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从自然

学会选择,舍就是得

 
 
 

日志

 
 

中医学家范维乾先生大话21世纪的中医学  

2016-11-08 17:25:06|  分类: 范维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世纪中医学的大突破大提升大腾飞

---中医学家范维乾先生大话21世纪的中医学

(本文2016222日在中华网、泰国泰亚新闻网、北京新闻网等发布,可在百度搜索)

在举国实现中国梦的春风里,来自《黄帝内经》的黄帝医学,涅槃重生,脱胎换骨,以其生命态、藏象巨系统、人体互联网、黄帝总纲等“中国当代重大创新理论”之超前的先进性和科学性,直面分子细胞,宏观拿来微观,系统拿来局部,中医拿来西医,理直气壮地以“中国科学”、“中国医学”、“中华第五大发明”的身姿亮相登台,屹立东方,走向现代走向世界(1--9)!

1 生命状态  中医根基

黄帝医学也讲人体的生命物质,但它不看其结构只看其生命状态即生命态,这是东方中国医学的基本出发点。比如,小鸟之飞翔、火山喷火、电梯上升等,皆属于“地气上为云”的“上升”生命态。《黄帝内经》说:“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蛋白质、糖原、脂肪等处于结构状态时,如同粮食入仓的“秋收冬藏”,谓之“肾精、肾藏精”、“形即精也,精即形也”,“夫精者身之本也”,“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但在瞬间,蛋白质会分解为氨基酸,糖原会分解为葡萄糖及血糖,脂肪会分解为脂肪酸,核酸会分解为核苷酸,这是“精升为津”;反之,氨基酸合成为蛋白质,脂肪酸合成为脂肪,葡萄糖合成为糖原,核苷酸合成为核酸,这是“津降生精”。肾精“上升”而生成了氨基酸、血糖、脂肪酸等,则处于“地气上为云”的流动流通生命态,称为“肺藏津、肺津”。肾精重浊在下为阴而“守而不走”,肺津轻清在上为阳而“走而不守”;肝升则精升为津,为火为阳为上;肺降则津降生精,为水为阴为下。饮入之水,入血脉走全身,这是肝升则水升;水液从微循环灌溉细胞群、从肾小球滤过为尿液并排出体外,这是肺气宣降则水降。细胞与蛋白质处于结构状态被称为肾精时,静如“阴水”,但细胞与蛋白质处于增殖增长与移动状态时,由休息休闲状态进入工作状态时,就“精动为血”,变成了“心血与阳火”。张景岳说:“太极初分,两仪以判,一动一静,阴阳见矣,阴阳之体为乾坤,阴阳之用为水火”(10)。仅仅是细胞与蛋白质(肾精)的“动与静”两种生命态,立马就将藏象理论之阴阳、动静、水火、上下、进退、虚实等理念引入到分子细胞之中,形成了能理论能临床的独特的“中国黄帝医学”!比如,人体有维护细胞与蛋白质之肾精状态的机能,即维护结构的稳定性,谓之肾阴,表现为“阴平阳秘”的平衡状态。如果肾阴虚或肝阳太亢,阴阳平衡失调,细胞增殖增长及移动失去控制而为“火”,就成为癌症。中医学的“火”,并非空中楼阁,血糖升高等分解代谢旺盛,心动过亢,血压升高,肾小球滤过减少,肾小管再吸收增加,血细胞血脂血蛋白增加、血液粘稠等等,皆属于肝火上升与肝阳上亢以及肾阴虚亏。病菌、病毒等,也是生命个体,攻击人体,视人体为食物。它们能释放攻击人体的各种毒性物质,谓之毒火,中医药以清热解毒治疗之,西医学的抗菌素就属于清热解毒范畴,且极为“稳准狠”。

《黄帝内经》说:“器者生化之宇”,张景岳说:“器即形也”,“胃为府者,犹府库之府,府之为言聚也,以胃本属土,为万物所归”(10)。凡蛋白质、细胞、组织、脏器等,都是以肾精为物质基础的“容器”, 即人体生命物质占有时间和空间的“时空性”,谓之“胃主受纳、胃府”生命态。若胃府的容量超过了“受纳阈值”,如颅内高压、高血容量、子宫初孕时“胃气上逆”之呕吐症状。动脉壁硬化肥厚管腔狭窄如冠心病、脑梗时,则可“胃府失降”而胸脘痞满梗塞和右手弦脉。胃主受纳还指接受非己物质。在细胞膜上有特异性的受体或通道(口者胃之窍),先识别再受纳。如白细胞、抗体补体对病邪的“受纳”与胃肠道对食物的“受纳”,属于同一个“胃府主受纳”的巨系统。凡生命过程都是先天肾精DNA的蓝图既定的有条不紊的程序,此种程序或“有序性”如草木之喜条达而恶郁滞,称为肝木主疏泄条达。如肝气郁滞导致心律不齐,用疏肝理气通降胃府法治疗之。在黄帝们眼里,血脉居中为里为营分为上,血脉外的细胞群为四周为表为卫分为下,在这两个高低不平的层次之间,发生着“升降出入”的物资交流。如肝升则水钠入脉,肺降则水钠出脉;入脉为心血,出脉为肾水。

