衰而复盛,乃人身一副全龙也。须知天地以日月往来为功用,人身以气血往来为功用。人活天地之气,天道有恒,故不朽;人心无恒,损伤真气,故病故死。”  
33.中医治疗之关键,不在于单独之药物,而在于方剂之配合,
   不在于印定之方剂,而在于疗法之合理。此庸医所不解。
————————————————————————
  钦安云:“古人立方,皆是握定上中下三部之阴阳,而知药性之深浅功用,故随手辄效,得以名方。今人只徒口涌心记,而不识至理攸关,无怪乎为方药所囿矣。更可鄙者,甘草仅用数分,全不知古人立法立方,其方皆有升降,皆用甘草,诚以阴阳之妙,交会中宫,调燮之机,专推国老,何今之不察,而此风之莫转也。”
34.伤寒五段者,人为之假定也。
   制亢扶怯,使其符合自然疗能,要言不繁,如是而已。
   良工治病,不能去邪,即当安人。
   治病若无特效之药,即当维护自然疗能。
————————————————————
  钦安云:“六经以太阳为首,厥阴为终。经者常道也,先天之真阳,原寄于肾,肾与膀胱相表里。真阳之机发动,必先行于太阳经,而后行于诸经,昼夜循环,周而复始。然太阳四面皆水,寒气布护,故曰‘太阳之上,寒气主之’。真阳之气,此刻初生,阳气甚微,若太阳经病过发汗,则伤肾中之真阳,故有亡阳之虞。须知太阳地界主寒,复感外寒之客气所犯,阻其真阳运行之机,故太阳之经症作。二日阳明,阳明地界主燥,客寒之气,自太阳而走入燥地,寒邪便化为燥邪。燥邪入阳明经,而阻其真阳运行之机,则阳明之经症作。余仿此”。
  “伤寒有传经不传腑、传腑即不传经的,更有直中太阴、少阴、厥阴,切切不可拘于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上搜寻,总在这六经提纲病情上体会,即误治变逆,亦可知也。”
35.吾人区分伤寒为五段,欲以明抗力之消长也。
   利用寒热温凉之药,以调整体力之盛衰,
   选取辛苦酸甘咸各种具有特别作用之药物,
   以解除纷纭之症候,缓和非要之痛苦,
   开合升降,诱导上下,使其长为适度之抵抗,
   减少损害,缩短过程,使其早臻于康复。
   此祝氏伤寒心法也。
——————————————————
  钦安云:“伤寒一书,通体就在这邪正二字。正气乃六经之本气也,寒为太阳之本气,燥为阳明之本气,火为少阳之本气,湿为太阴之本气,热为少阴之本气,风为厥阴之本气。六经之本气,乃一定不易之气也。六经只受得先天之真气,受不得外来之邪气,邪气即客气也。客气者何?风寒暑湿燥火是也。”
36.维持当然之旺盛,减少越理之兴奋,此治伤寒之要旨也。
————————————————————
  钦安云:“仲景分配六经,标出六经提纲病情,为认邪之法;又立出六经主方,为治邪之法。其间随邪变化,亦难尽举,学者细读三百九十七法,一百一十三方,便得步步规矩之道。”
37.寒热温凉,为调整体力之用。
   无论有机之邪,无机之邪,其为病而正属虚者,总不离乎温法。
   此我祝氏心传也。
———————————————————————————
  钦安云:“疾病者何?邪为之也。邪气之来,无论内邪外邪,皆是阻隔天地之真气,不与人身之真气相合,身即不安,故曰病。必代邪去,而天地之真气,与人身之真气,仍旧贯通合一,始言无病。故医圣出而立法垂方,祛邪为急,明人身脏腑之由来,五行分布,阴阳充周,天人一气之道,借草木之真气以胜邪。”
38.医有一贯之理,用药之道乃因人制宜。
——————————————————
  钦安云:“辛甘化阳,苦甘化阴,乃用药之子午针也。”
39.少阴伤寒,虚者用温,虚而痹者,兼之以热。
   当须识此,勿令误也。
——————————————
  钦安云:“少阴有两法:一邪从少阴心火为病,则火症居多,发宜清润;一邪从少阴肾水为病,则阴寒为重,法宜温经散寒。”
40.不足用温,乃是公式。
41.温药疗不足,不足当用温。非仅伤寒为然也。
————————————————————
  钦安云:“气有余便是火,气不足便是寒,乃犹是一元中之子午针也。”
42.表闭而不足则用温散,
   便闭而不足则用温下,
   不足而中满则用温运,
   不足而有滞则用温化,
   不足在形则以温滋为补,
   不足在气则以温壮为补。
——————————————————
  钦安云:“病见三阴经者,即投以辛热,是知其阳不足,而阴有余也,故着重在回阳;病见三阳经者,即投以清凉,是知其阴不足,而阳有余也,故着重在存阴。”
43.虚人而染伤寒,首尾不离少阴,则始终不离温法。
   此祝氏定律也。
——————————————————
  钦安云:“夫太阳者,即坎中真阳也;少阴者,即坎水也。阳居二阴之中,阴含一阳之内。人身中一水一火,即在此处攸分。”

