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浅论“百病生于气”  

2013-09-23 20:17:49|  分类: 中医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辽宁中医药大学姜玉宝,鞠宝兆
【摘要】  “百病生于气也”始见于《素问·举痛论》,旨在说明各种疾病的发生与气的运动变化的密切关系,成为历代医家治重调气的理论渊源。从发病观、病机观、治疗观进行探讨,认为气机调畅为生命之常,气机失调为生命之变,调畅气机为防病治病之关键,可广泛用于脏腑病变、血水病变。辛味药为调畅气机之首选。

【关键词】  气 发病 病机 病变


      “百病生于气也”始见于《素问·举痛论》,旨在说明各种疾病的发生与气的运动变化之间的密切关系,成为历代医家治重调气的理论渊源。现就“百病生于气”的发病观、病机观和临床应用等方面浅论如下。

    1  发病观

      《素问·举痛论》提出:“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共有因气而病者九条,称九气为病[1]。气之活动循常有序,则人体呈现平人常态;气之活动失常,则一变而为异常的生命活动过程,即疾病状态。张景岳在《景岳全书·疾病类》中释云:“气之在人,和则为正气,不和则为邪气,凡表里虚实,逆顺缓急,无不因气而至,故百病皆生于气。”

      从中医发病学来看,疾病的发生取决于正气和邪气两个方面。正气是指人体的机能活动和抗病能力,邪气则指各种致病因素[2]。在一般情况下,人体正气旺盛,则不易感邪而得病,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素问遗篇·刺法论》)。当人体气机紊乱,正气相对虚弱,则邪气便可乘虚侵犯人体而使人发病,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素问·评热病论》)。可见,气的异常运动变化在发病学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从中医病因学来看,产生疾病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如六淫、七情、饮食、劳倦等,但其致病机理,总不外乎上述致病因素在一定条件下引起人体脏腑组织气机的失调(包括紊乱和不足)而致病[3]。“九气”之论,即指出内外诸因均可导致人体气机失调而产生疾病。

    就外感六淫而言,风、寒、暑、湿、燥、火六气的变化(包括太过、不及,或非其时而有其气),皆可成为致病因素。以寒热为代表:

      大热(炅则气泄):外感火热之邪,可使腠理开,汗大泄,以致伤津耗气,即《素问·举痛论》所云“炅则腠理开,荣卫通,汗大泄,故气泄”。

      大寒(寒则气收):寒性凝滞,从外袭入,导致腠理闭塞,使卫气收敛,不得出入敷布,即《素问·举痛论》所云“寒则腠理闭,气不行,故气收矣”。

      就内伤七情而言,当情志过度,转化为邪气,使脏腑气机失调而产生疾病。由于情志活动以脏腑精气作为物质基础,所以脏腑气血的失调也会引起情志的波动,临床表现为某一情志太过或不及,即情志活动不能被自己的意识所控制而成为一种病理状态[4]。

      大怒(怒则气上):怒为肝志,大怒则最易导致气机骤然上升,引动血气暴逆,损伤脉络而呕血,甚至血气蒙蔽清窍而神志昏厥,亦可横逆伤及脾气,脾失健运而生飧泄。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及飧泄,故气上矣”。

      大悲(悲则气消):悲忧过度是一种消极的情感活动,持续过久则使人意志消沉,精神萎靡,神气不足,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悲则心系急,肺布叶举,而上焦不通,荣卫不散,热气在中,故气消矣”。从悲忧气郁而化热,伤精耗气而论。

      大恐(恐则气下):恐惧是对某一事物感到恐惧不安,进而深陷其中,不能解脱,导致气机下陷,或升发不及。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恐则精却,却则上焦闭,闭则气还,还则下焦胀,故气不(下)行矣。”此言因恐惧伤肾,肾中精气虚陷而致。

      狂喜(喜则气缓):《素问·举痛论》说:“喜则气和志达,荣卫通利,故气缓矣。”张介宾注:“气脉和调,故志畅达。营卫通利,故气徐缓。然喜甚则气过于缓而渐至涣散,故《调经论》曰:“喜则气下。”《灵枢·本神》曰:“喜乐者,神惮散而不藏,义可知也。”说明狂喜亦能致病。

      过思(思则气结):过度思虑,可使气机结滞而不通利。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此从过度思虑,神凝于事,气机留滞不行而论。

      大惊(惊则气乱):大惊则使气机突然遭受意外的强烈刺激,超越机体对外界事物的适应限度,而发生气行无所定处的紊乱状态。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矣。”

      此外,劳逸无度,亦可致气机失调和正气耗伤。过劳(劳则气耗):劳作激烈,常见喘息、汗出,喘息肺气内损,汗出耗津,卫气随汗外泄,即《素问·举痛论》所云“劳则喘息汗出,外内皆越,故气耗矣。”