在以上所述中,中医学建立在生命态基础上,生命物质在瞬间的生存状态,谓之生命态。生命态处于变化运动过程中,谓之瞬间生命态。凡阴阳、水火、升降、虚实、表里、心肝脾肺肾等,是对瞬间生命态进行锁定、定格、抓拍、记录的专业术语,谓之藏象。人说《易经》是国宝,其精髓则是十二个物质运动规律性,即物质性、矛盾性、统一性、有序性、层次性、凝聚性、系统性、恒动性、时空性、可变性、多样性、社会性,笔者称来自《易经》的物质运动规律性为《黄帝易理》。中医学通过藏象或生命态,活学活用了《黄帝易理》。什么是科学?用黄帝易理认识与改造物质世界的学问、技能、技术、工具与理论,谓之科学。《黄帝易理》是东方的唯物辩证法,是中华文明之基石。黄帝们独创的生命态与藏象巨系统理论,是21世纪人体生命科学与医学大突破大提升大腾飞的理论基础。

 思辨论述  中医优势

    《黄帝内经》说:“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清代的王清任去荒野坟场观察被狗咬食残破的尸体,“连视十日,大约看全不下三十余人。始知医书所绘脏府形图,与人之脏府,全不相合”(12)。中医学的解剖学水平处于“幼儿园”的启蒙阶段。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人体结构的“血肉模糊”,反而促使黄帝们脱离具体的脏器,在想象的空间里无穷翱翔,广泛联系,创造了藏象理论,钱学森称此种抽象思维的研究方法为“思辨式论述”(11),笔者称为“肉眼中医时代”。比如,“心藏神”指大脑的功能,而不是心脏;“肺气布津”指营养物质的输布,脱离了肺脏;“肝主疏泄”指生命活动的有序性,与肝脏无关;尤其是“脾”,找不着对应的脏器;膀胱则是“州都之官,津液藏焉”,与脏器膀胱之储藏尿液大相径庭……这说明,中医学的五脏六腑,虽然与西医学同名,但不是解剖学的脏器,而是藏象,也就是巨系统。所谓思辨式论述,是在《黄帝易理》、人体社会和系统科学指导下,对人体生命态进行普遍联系的分析、判断、综合、对比、比较、前瞻、概括,总结、结论、报告和提升理论的过程。研究人体微观层次的方法是实验室实验,研究人体宏观层次的方法是思辨式论述,因为宏观层次的特性是普遍联系,这就是中医学之规律性、科学性和优势的所在。

 黄帝总纲  横空出世

《黄帝内经》说:“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阴阳应象大论),“天气下降,气流于地,地气上升,气腾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作矣” ,“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六微旨大论),“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五运行大论),“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刺禁论),“阳从左,阴从右”(方盛衰论),“先想青气自肝而出,左行于东,化作林木;次想白气自肺而出,右行于西,化作戈甲”(刺法论), “人与天地相参也”(岁露论),“善言天者,必应于人;善言古者,必验于今”(气交变大论)。

清代医学家黄元御(1705--1758)在《四圣心源》中说:“脾土左旋,生发之令畅,故温暖而生乙木。胃土右转,收敛之政行,故清凉而化辛金……肺金即心火之清降者也……肝木即肾水之温升者也”,“肝血温升,升而不已,温化为热,则生心火。肺气清降,降而不已,清化为寒,则生肾水”(13)。清·吴达说:“升则赖脾气之左旋,降则赖胃土之右降也”,“脾升则化木火,胃降则化金水”(14)。清·张聿青说:“肝合脾主左升,胆合胃主右降”(15)。清·王燕昌说:“阴降于肾,凝而为精;阳升于心,发而为神”(16)。清·傅青主说:“盖肾火能生脾土也……盖心火能生胃土也……胃之虚寒责之心,脾之虚寒责之肾也”(17)。以黄元御为代表的清代中医学家,将《黄帝内经》的肝左升肺右降、天人合一等理念,归纳整合提升为“肾肝脾主左升、地气上为云、为阳为火而生心,心肺胃主右降、天气下为雨、为阴为水而生肾”的超级巨系统。但埋没尘埃久矣,笔者挖掘整理为《黄帝总纲》,亮相登台、重见天日!

