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转载】升降浮沉  

2012-10-18 21:11:05|  分类: 药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wyj200099《升降浮沉》

人体疾病的发生、发展,常常表现出有呕吐,呃逆、喘咳等上逆的现象,又有腹泻、崩漏、脱肛、内脏下垂等下陷的症象,有阳气外越的发热、自汗、盗汗等向外现象,有表邪不解传入脏脏等病势向内现象,治疗这些病症,要求药物具有升、降、浮、沉的作用趋向,以调整紊乱的脏腑功能,使之归于平和或因势利导祛邪外出。一般来说辛甘,温热的药物多主升浮,能升阳、发表、散寒、通络、开窍,如麻黄、桂枝、升麻、柴胡、羌活、苏合香、麝香等;苦咸、寒凉的药物多主沉降,能清热泻下、利水渗湿、潜降安神、消积、导滞、降逆等,如大黄、芒硝、甘遂、磁石、石朱砂、龙骨、牡蛎、枳实、杏仁、苏子等。从药物的轻重、质地来看,一般花叶,质轻者,大多升浮,如辛夷、荷叶、桔梗、桑叶、菊花等;种子、果寮、矿石及质重者,大多沉降,如苏子、枳实、磁石、代赭石、苏子等。然非绝对,尚有例外,还须从各药功效的特点来考虑,如诸花皆升、旋复独降,诸于沉降,芜荽、苍耳子升浮。
临床用药大多是复方,故药物的升降浮沉,亦随配伍和炮制不同而有转化。如酒炒则升、姜制则散,醋制则敛、盐制则下行。如升浮药在大队沉降药的配伍下,也能随之沉降;沉降药大队在升浮药配伍下也随之上升,如《济生方)橘核丸中之桂心,《伤寒论》五苓散中之桂枝,随沉降药而作用于下;《证治准绳》牛蒡汤中之大黄大队升浮药而作用于上部,因此,除掌握中药性能的一般规律外,还须重视其相互间的转化规律。

 

升降浮沉,指的是药性的趋向。升是上升,降是下降,浮是发散,沉是清利。凡升浮的药物,都主上行而向外,有升阳、解表、散寒等作用;凡沉降的药物,都主下行而向内,有潜阳、降逆、收敛、清热、渗湿,泻下等作用。药物的升降沉浮的特性,与药物的气味、质地轻重有关。
      
       从气味来说,凡味属辛甘、性属温热的一类中药,大多数能升,比如麻黄、桂枝;味属苦咸;性属寒凉一类的药物,大多数沉降,比如牡蛎、大黄。因此中医有“酸咸无升,辛甘无降,寒无浮散,热无沉降”之说法。药物的质地轻重,也决定升降浮沉。花、叶及质量轻的中药,大多能升浮,比如辛荑花、升麻;果实种子及质量重的中药,大都能沉降,如枳实、熟地、磁石。但是也不是绝对的,比如花类药皆升,旋覆花独降;石类皆降,海浮石独升。
      
       升降浮沉这一特性为临床用药的一大原则,因为人体发生病变的部位,有上下表里、上逆、下陷的差别,在上、在表宜用升浮药,此如伤寒表证,应用麻黄、薄荷等;在下、在里宜用沉降,比如实热便秘之证,应用大黄、枳实攻下。病势上逆者,宜降不宜升,比如肝阳上亢之头痛,应当用石决明、牡蛎;病势下陷者,宜升不宜降,比如久泻脱肛及妇女子宫下垂,应当用人参、黄芪、升麻、柴胡。
      
       另外,中药的升降浮沉作用,是随炮制或配伍的不同而转化。比如酒炒则升,姜制则散,醋炒则收敛,盐制则下行。在复方中,少量升浮药物与多量沉降药配伍时会呈现下降特性;而少量沉降药物与多量升浮药配伍时会呈现上升特性。

升、降、浮、沉,是指药物作用于肌体上下表里的作用趋势而言。升是上升,降是下降,浮是外行发散之意,沉是内行泻利之意。升与浮,沉于降,其趋向是类似的,升浮药物一般主上升和向外,有升阳、发表、散寒、涌吐等作用;沉降药物一般主下行和向内,有潜阳、降逆、清热、渗湿、泻下等作用。药物这种升降沉浮的作用,是与临床病变的部位和病势的趋向相对应的。一般说来,大多是同病位而逆病势,凡病变部位在上在表的,宜升浮而不宜沉降,如外感风寒的表症,就当用麻黄、桂枝等升浮药来治疗;病变部位在下在里的,宜沉降而不宜升浮,如肠燥便秘的里症,就当用枳实、大黄等沉降药来治疗。若病势上逆的,宜降而不宜升,如肝火上升、肝阳上亢引起的头晕头痛目赤,当用石决明、牡蛎、龙胆、夏枯草等沉降药物以清热泻火、平肝潜阳;若病势下陷的,宜升不宜降,如久泻、脱肛、子宫脱垂,就当以升麻、柴胡、黄芪等升浮药物以益气升阳。如果倒行逆施,往往导致不良后果。所以药物升降浮沉的理论,对某些药物来说