    2  病机观

    2.1  气机调畅——生命活动之常    气机即气升降出入的运动,贯穿宇宙一切生命活动的始终。人居“上下之位,气交之中”,人体生命活动自然离不开这一规律。正如《素问·六微旨大论》所云:“升降出入,无器不有。”人体脏腑经络、气血津液、营卫阴阳,无不有赖于气机升降出入而相互联系。而人体的生命活动,内而消化循环,外而视听言行,无不是脏腑之气升降出入的体现。就五脏而言,心肺在上,主降,肝肾在下,宜升。其中肝之升发,肺之肃降为一对升降的两方面;心火下降,肾水上升,共同构筑阴阳平衡体;脾胃居于中焦,脾气上升,胃气下降,为一身气机升降之枢纽。而六腑,虽传化物而不藏,以通为用,宜降,但在传化过程中,亦有吸收水谷精微,化生津液作用,可见六腑亦是降中寓升。五脏六腑的气化正是在这种升已而降、降已而升、升中有降、降中有升的状态中,共同维系全身气血津液的代谢平衡[5]。正如《素问·刺禁论》所揭示的五脏在气机活动中的重要作用及相互关系时指出:“脏有要害,不可不察。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心部于表,肾治于里,脾为之使,胃为之市。”《素问·宝命全形论》指出:“木得金而伐,火得水而灭,土得木而达,金得水而缺,水得土而绝,万物尽然。”正是由于这类机制的存在,自然界才得以生机蓬勃[6]。


      “百病生于气也”始见于《素问·举痛论》,旨在说明各种疾病的发生与气的运动变化之间的密切关系,成为历代医家治重调气的理论渊源。现就“百病生于气”的发病观、病机观和临床应用等方面浅论如下。

    1  发病观

      《素问·举痛论》提出:“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共有因气而病者九条,称九气为病[1]。气之活动循常有序,则人体呈现平人常态;气之活动失常,则一变而为异常的生命活动过程,即疾病状态。张景岳在《景岳全书·疾病类》中释云:“气之在人,和则为正气,不和则为邪气,凡表里虚实,逆顺缓急,无不因气而至,故百病皆生于气。”

      从中医发病学来看,疾病的发生取决于正气和邪气两个方面。正气是指人体的机能活动和抗病能力,邪气则指各种致病因素[2]。在一般情况下,人体正气旺盛,则不易感邪而得病,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素问遗篇·刺法论》)。当人体气机紊乱,正气相对虚弱,则邪气便可乘虚侵犯人体而使人发病,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素问·评热病论》)。可见,气的异常运动变化在发病学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从中医病因学来看,产生疾病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如六淫、七情、饮食、劳倦等,但其致病机理,总不外乎上述致病因素在一定条件下引起人体脏腑组织气机的失调(包括紊乱和不足)而致病[3]。“九气”之论,即指出内外诸因均可导致人体气机失调而产生疾病。

    就外感六淫而言,风、寒、暑、湿、燥、火六气的变化(包括太过、不及,或非其时而有其气),皆可成为致病因素。以寒热为代表:

      大热(炅则气泄):外感火热之邪,可使腠理开,汗大泄,以致伤津耗气,即《素问·举痛论》所云“炅则腠理开,荣卫通,汗大泄,故气泄”。

      大寒(寒则气收):寒性凝滞,从外袭入,导致腠理闭塞,使卫气收敛,不得出入敷布,即《素问·举痛论》所云“寒则腠理闭,气不行,故气收矣”。

      就内伤七情而言,当情志过度,转化为邪气,使脏腑气机失调而产生疾病。由于情志活动以脏腑精气作为物质基础,所以脏腑气血的失调也会引起情志的波动,临床表现为某一情志太过或不及,即情志活动不能被自己的意识所控制而成为一种病理状态[4]。

      大怒(怒则气上):怒为肝志,大怒则最易导致气机骤然上升,引动血气暴逆,损伤脉络而呕血,甚至血气蒙蔽清窍而神志昏厥,亦可横逆伤及脾气,脾失健运而生飧泄。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及飧泄,故气上矣”。

      大悲(悲则气消):悲忧过度是一种消极的情感活动,持续过久则使人意志消沉,精神萎靡,神气不足,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悲则心系急,肺布叶举,而上焦不通,荣卫不散,热气在中,故气消矣”。从悲忧气郁而化热,伤精耗气而论。

      大恐(恐则气下):恐惧是对某一事物感到恐惧不安,进而深陷其中,不能解脱,导致气机下陷,或升发不及。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恐则精却,却则上焦闭,闭则气还,还则下焦胀,故气不(下)行矣。”此言因恐惧伤肾,肾中精气虚陷而致。