钱学森说:“西医源起和发展于科学技术的‘分析时代’ ……把本来整体的东西分割了……到大约二十年前终于被广大科技界所认识到,要恢复‘系统观’,有人称为‘系统时代’。人体科学的方向是中医,不是西医,西医也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11)。《黄帝总纲》是两分观念,将事物看成两两相对的矛盾对立统一体,恰好与现代科学接轨,如兴奋与抑制、收缩与舒张,肾小球滤过与再吸收。从此中医学从“肉眼中医时代”的桎梏中解脱出来,迈入了“显微中医时代或系统时代”(18)!一个中西医“强强结合 优势互补”,创造“中国医学”、“中国科学”的新时代到来了!

《黄帝总纲》将心肺胃看成一个“主受纳腐熟主通降主元气主表主卫气主氧化主二便”的一气贯通、“政通令行”的“主右降”的巨系统。人说排二便是“水火不留情”,在肾脏排尿、大肠排便中有“心”在焉。再看动脉血灌溉细胞群,那是心阳普照,肺气布津,胃府通降,雨露滋润,大地回春。脚凉不暖但口舌头面“上火”,是心阳难以达下则心火上炎,责肺胃失降也。若四肢不温,是肺胃失降,血脉不通。血糖血钾属于火而宜降,若肺胃失降(右降),肝升亢进(左升),高血糖高血钾而心火上炎。肝主收缩,肺主舒张。血压属于“中气”,属于肝气左升。若血压过高,是左升有余,右降不及。血压过低则肝脾力虚,左升乏力也。钙离子缩脉升压,钠离子升水充脉,皆属于左升。今日之黄帝医学,其系统思想由多元论进化为一元论,“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能够“拿来”分子细胞,这是中医学理论的大变革大瘦身大变脸大突破大提升大腾飞!

 与时俱进  创新发展

为了21世纪之中医拿来西医的“拿来工程”,再提六个创新理论。一是“肺胃合皮膜”,称细胞液为“营液”,称细胞的膜样结构为“皮膜”。肺主皮膜为卫分,肝主营液为营分;营分左升,卫分右降;营液在里,皮膜在表。人体四气,升降宣收,肝主收升,肺主宣降;肝主收缩,肺主舒张。皮膜中有储藏钙离子的“钙库”,若钙离子被释放而进入营液,就成了始动收缩的左升之气。在凝血过程中,钙离子也是“肝主收缩”之气。线粒体等“细胞器”属于肺合皮膜。线粒体内藏氧气而“天气通于肺”,是肺主表主氧化的场所。在细胞液中无氧运化产生的丙酮酸要“上归于肺”而进入线粒体,被彻底氧化为元气ATP。“皮膜”学说的提出,使中医之营卫学说进入了分子细胞。同时,“皮膜”也是“肺胃主受纳腐熟通降主氧化主表主二便”的物质基础。细胞膜、管腔壁(血管壁、微血络壁、胃肠道壁、子宫壁、肾小球壁、脑脊液腔等)皆属于皮膜和胃府。

二是“精升为肝”。肾精释放元气(生命原动力),如同大地回春、草木复苏、欣欣向荣的“地气上为云”生命态,称为“肝、肝木、肝主春、主东方、主晨、肝火、肝阳、肝气上升”。表达了蛋白质与细胞(肾精)之兴奋、激动、激活、移动、繁殖、反应灵活等旺盛的生命力和积极工作的态度。但“气有余就是火”,肝气超过了生理限度,就变成了病理性的肝火与心火,俗称“上火”。癌细胞就是张牙舞爪、邪恶桀骜之“肝火”,直须大剂泻火,凉则安静矣。癌细胞、病菌、病毒等,皆属非己之精,称为“痰火痰湿”病邪,释放毒物,谓之毒火、湿热,宜清热解毒、破痰燥湿等法治疗之。肝火与情绪有关,如“着急上火、熬夜上火”;与年龄有关,如小儿是“稚阳之体”;与生活饮食有关,如多食辛辣上火;与季节有关,如夏季炎热上火,耗伤元气致中暑。因此,生命态是和季节、情绪、环境等多方面因素普遍联系的互联网。人体有二火,黄连灭心肝向上(生长繁殖)之火,石膏清肺胃肃杀(腐熟氧化)之火。