,在治疗上有一定的意义。

药物升降浮沉的不同作用,一般来说,与药物的气味及质地的轻重有一定的关系。凡味属辛、甘、气属温热的药物,大都具有升浮的作用;凡味苦、酸、咸,性属寒凉的药物,则大都具有沉降的作用。凡质轻的药物,如薄荷、辛荑等花叶类药材,大都能够升浮,质重的药物,如根茎类、果实种子类、矿物类及介壳类药材,大都能够沉降。但其中也有不少例外情况,如蔓荆子、苍耳子等皆属果实类药,其性反升;旋复花、番泻叶等皆为花叶类药,而其性反降。这说明在一般规律中,又有不同的特性。由于升降浮沉的主要依据与药物的气味有关,所以升降浮沉的不同作用,实际上已寓于四气五味的作用中,因此,就每种药物来说,都有升降浮沉的含义,但在临床实际应用中,除部分药物须注意其升降浮沉的特性外,多数药物的应用还是以性味功效升降浮沉综合考虑。

药物的升降浮沉,虽是以其气味为基础,但是也每随炮制和配伍而有所转化。如沉降药经酒制或与较多较强的升浮药同用,可随之上升;升浮药经盐制或与较多较强的沉降药同用,也可随之下降。这说明升降浮沉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互相转化的。因此,在临床用药时,除须掌握一般原则外,还要知道其中的变化,以便运用自如。

在临床用药时经常谈到的药物的升降浮沉,以及我们在治疗的时候说的升清降浊,这些概念怎么来理解,我觉得大家好象是理解了,实际上心里面并不是很清楚,所以说我们这个题目叫“怎样理解中药的升降浮沉和升清降浊”。
   
中药的药性包括四性,就是寒热温凉,五味,还包括归经,有毒无毒,升降浮沉。前面的这些都比较容易理解,就是四性、五味、归经、有毒无毒比较容易理解,那么升降浮沉这是比较难以掌握的,就是让人们感到模糊不清,把握不准。
   
如果你不搞清楚每个药物升降浮沉属性的具体所指,必然能够影响到你准确的选择用药。比如说在中医古籍里面经常提到说柴胡升麻是升阳举陷,对肝阳上亢者慎用,但是在临床上由于相当一部分的高血压患者属于肝阳上亢,所以就应该高血压肝阳上亢者应该慎用。药物药性的升降本来是与具体的脏腑气机、气血和清浊密切相关的,所以才有了药物升降浮沉这么一个提法,但是实际上药物本身没有升降浮沉的作用,它只不过是作用于这些具体的脏腑以后,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并不是说它真的有什么升降浮沉,这也跟寒热温凉不一样,寒热温凉确实是它固有的属性,升降浮沉实际上不是固有的属性,而是影响到相应的脏腑以后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所以我们在用药的时候我们不必太关注这个药升那个药降,我觉得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上面,而应该把注意力它对放在对哪个脏腑是补是泻?
   
比如说补肾了,补肾就能够升清,因为肾是藏精的,藏精就能够升清,说补脾胃了,就能够升清,因为什么呢?所有的消化吸收的这些东西都是通过脾的运化转输然后到人体各处,所以说补脾了也就升清了。补肺了,肺气足了,清气进入人体了,全身各处就有了,也就起到了升清的作用了。所以说这个“升清阳”因为具体补益了某一个脏腑,调整了某一个脏腑,最后出现的,离开了虚实补泄也无所谓升降浮沉,如果不是基于它补泻调理的功效,不会有升降浮沉这种现象。所以不要把现象当本质,不要把现象当功效,不要当成一个真正的独立的作用看待。
   
刚才谈的是升,降也是这样,通便是降,其实通便降浊的同时也是升清,它们之间本来就是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互相影响。
   