      狂喜(喜则气缓):《素问·举痛论》说:“喜则气和志达,荣卫通利,故气缓矣。”张介宾注:“气脉和调,故志畅达。营卫通利,故气徐缓。然喜甚则气过于缓而渐至涣散,故《调经论》曰:“喜则气下。”《灵枢·本神》曰:“喜乐者,神惮散而不藏,义可知也。”说明狂喜亦能致病。

      过思(思则气结):过度思虑,可使气机结滞而不通利。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此从过度思虑,神凝于事,气机留滞不行而论。

      大惊(惊则气乱):大惊则使气机突然遭受意外的强烈刺激,超越机体对外界事物的适应限度,而发生气行无所定处的紊乱状态。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矣。”

      此外,劳逸无度,亦可致气机失调和正气耗伤。过劳(劳则气耗):劳作激烈,常见喘息、汗出,喘息肺气内损,汗出耗津,卫气随汗外泄,即《素问·举痛论》所云“劳则喘息汗出,外内皆越,故气耗矣。”

    2  病机观

    2.1  气机调畅——生命活动之常    气机即气升降出入的运动,贯穿宇宙一切生命活动的始终。人居“上下之位,气交之中”,人体生命活动自然离不开这一规律。正如《素问·六微旨大论》所云:“升降出入,无器不有。”人体脏腑经络、气血津液、营卫阴阳,无不有赖于气机升降出入而相互联系。而人体的生命活动,内而消化循环,外而视听言行,无不是脏腑之气升降出入的体现。就五脏而言,心肺在上,主降,肝肾在下,宜升。其中肝之升发,肺之肃降为一对升降的两方面;心火下降,肾水上升,共同构筑阴阳平衡体;脾胃居于中焦,脾气上升,胃气下降,为一身气机升降之枢纽。而六腑,虽传化物而不藏,以通为用,宜降,但在传化过程中,亦有吸收水谷精微,化生津液作用,可见六腑亦是降中寓升。五脏六腑的气化正是在这种升已而降、降已而升、升中有降、降中有升的状态中,共同维系全身气血津液的代谢平衡[5]。正如《素问·刺禁论》所揭示的五脏在气机活动中的重要作用及相互关系时指出:“脏有要害,不可不察。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心部于表,肾治于里,脾为之使,胃为之市。”《素问·宝命全形论》指出:“木得金而伐,火得水而灭,土得木而达,金得水而缺,水得土而绝,万物尽然。”正是由于这类机制的存在,自然界才得以生机蓬勃[6]。

    2.2  气机失调——生命活动之变    气机失调是指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失调。《素问·六微旨大论》曰:“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故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则分之,生化息矣。”《丹溪心法·六郁》曰:“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拂郁,诸病生焉。”首先,各种致病因素引起气的升降出入改变,抑或气量的减少,表现为气滞、气逆、气陷、气闭、气脱、气虚等基本的病机变化[7]。其次,内在脏腑功能失调,亦可发生内生五邪为病,影响全身气机的运行,导致阴阳气血失调。表现为肺失宣降、胃失和降、肝失疏泄、脾失升清、肾失气化等脏腑气机异常的病理变化。再次,气的异常运动变化,影响血和津液的循环代谢。因气能生血、行血、摄血、生津、行津、摄津,若气机失常可致气血不足、气滞血瘀、气虚出血、气滞水停等病理变化,出现痰饮、水肿、汗液异常、血液运行障碍等多种病变。正如张介宾在《景岳全书·疾病类》中所云:“凡病之为虚为实,为寒为热,至其病变,莫可名状。欲求其本,则只一气字足以尽之。”

    3  治疗应用

      由于气是构成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脏腑生理功能之气的升降出入运动贯穿着人的整个生命过程。因而气的虚损、阻滞,或脏腑生理功能的升降失调是产生疾病的重要环节,故调气治则亦是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之一。所谓调气,即气虚者使之强,气滞者使之行,下陷者举之,上逆者降之、平之,外脱者固之,内闭者开之。

    3.1  脏腑病变当调气

    五脏精气,宜藏不宜泻,当耗损不藏时,易产生虚证,故对于脏器亏损者宜补其气。如肾精亏虚者宜填其精,并注重补益肾气。《景岳全书》云:“善治气者,能使气中生精。”名方右归丸培补肾中元阳,有补气生精之效皆是宗此法而出。对于五脏实证亦当理气、调气。如心气实、心火亢盛者宜清心泻火,方宜泻心汤、导赤散之属;针对肺气上逆则用降气之法以平复上逆之肺气,方如苏子降气汤之属;而对肝之气机郁滞所致的情志不舒、胁肋疼痛宜舒肝理气[8],以畅肝木条达之性,方如小柴胡汤、柴胡疏肝散之属。六腑宜通不宜滞,每因气机阻滞、传化失职而起病,故在治疗之中应以行气导滞之品疏通腑气,助其传化水谷,排除糟粕。叶天士在《临证指南医案》中言:“六腑以通为用”,“六腑为病,以通为补”。对于腑实证可酌情使用大承气汤为代表的通里攻下方剂以荡涤腑实,疏通腑气,使六腑气机通畅,恢复其正常的传化功能从而达到六腑通而为用,降而为和。