三是“精动为血”,道光庚戌年间,四川巴州有托名“文昌帝君”者编著了木刻板的《医方辨难大成》,在“血证辨难篇”中说:“人赖气以化神,即赖精以成相,盖精者血之变也,精即天一之水,藏则为精,行则为血”,笔者称为“精动为血”(19)。凡蛋白质和细胞的功能态与激活态,谓之“血”,血者精之动也。 T淋巴细胞,遇见抗原时,“精动为血”,释放元气,激活病菌细胞的溶酶体,导致病菌细胞膜破损,钾离子渗出,钠离子进入,细胞肿胀溶解而死亡,而T淋却毫发无损,又能再战。同时,在T淋“精动为血”时,还释放多种元气,如移动抑制因子、巨细胞激活因子、转移因子、干扰素、淋巴毒素等,或以“受纳腐熟”的方式杀伤病原体,或传播信息,召唤唤醒其它白细胞、补体、抗体们,迅速形成对病邪的包围、聚歼和联合作战态势,叶天士称为“气分”,西医学称为“瀑布放大效应”。凡一切生命活动,皆精动为血也。

四是“精升为津”,“肺胃主津”。《黄帝内经》说:“脾主为胃行其津液者也”,明·王纶说:“津液者,血之余,行乎脉外,流通一身,如天之清露”(20)。清·叶天士说:“热邪不燥胃津,必耗肾液”(21)。清·张聿青说:“水谷之气,流则为津为液,滞则为饮为痰”(15)。清·唐容川说:“肺得润养,其叶下垂,津液又随之而下,如雨露之降,五脏戴泽”,“肺中常有津液……气下则津液随之而降,是以水津四布,水道通调”,“津液虽生于肾布于肺”,“肺之津生于肾中”,“口之所以发渴者,胃中之火热不降,津液不升故也”(22)。民国·何廉臣说:“胃主一身之津液也”(23)。综上所述,笔者称“肺胃主津”,乃指葡萄糖、氨基酸、肽类、脂肪酸、核苷酸、维生素、微量元素等一大群流动的活泼的处于变化状态的具有营养与信息传递作用的物质。肾藏精,肺藏津,津降生精,精升为津。津与水液是两种物质,津是元气的载体,也是“精的动态”,属于“血”。

五是“传神之津”。《黄帝内经》说:“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凡十一藏,取决于胆也”,“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此六者……名曰奇恒之府”。张景岳说:“胆为中正之官,藏清净之液,故曰中清之府”。笔者称,有一种专司传递信息的“传神之津”,在神经细胞之间、白细胞之间、全身各种细胞之间传递信息,“广泛联系,牵线搭桥”,谓之“胆府”。它是“快递员”,只负责传递,不偏不倚,不问结果,故曰“中正之官,决断出焉”。

张聿青说:“胆腑之气,合胃腑之气下降,而命火以化”,“夫肝自左升,胆自右降,则木火自熄,然胆不能自降也,必胃降而胆木之气方得下行”,“升降之机,肝合脾主左升,胆和胃主右降,惟胃有蕴聚之痰,斯胆失下行之路,于是甲木生火,火即化风”(15)。清·唐容川说:“论少阳之体,则为相火之气,根于胆腑;论少阳之用,则为清阳之气,寄于胃中”(21)。清·高学山说:“少阳主相火,相者宰相之义,盖其奉心阳而下颁……掌上升下降、外出内入之机也”(24)。张景岳说:“君道惟神,其用在虚,相道惟力,其用在实。故君之能神者以其明也,相之能力者以其位也”,“故君火之变化于无穷,总赖此相火之栽根于有地,虽分之则一而二,而总之则二而一者也”(10)。以上前辈们所说,就是属于肺胃的“传神之津”,肺胃通降布津,则心神政通令行,“决断出焉”。

六是“肺胃布津”。肺胃合皮膜,微循环、肾小球等处的皮膜具有通透性,津不自行,肺胃通降则布津,于是,排便排尿;微循环灌注细胞群;钾与葡萄糖潜降而进入细胞,津降生精而合成糖原;政通令行而心神布达,目视手动脚行心想、知痛痒、享美味、分子细胞众志成城形成人体巨系统。