附:

【 我读过胡老的书,按他的意思,六经辩证是能用来治疗所有的疾病的。可是我自己的临床上却往往捉襟见肘,经常找不到适合的经方来用啊!再者,看看历代各医家,纯用经方的如凤毛麟角。当然这其中有我自己经验不足,水平不高的原因,请问诸位,你们呢】

 病者乾坤 :

 偶然读到此帖,诸位的讨论启发思考:
  【六经辨证是能用来治疗所有的疾病的。】论的是理。理安在?理在伤寒钤百病、或六经钤百病,或百病不出六经。因为六经即三阴三阳,所以也称百病俱在阴阳中。经者,道也。何之道?元阳元阴二气之通道。六经,即二气升降出入充周运行之道,含有经俞、脏腑、筋骨、百脉、四肢、九窍。人体舍六经之外,还有何处生病?故六经辨治【所有的疾病】是有根据的。当然,治疗的效果,取决于辨脉证的理论、结论、立法、处方和用药。
  六经辨证无疑是正确的,方证对应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伤寒论》论的是治病之纲,要医者明其理。“见病知源”,并非是高血压、糖尿病一一列出,一一处方。如,伤寒不论温病吗?阳明是也。温病不过是阳明之细化而已。故楼主【找不到适合的经方来用】,是不明其理的表现。当然,全明其理之医是没有的,明其理是认识真理的过程,也是中医创新的理想王国。


                                                                         也说《伤寒》三阴三阳

  有网友指出:【“太阳”二字,非指内经上手足太阳经之太阳,清季以前注伤寒者近百家,每谓太阳为足太阳膀胱经之经,实为大误。要知仲景伤寒论所言六经,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者,乃以病态及病灶之所在,属寒属热、属虚属实者而分之,为便于审证治疗上之便利,立一系统耳。】
-----------------------------------------------------------------
  仲景伤寒论所言【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三阴三阳是年、月、日阴阳消长之气机流通,其本气是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各主时令60日,合之一年之数,亦称六步流行。伤寒即是太阳主时阶段,寒为本气,伤及人体为病。太阳之为病,即是寒气为病;阳明之为病,即是燥气为病------此言天之阴阳为病。
  病于何处?病于人体。经云:“言天者求之本,言地者求之位,言人者求之气交。”天之本,风寒暑湿燥火,天之三阴三阳;地之位,木火土金水火(相火),地之三阴三阳;人之气交,人生天地气交之中,上通天气,下通地气,故天地之气同化人体三阴三阳六经,从者生,逆者死。
  所以,【太阳】指寒气,寒伤人体之表,表属太阳寒水之经,为人身之纲领,主皮肤,统营卫,气化升降出入体之内外。寒伤太阳一经,气机受阻,营卫失调,“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六气、六经,天人相应。跳不出西医的圈子,是理解不了的。

                                                                               钦安之治病之要

钦安之治病之要:【望色以有神无神,定气之盛衰;闻声以微厉,判气之盈缩;问病以饮热饮冷,知气之偏盛;切脉以有力无力,知气之虚实。】

【以此推求,万病都是一个气字,以盛、衰两字判之便了,即以一气分为三气,以定上、中、下之盛衰,亦可。诸脉纷纷摸椯,试问天下医生,几人将二十八脉明晰?以余拙见,有力无力尽之矣。不必多求。论分配脏腑,《内经》不差,论气机出入,一定法则,仲景六经为最。从《内经》也可,从仲景也可,余不敢以己见臆説为即是,姑存之,以与来者共商。】

                                                         唐步祺论阴阳两纲

唐步祺论阴阳两纲:  郑氏在阴阳两纲中,特别着重阳气,认为“有阳则生,无阳则死。夫人之所以奉生而不死者,唯赖此先天一点真气耳。真气在一日,人即活一日,真气立刻亡,人亦立刻亡,故曰人活一口气,气即阳也,火也,人非此火不生”。故论治时即强调【“治之但扶真阳,内外两邪皆能灭,是不治邪而实治邪也”。】在论气血二者,气占主导地位,指出“人体合而观之,一阴一阳而已,更以阴阳凝聚而观之,一团元气而已”。他特别强调坎中一点真阳的作用,为人立命之根,真种子也。其说:阳者阴之根也,阳气充足,则阴气全消,百病不作。“”真气命根也,火种也,藏于肾中。“故其治病立法,首重扶阳,临症时必首先考虑元气盈虚损伤情况,以扶阳救逆,抑制阴邪。


  评论这张
 
阅读(1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