    3.2  血水病变宜调气

      气的功能发生障碍则会引起诸如血虚、血瘀、出血等一系列的病证,故临床治疗此类病证时须注重调气。针对血虚采用益气生血之法,即在少量补血药中投以大剂补气之品,如当归补血汤;对于血瘀者,宜用益气活血和行气活血之法,在使用活血药的同时佐以补气、行气之品,使气助血行以成化瘀之功,如补阳还五汤、血府逐瘀汤。对于失血的病人可用益气摄血法,此法尤用于大失血出现血脱者,如独参汤以益气固脱。正如赵献可在《医贯·血症论》中指出:“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

      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可输布津液,如肺气、卫气、心气对汗液的调摄,膀胱、肾之气对尿液的约束,脾气、肾气对涎唾的收摄,肝气对泪的收摄。如果气出现异常,亦可引发干燥病、痰饮病、尿异常、流泪、流汗等一系列水液代谢障碍病证。故在治疗津液生成、输布障碍及津液流失之类病证时皆当重视调气。治水须治气,治气又宜补宜通。所以对水肿湿浊、痰饮病的治疗,常配以治气,通过温肾健脾、益肺理气之法,加强运化、气化能力,以达治水之目的。如防已黄芪汤中用黄芪、甘草以通阳益气,以达利水消肿之效;二陈汤之陈皮、半夏辛开苦降,行气以化痰,实乃治本之法。此外,又因水赖气以固摄,所以对自汗、遗尿等气虚不固之水病,宜当从治气着手。《景岳全书》云:“小水虽利于肾而上连于肺,肺气无权而肾气终不能摄。”所以对于此类病证应投以黄芪、人参之品补益其气,佐以固摄之剂,亦为治本也。气机升降学说在临证实践治疗法则中也得到了具体运用。升法如益气升陷、补中益气、健脾升清、升清降浊等,降法如化痰降气、镇肝熄风、和胃降逆、降逆平冲、降气行血、滋阴降火法等。治疗过程中,升法往往与补法相配合,以补气健脾为主,配以升阳之药,单用升阳之品效果不佳,升法与降法亦当相互配合应用。诚如前贤所言:善用降者,必寓升于降,降得升助而其力益增;善用升者,必寓降于升,升得降济则其势如衡。

    3.3  调气药物性味选用    不同性味的药物对于气的运动产生不同的影响,辛热(温)药属阳,有升散阳气、开发腠理的作用,而苦寒(凉)药属阴,有清解通降、沉敛下行作用。辛热(温)和苦寒(凉)两种不同药性的药物相配,则能调畅气机,使升降得宜,气化复常,达和解之功。

      辛味药走散无定,善开通气机。成无已谓:“辛者散也,半夏之辛入肺而散气,辛以散结气。”《本草从新》说:“辛能散气……辛散郁。”肝郁宜疏,药宜辛味,而诸风药俱以辛味偏盛,故能疏利肝气。《药鉴》则谓:“调气贵用辛凉,气属阳,无形者也,气郁则发热,宜用辛凉之药以散之,辛能散结。”气病血瘀,活血当先利气。利气之品,味多主辛,所谓辛主散,有行气、开郁、理血、利水、化痰之效。故辛散利气,气为血帅,气行血行。

      气以脏腑为根底,气病当调脏腑。辛味药可分别作用于肺、肝、脾、胃等脏腑而发挥调理气机的作用。辛味药,可开宣肺气,调畅气机。辛能散肝气,治肝之要在疏肝,疏肝必用辛。《素问·脏气法时论》说:“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辛散升达,畅利中焦气机。气之源在脾,脾为气血生化之源,中焦为气机升降之关键。脾胃居中焦,职司升清降浊,为气机升降之枢纽。三化汤方中配伍辛散之羌活,意在与苦降之大黄、枳实、厚朴为伍,畅利中焦气机,气畅则血行,气畅则络通。传统治法中的辛开苦降,就是辛味药在畅利中焦气机处方中的作用机理。

      总之,气在人体病理机制上的作用亦是十分重要的,中医治疗的目的则在于疏畅气机,令其条达,而致和平,亦即使之归于调和平衡。临证脏腑气血水各类病症,尽管致病因素错综复杂,疾病千变万化,但只要抓住“气”这一病理机制的核心,便可执简驭繁,迎刃而解。


      “百病生于气也”始见于《素问·举痛论》,旨在说明各种疾病的发生与气的运动变化之间的密切关系,成为历代医家治重调气的理论渊源。现就“百病生于气”的发病观、病机观和临床应用等方面浅论如下。

