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用药原则  

2013-01-04 09:14:21|  分类: 三七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三七生

凡用方药,必有定量。药量是活的,加减可灵活掌握,但宜减小还是加大须以虚实为前提。实则泻之,虚则补之,是《内经》总的治疗法则。至阴(酸苦涌泄)至阳(辛甘发散)皆为泻,不阴不阳(之甘药)方为补,而且少火才能生气,壮火反而食气,这是小量甘药泡服取气的原理所在。


有时候效果不明显,如果用药方向没错,可能就需要调整药量。原则是:实人可加,虚人当减。对于虚人大多时候并不是药量不够大,而是药量不够小,超出了其气血的承受能力,反而补不进去,或用不上力。04年之后国人脉象普遍阴阳俱小,所以整体用药量都呈下降趋势,当然并不排除个别实人存在的可能。

总之:
凡欲用药,先辨虚实。
实则泻之,虚则补之。
泻不妨重,补宁用轻。
重则难退,轻则易增。
过犹不及,欲益反损。
少火生气,是为基准。

此用药者不可不知也。
归航 :
拜读,多谢先生!

少火才能生气,壮火反而食气.

药的火力小一点才能养气补气,火力过大反而损气。是这个意思吗?
是说虚人,其气血承受不了,量大补不进去。所以宜少不宜多。
实则泻之,虚则补之。
泻不妨重,补宁用轻。

于语 :
既然以药之偏性纠人之偏,那是不是只要一副准确量的药即可,不该有慢性病之说?所有疾病,只要用药准确,一剂即可。为啥虚证那么难补呢?
三七生 :
虚人的问题是根本的深度问题,而非枝末的平衡问题。扎根是要一点一点深入的,属于养生范畴,而非治病范畴。详见拙文《养生治病的一个中心与两个基本点》。
先生,对此我结合自身的调理过程,已有一些体会:
在一点一点深入扎根的过程中,也是依病人当下身体所表现阴阳偏颇为据,用以药物调整。期间或似有“症状加重”之表象(如短期内疲劳程度重至只欲卧床休息等),但只要把准方向,此表现只是暂时而已。若从能量解度来看,在一次次的调整过程中,人体总能量(或称精力)是呈螺旋式的递增之势,如此趋入根处。

关于服药调理至“平衡点”时当即收手,对于此“平衡点”的把握有以下困惑:
此“平衡点”是否仅以病人自身没感任何明显不适为据?或还另有参考依据?
另:此“平衡点”很可能是整个调理过程中的一个平台期,暂休之后,病人身体或有能量继续以阴阳偏颇之病态反应,而后再据此偏辅以药纠其正,然后人体总能量再次呈递增趋势?及时辅以药纠其偏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身体节省了自调的能量,减少损耗(有“节流”之效)?

再从病人普遍心态或思维惯性上看,无不存有药到病除之愿望。这本无可厚非,若能从心愿上认为药确能除病的话甚至能一定程度提升药效。只恐随着长期调理会在无形中产生对用药的依赖性,而误了“平衡点”的把握。很可能的实际情况是,此“平衡点”与病人所预期的有一定差距。
此点就需要病人从心性上去调整——借先生原话“只有正好,没有更好”。
鲜活的生命要呈什么状态不是头脑所能设计的,唯有静下来、向内走、回到本来(“开源节流”)。如此,论坛“复性斋”或是好的学习之处。

恳请先生解惑、指正。
感恩!
是的,用药就像扭螺丝钉一样,越拧越深,但拧的过程中如果方向有偏,就会影响深入,需要将钉体调至中平,然后再向下拧。螺丝已经拧紧(到最深)就不用再用力拧了,拧太过了反而可能将钉拧断。拧紧了也就是达到最深平衡点了,如果使用过程中钉体松脱,就再拧紧。

凡事皆有度,过度则产生相反的效果。过度养生也会产生戕生效果,其实过就是贪,贪则必招损,凡事皆如此。所以,对人来说,做任何事情有个适度的节制都是很有必要的。

引文来源  用药原则 - 研几室 - 格物堂 - 三七养生 中医|三七|养生 - Powered by Discuz!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