这就是说它的作用不是药物本身有这么一个具体的作用,而是说作用于脏腑以后的表现。比如说举个例子,麻黄是发散、升浮的药,但是用完麻黄不是都发汗的,像哮喘的病人,喘而汗出,无大热,这时候用麻黄他不发汗,平喘了,汗反而止了,你不能说麻黄是发汗的,只要有汗,就不能用。所以说这个作用是离开了脏腑的虚实补泄就不会有的,所以不要过分的来强调它的升降浮沉,要重点关注它对脏腑的作用。
   
由于升降浮沉是一个很生动很形象的现象展示在我们临床医生的面前,所以给药物确定了这么一个功效,在某些药物上有这个功效。
   
另外在临床上还有提到就是升清降浊,认为这也是一个基本的治疗原则和方法,但是我在当医生的早期,感觉明白升清降浊这句话,但是仔细一琢磨,就感觉到还是没明白升清降浊的实际意义是什么,所以说时常从中西医结合角度苦思冥想这个,结合临床实践,然后逐渐逐渐有了自己关于升清降浊的一些理解

升降浮沉,就是药物作用于人体的四种趋向。它们的意义如下:   

 

(一)升:就是上升、升提的意思,能治病势下陷的药物,都有升的作用。
(二)降:就是下降、降逆的意思,能治病势上逆的药物,都有降的作用。
(三)浮:就是轻浮、上行发散的意思,能治病位在表的药物,都有浮的作用。
(四)沉:就是重沉、下行泄利的意思,能治病位在里的药物,都有沉的作用。
  

归纳来说,凡升浮的药物,都能上行、向外;如升阳、发表、散寒、催吐等作用的药物,药性都是升浮的。凡沉降的药物,都能下行、向里;如清热、泻下、利水、收敛、平喘、止呃等作用的药物,药性都是沉降的。
  

升降浮沉,既是四种不同药性,同时在临床上又作为用药的原则,这是它的重要意义。因为人体发生病变的部位有上、下、表、里的不同,病势有上逆和下陷的差别,在治疗上就需要针对病情,选用药物。病势上逆者,宜降不宜升,如胃气上逆的呕吐,当用姜半夏降逆止呕,不可用瓜蒂等涌吐药;病势下陷者,宜升不宜降,如久泻脱肛,当用黄耆、党参、升麻、柴胡等益气升提,不可用大黄等通便药;病位在表者,宜发表而不宜收敛,因表症须发汗解表,当用紫苏、生姜等升浮药,而不能用浮小麦、糯稻根等收敛止汗药;病位在里者,宜清热、泻下或温里、利水等沉降药,不宜用解表药等。如肝阳上逆的头痛,误用升散药,反而造成肝阳更为亢盛的情况;脾阳下陷的泄泻,误用泄降药,反而造成中气更为下陷、以致久泻不止的症状。
  

升降浮沉,也是对药性认识的一种归纳方法,并且在应用上和药物的归经有密切联系。例如,肺病咳嗽,当用肺经药物,但又须区分病势的惰况,考虑升浮沉降的药物;如果由于外邪束肺、肺气失宣引起的咳嗽,当用升浮药发散外邪、宣畅肺气,如麻黄、桔梗等;如肺虚久咳就应该用敛肺止咳的五味子、诃子药性沉降的药物来治疗。又如,气分上逆的病症,应当用沉降药来治疗,但又须区别属于何经的病症,如胃气上逆、呕吐呃逆,就要用半夏、丁香等胃经降逆药;肺气上逆、咳嗽

气喘,就要用旋覆花、白前等肺经降逆药。升降浮沉的药性,一般来说和药物的性味、质地有一定关系。
  

在药性方面来说,凡味属辛甘、性属温热的药物,大都为升浮药;味属苦、酸、咸,性属寒凉的药物,大都为沉降药,因此有 “酸咸无升、辛甘无降、寒无浮散、热无沉降”的说法。
  

在药物质地方面来说,凡花、叶以及质轻的药物,大都为升浮药;种子、果实、矿石以及质重的药物,大都为沉降药。
  

但是,上述情况又并不是绝对的,还必须从各种药物的功效特点来考虑,例如,诸花皆升,旋覆花独降。在性味和质地方面,药物的升降浮沉也是如此,如苏子辛温、沉香辛微温,从性味来说应是升浮,但因为质重,所以作用为沉降;胡荽子药用种子应是沉降,但因为药性辛温,所以作用为升浮等等。此外,通过药物的炮制, 也能使升降浮沉有所转化, 如酒炒则升、姜制则散、醋炒则敛、盐制则下行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