    1  发病观

      《素问·举痛论》提出:“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共有因气而病者九条,称九气为病[1]。气之活动循常有序,则人体呈现平人常态;气之活动失常,则一变而为异常的生命活动过程,即疾病状态。张景岳在《景岳全书·疾病类》中释云:“气之在人,和则为正气,不和则为邪气,凡表里虚实,逆顺缓急,无不因气而至,故百病皆生于气。”

      从中医发病学来看,疾病的发生取决于正气和邪气两个方面。正气是指人体的机能活动和抗病能力,邪气则指各种致病因素[2]。在一般情况下,人体正气旺盛,则不易感邪而得病,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素问遗篇·刺法论》)。当人体气机紊乱,正气相对虚弱,则邪气便可乘虚侵犯人体而使人发病,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素问·评热病论》)。可见,气的异常运动变化在发病学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从中医病因学来看,产生疾病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如六淫、七情、饮食、劳倦等,但其致病机理,总不外乎上述致病因素在一定条件下引起人体脏腑组织气机的失调(包括紊乱和不足)而致病[3]。“九气”之论,即指出内外诸因均可导致人体气机失调而产生疾病。

    就外感六淫而言,风、寒、暑、湿、燥、火六气的变化(包括太过、不及,或非其时而有其气),皆可成为致病因素。以寒热为代表:

      大热(炅则气泄):外感火热之邪,可使腠理开,汗大泄,以致伤津耗气,即《素问·举痛论》所云“炅则腠理开,荣卫通,汗大泄,故气泄”。

      大寒(寒则气收):寒性凝滞,从外袭入,导致腠理闭塞,使卫气收敛,不得出入敷布,即《素问·举痛论》所云“寒则腠理闭,气不行,故气收矣”。

      就内伤七情而言,当情志过度,转化为邪气,使脏腑气机失调而产生疾病。由于情志活动以脏腑精气作为物质基础,所以脏腑气血的失调也会引起情志的波动,临床表现为某一情志太过或不及,即情志活动不能被自己的意识所控制而成为一种病理状态[4]。

      大怒(怒则气上):怒为肝志,大怒则最易导致气机骤然上升,引动血气暴逆,损伤脉络而呕血,甚至血气蒙蔽清窍而神志昏厥,亦可横逆伤及脾气,脾失健运而生飧泄。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及飧泄,故气上矣”。

      大悲(悲则气消):悲忧过度是一种消极的情感活动,持续过久则使人意志消沉,精神萎靡,神气不足,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悲则心系急,肺布叶举,而上焦不通,荣卫不散,热气在中,故气消矣”。从悲忧气郁而化热,伤精耗气而论。

      大恐(恐则气下):恐惧是对某一事物感到恐惧不安,进而深陷其中,不能解脱,导致气机下陷,或升发不及。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恐则精却,却则上焦闭,闭则气还,还则下焦胀,故气不(下)行矣。”此言因恐惧伤肾,肾中精气虚陷而致。

      狂喜(喜则气缓):《素问·举痛论》说:“喜则气和志达,荣卫通利,故气缓矣。”张介宾注:“气脉和调,故志畅达。营卫通利,故气徐缓。然喜甚则气过于缓而渐至涣散,故《调经论》曰:“喜则气下。”《灵枢·本神》曰:“喜乐者,神惮散而不藏,义可知也。”说明狂喜亦能致病。

      过思(思则气结):过度思虑,可使气机结滞而不通利。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此从过度思虑,神凝于事,气机留滞不行而论。

      大惊(惊则气乱):大惊则使气机突然遭受意外的强烈刺激,超越机体对外界事物的适应限度,而发生气行无所定处的紊乱状态。即《素问·举痛论》所云“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矣。”

      此外,劳逸无度,亦可致气机失调和正气耗伤。过劳(劳则气耗):劳作激烈,常见喘息、汗出,喘息肺气内损,汗出耗津,卫气随汗外泄,即《素问·举痛论》所云“劳则喘息汗出,外内皆越,故气耗矣。”

    2  病机观

    2.1  气机调畅——生命活动之常    气机即气升降出入的运动,贯穿宇宙一切生命活动的始终。人居“上下之位,气交之中”,人体生命活动自然离不开这一规律。正如《素问·六微旨大论》所云:“升降出入,无器不有。”人体脏腑经络、气血津液、营卫阴阳,无不有赖于气机升降出入而相互联系。而人体的生命活动,内而消化循环,外而视听言行,无不是脏腑之气升降出入的体现。就五脏而言,心肺在上,主降,肝肾在下,宜升。其中肝之升发,肺之肃降为一对升降的两方面;心火下降,肾水上升,共同构筑阴阳平衡体;脾胃居于中焦,脾气上升,胃气下降,为一身气机升降之枢纽。而六腑,虽传化物而不藏,以通为用,宜降,但在传化过程中,亦有吸收水谷精微,化生津液作用,可见六腑亦是降中寓升。五脏六腑的气化正是在这种升已而降、降已而升、升中有降、降中有升的状态中,共同维系全身气血津液的代谢平衡[5]。正如《素问·刺禁论》所揭示的五脏在气机活动中的重要作用及相互关系时指出:“脏有要害,不可不察。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心部于表,肾治于里,脾为之使,胃为之市。”《素问·宝命全形论》指出:“木得金而伐,火得水而灭,土得木而达,金得水而缺,水得土而绝,万物尽然。”正是由于这类机制的存在,自然界才得以生机蓬勃[6]。

    2.2  气机失调——生命活动之变    气机失调是指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失调。《素问·六微旨大论》曰:“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故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则分之,生化息矣。”《丹溪心法·六郁》曰:“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拂郁,诸病生焉。”首先,各种致病因素引起气的升降出入改变,抑或气量的减少,表现为气滞、气逆、气陷、气闭、气脱、气虚等基本的病机变化[7]。其次,内在脏腑功能失调,亦可发生内生五邪为病,影响全身气机的运行,导致阴阳气血失调。表现为肺失宣降、胃失和降、肝失疏泄、脾失升清、肾失气化等脏腑气机异常的病理变化。再次,气的异常运动变化,影响血和津液的循环代谢。因气能生血、行血、摄血、生津、行津、摄津,若气机失常可致气血不足、气滞血瘀、气虚出血、气滞水停等病理变化,出现痰饮、水肿、汗液异常、血液运行障碍等多种病变。正如张介宾在《景岳全书·疾病类》中所云:“凡病之为虚为实,为寒为热,至其病变,莫可名状。欲求其本,则只一气字足以尽之。”

    3  治疗应用

      由于气是构成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脏腑生理功能之气的升降出入运动贯穿着人的整个生命过程。因而气的虚损、阻滞,或脏腑生理功能的升降失调是产生疾病的重要环节,故调气治则亦是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之一。所谓调气,即气虚者使之强,气滞者使之行,下陷者举之,上逆者降之、平之,外脱者固之,内闭者开之。

    3.1  脏腑病变当调气

    五脏精气,宜藏不宜泻,当耗损不藏时,易产生虚证,故对于脏器亏损者宜补其气。如肾精亏虚者宜填其精,并注重补益肾气。《景岳全书》云:“善治气者,能使气中生精。”名方右归丸培补肾中元阳,有补气生精之效皆是宗此法而出。对于五脏实证亦当理气、调气。如心气实、心火亢盛者宜清心泻火,方宜泻心汤、导赤散之属;针对肺气上逆则用降气之法以平复上逆之肺气,方如苏子降气汤之属;而对肝之气机郁滞所致的情志不舒、胁肋疼痛宜舒肝理气[8],以畅肝木条达之性,方如小柴胡汤、柴胡疏肝散之属。六腑宜通不宜滞,每因气机阻滞、传化失职而起病,故在治疗之中应以行气导滞之品疏通腑气,助其传化水谷,排除糟粕。叶天士在《临证指南医案》中言:“六腑以通为用”,“六腑为病,以通为补”。对于腑实证可酌情使用大承气汤为代表的通里攻下方剂以荡涤腑实,疏通腑气,使六腑气机通畅,恢复其正常的传化功能从而达到六腑通而为用,降而为和。

    3.2  血水病变宜调气

      气的功能发生障碍则会引起诸如血虚、血瘀、出血等一系列的病证,故临床治疗此类病证时须注重调气。针对血虚采用益气生血之法,即在少量补血药中投以大剂补气之品,如当归补血汤;对于血瘀者,宜用益气活血和行气活血之法,在使用活血药的同时佐以补气、行气之品,使气助血行以成化瘀之功,如补阳还五汤、血府逐瘀汤。对于失血的病人可用益气摄血法,此法尤用于大失血出现血脱者,如独参汤以益气固脱。正如赵献可在《医贯·血症论》中指出:“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

      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可输布津液,如肺气、卫气、心气对汗液的调摄,膀胱、肾之气对尿液的约束,脾气、肾气对涎唾的收摄,肝气对泪的收摄。如果气出现异常,亦可引发干燥病、痰饮病、尿异常、流泪、流汗等一系列水液代谢障碍病证。故在治疗津液生成、输布障碍及津液流失之类病证时皆当重视调气。治水须治气,治气又宜补宜通。所以对水肿湿浊、痰饮病的治疗,常配以治气,通过温肾健脾、益肺理气之法,加强运化、气化能力,以达治水之目的。如防已黄芪汤中用黄芪、甘草以通阳益气,以达利水消肿之效;二陈汤之陈皮、半夏辛开苦降,行气以化痰,实乃治本之法。此外,又因水赖气以固摄,所以对自汗、遗尿等气虚不固之水病,宜当从治气着手。《景岳全书》云:“小水虽利于肾而上连于肺,肺气无权而肾气终不能摄。”所以对于此类病证应投以黄芪、人参之品补益其气,佐以固摄之剂,亦为治本也。气机升降学说在临证实践治疗法则中也得到了具体运用。升法如益气升陷、补中益气、健脾升清、升清降浊等,降法如化痰降气、镇肝熄风、和胃降逆、降逆平冲、降气行血、滋阴降火法等。治疗过程中,升法往往与补法相配合,以补气健脾为主,配以升阳之药,单用升阳之品效果不佳,升法与降法亦当相互配合应用。诚如前贤所言:善用降者,必寓升于降,降得升助而其力益增;善用升者,必寓降于升,升得降济则其势如衡。

    3.3  调气药物性味选用    不同性味的药物对于气的运动产生不同的影响,辛热(温)药属阳,有升散阳气、开发腠理的作用,而苦寒(凉)药属阴,有清解通降、沉敛下行作用。辛热(温)和苦寒(凉)两种不同药性的药物相配,则能调畅气机,使升降得宜,气化复常,达和解之功。

      辛味药走散无定,善开通气机。成无已谓:“辛者散也,半夏之辛入肺而散气,辛以散结气。”《本草从新》说:“辛能散气……辛散郁。”肝郁宜疏,药宜辛味,而诸风药俱以辛味偏盛,故能疏利肝气。《药鉴》则谓:“调气贵用辛凉,气属阳,无形者也,气郁则发热,宜用辛凉之药以散之,辛能散结。”气病血瘀,活血当先利气。利气之品,味多主辛,所谓辛主散,有行气、开郁、理血、利水、化痰之效。故辛散利气,气为血帅,气行血行。

      气以脏腑为根底,气病当调脏腑。辛味药可分别作用于肺、肝、脾、胃等脏腑而发挥调理气机的作用。辛味药,可开宣肺气,调畅气机。辛能散肝气,治肝之要在疏肝,疏肝必用辛。《素问·脏气法时论》说:“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辛散升达,畅利中焦气机。气之源在脾,脾为气血生化之源,中焦为气机升降之关键。脾胃居中焦,职司升清降浊,为气机升降之枢纽。三化汤方中配伍辛散之羌活,意在与苦降之大黄、枳实、厚朴为伍,畅利中焦气机,气畅则血行,气畅则络通。传统治法中的辛开苦降,就是辛味药在畅利中焦气机处方中的作用机理。

      总之,气在人体病理机制上的作用亦是十分重要的,中医治疗的目的则在于疏畅气机,令其条达,而致和平,亦即使之归于调和平衡。临证脏腑气血水各类病症,尽管致病因素错综复杂,疾病千变万化,但只要抓住“气”这一病理机制的核心,便可执简驭繁,迎刃而解。
    3  治疗应用

      由于气是构成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脏腑生理功能之气的升降出入运动贯穿着人的整个生命过程。因而气的虚损、阻滞,或脏腑生理功能的升降失调是产生疾病的重要环节,故调气治则亦是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之一。所谓调气,即气虚者使之强,气滞者使之行,下陷者举之,上逆者降之、平之,外脱者固之,内闭者开之。

    3.1  脏腑病变当调气

    五脏精气,宜藏不宜泻,当耗损不藏时,易产生虚证,故对于脏器亏损者宜补其气。如肾精亏虚者宜填其精,并注重补益肾气。《景岳全书》云:“善治气者,能使气中生精。”名方右归丸培补肾中元阳,有补气生精之效皆是宗此法而出。对于五脏实证亦当理气、调气。如心气实、心火亢盛者宜清心泻火,方宜泻心汤、导赤散之属;针对肺气上逆则用降气之法以平复上逆之肺气,方如苏子降气汤之属;而对肝之气机郁滞所致的情志不舒、胁肋疼痛宜舒肝理气[8],以畅肝木条达之性,方如小柴胡汤、柴胡疏肝散之属。六腑宜通不宜滞,每因气机阻滞、传化失职而起病,故在治疗之中应以行气导滞之品疏通腑气,助其传化水谷,排除糟粕。叶天士在《临证指南医案》中言:“六腑以通为用”,“六腑为病,以通为补”。对于腑实证可酌情使用大承气汤为代表的通里攻下方剂以荡涤腑实,疏通腑气,使六腑气机通畅,恢复其正常的传化功能从而达到六腑通而为用,降而为和。

    3.2  血水病变宜调气

      气的功能发生障碍则会引起诸如血虚、血瘀、出血等一系列的病证,故临床治疗此类病证时须注重调气。针对血虚采用益气生血之法,即在少量补血药中投以大剂补气之品,如当归补血汤;对于血瘀者,宜用益气活血和行气活血之法,在使用活血药的同时佐以补气、行气之品,使气助血行以成化瘀之功,如补阳还五汤、血府逐瘀汤。对于失血的病人可用益气摄血法,此法尤用于大失血出现血脱者,如独参汤以益气固脱。正如赵献可在《医贯·血症论》中指出:“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

      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可输布津液,如肺气、卫气、心气对汗液的调摄,膀胱、肾之气对尿液的约束,脾气、肾气对涎唾的收摄,肝气对泪的收摄。如果气出现异常,亦可引发干燥病、痰饮病、尿异常、流泪、流汗等一系列水液代谢障碍病证。故在治疗津液生成、输布障碍及津液流失之类病证时皆当重视调气。治水须治气,治气又宜补宜通。所以对水肿湿浊、痰饮病的治疗,常配以治气,通过温肾健脾、益肺理气之法,加强运化、气化能力,以达治水之目的。如防已黄芪汤中用黄芪、甘草以通阳益气,以达利水消肿之效;二陈汤之陈皮、半夏辛开苦降,行气以化痰,实乃治本之法。此外,又因水赖气以固摄,所以对自汗、遗尿等气虚不固之水病,宜当从治气着手。《景岳全书》云:“小水虽利于肾而上连于肺,肺气无权而肾气终不能摄。”所以对于此类病证应投以黄芪、人参之品补益其气,佐以固摄之剂,亦为治本也。气机升降学说在临证实践治疗法则中也得到了具体运用。升法如益气升陷、补中益气、健脾升清、升清降浊等,降法如化痰降气、镇肝熄风、和胃降逆、降逆平冲、降气行血、滋阴降火法等。治疗过程中,升法往往与补法相配合,以补气健脾为主,配以升阳之药,单用升阳之品效果不佳,升法与降法亦当相互配合应用。诚如前贤所言:善用降者,必寓升于降,降得升助而其力益增;善用升者,必寓降于升,升得降济则其势如衡。

    3.3  调气药物性味选用    不同性味的药物对于气的运动产生不同的影响,辛热(温)药属阳,有升散阳气、开发腠理的作用,而苦寒(凉)药属阴,有清解通降、沉敛下行作用。辛热(温)和苦寒(凉)两种不同药性的药物相配,则能调畅气机,使升降得宜,气化复常,达和解之功。

      辛味药走散无定,善开通气机。成无已谓:“辛者散也,半夏之辛入肺而散气,辛以散结气。”《本草从新》说:“辛能散气……辛散郁。”肝郁宜疏,药宜辛味,而诸风药俱以辛味偏盛,故能疏利肝气。《药鉴》则谓:“调气贵用辛凉,气属阳,无形者也,气郁则发热,宜用辛凉之药以散之,辛能散结。”气病血瘀,活血当先利气。利气之品,味多主辛,所谓辛主散,有行气、开郁、理血、利水、化痰之效。故辛散利气,气为血帅,气行血行。

      气以脏腑为根底,气病当调脏腑。辛味药可分别作用于肺、肝、脾、胃等脏腑而发挥调理气机的作用。辛味药,可开宣肺气,调畅气机。辛能散肝气,治肝之要在疏肝,疏肝必用辛。《素问·脏气法时论》说:“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辛散升达,畅利中焦气机。气之源在脾,脾为气血生化之源,中焦为气机升降之关键。脾胃居中焦,职司升清降浊,为气机升降之枢纽。三化汤方中配伍辛散之羌活,意在与苦降之大黄、枳实、厚朴为伍,畅利中焦气机,气畅则血行,气畅则络通。传统治法中的辛开苦降,就是辛味药在畅利中焦气机处方中的作用机理。

      总之,气在人体病理机制上的作用亦是十分重要的,中医治疗的目的则在于疏畅气机,令其条达,而致和平,亦即使之归于调和平衡。临证脏腑气血水各类病症,尽管致病因素错综复杂,疾病千变万化,但只要抓住“气”这一病理机制的核心,便可执简驭繁,迎刃而解。

【参考文献】
  [1]程士德.内经讲义[M].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4:100.

[2]王洪图.内经讲义[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2:141144.

[3]王洪图.内经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4:143.

[4]邓华亮.气机升降理论浅说[J].长春中医学院学报,2001,17(1):6.

[5]孙 立.“百病生于气”与升降散之应用[J].浙江中医杂志,2004,39(10):425428.

[6]陈 革.穷源正本论七情[J].吉林中医药,2007,27(2):3.

[7]周慧生.肺主治节浅析[J].吉林中医药,2003,23(8):4.

[8]姚智聪.七情对疾病的作用与影响[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07,23(5):9091.

文章来源http://journal.9med.net/html/qikan/zgyx/jlzyy/20088288/xstt/20080908085519468_42409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