今日中医学旧貌换新颜,古树开新花,能够直面分子细胞。无论是眼睛、脚后跟、细胞膜受体、抗体补体各个部位;无论是脏器、组织、分子细胞各个层次;无论是一个细胞、一个分子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都是藏象理论的“全覆盖、路路通”。如“北京0号”之氢氯噻嗪通降肺胃,利水利钠,降低血容量,同时,血管壁对属于左升之津的儿茶酚胺及血管紧张素的反应性减弱。利血平则属于肺胃释血扩脉而右降,能扩张细小动脉(血络),减少与耗竭左升之津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与氢氯噻嗪合用而“平肝熄风,通降肺胃”,降低血压。这是中医之“拿来”,也是西医学在分子细胞水平,科学精准地解读了中医学,使之现代化!

 涅槃重生  睡狮梦醒

《黄帝内经》奠定了中医学的理论基础,东汉张仲景的辨证施治则使之理论联系实践。后世诸家,创新不断,但不出张仲景辨证施治体系范畴。因此,《黄帝内经》是第一步,张仲景是第二步,《黄帝总纲》等创新理论迈出了里程碑意义的第三步!从此,几千年说宏观的黄帝医学,在21世纪要大讲宏观与微观的统一,要实现东西方人体科学的大统一!这是人文初祖黄帝的中国梦,是国家从建国以来的中国梦,是中医学的中国梦,是全体炎黄子孙的中国梦,是东方雄狮的崛起!

   习近平说:“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深入研究和科学总结中医药学对丰富世界医学事业、推进生命科学研究具有积极意义”(25)。钱学森说:“我们要搞的中医现代化,是中医的未来化,也就是二十一世纪我们要实现的一次科学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尖端科学”,“这是东方的科学革命”,“这当然是不得了的事情,这将是一次科学革命,是一次技术革命,是一次改造人类的革命”(11)!比如,中医之脾主运化,实际上是破解糖分子,获得太阳能的巧夺天工的尖端科学;中医学的“阴”,具有“制动、刹车、滋养、稳定”等作用,属于系统论、控制论的尖端科学范畴。或者说,中医学里藏有破解尖端科学的“金钥匙”,将会引起人类科学在21世纪大突破大提升大腾飞的一场大革命!

参考文献

(1)范维乾·中医学被消灭的真相,中国文化信息协会编著·汇聚正能量 共谱新篇章(M),第一版,中国言实出版社,2015 708--714

(2)范维乾·论人体社会科学(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2010,820下):153--155

(3)范维乾·论人体互联网(J)·中国医刊,2013,488):14

(4)范维乾·古树新花  人体社会科学亮相登台·中国当代重大创新理论成果文选,2012

(5)范维乾·中医现代化的障碍来自中医学·中国医药学报,1997,增刊,192--194

(6)范维乾·21世纪人体生命科学的伟大复兴(J)·中国医刊,2015,509):6--11

(7)范维乾·中医学创新再创新的中国梦(J)·中国医刊,2014,498):1—6

(8)范维乾·披荆斩棘因无路 大刀阔斧创新医,马红旗等主编·一带一路健康使者(M),第一版,中医古籍出版社,2016,68

9)范维乾·21世纪走向现代走向世界的中医学·北京新闻等20家网站,2015,1214日发布

10)张介宾·景岳全书,新一版,上海科技出版社,1959,56451144150,266

11)钱学森等·论人体科学,第一版,人民军医出版社,1988124121277,131,164321,278305322,323274

12)贾得道·中国医学史略,第一版,山西人民出版社,1979,221

13)庆云阁·医学摘粹,第一版,上海科技出版社,1983,257,258

(14)吴达·医学求是,第一版,江苏科技出版社,1984,9,10,11,19,2328

(15)张聿青·张聿青医案,第一版,上海科技出版社,1963,189,673,661,641235

(16)王燕昌·王氏医存,第一版,江苏科技出版社,1983,1

(17)傅山·傅青主男科,第一版,福建科技出版社,1984,52

(0范维乾·论显微中医时代(J)·医药前沿,2011,117):132—135

(18)托名文昌帝君著·医方辩难大成,道光庚戌,四川巴州恩阳河飞鸾亭藏版

(19)上海中医文献研究馆·中风专辑,第一版,人民卫生出版社,1963,79

(20)王士雄·温热经纬,第一版,人民卫生出版社,1962,63,47

(21)裴正学·《血证论》评释,第一版,人民卫生出版社,1980200214217290338

(22)何廉臣·重订广温热论,第一版,人民卫生出版社,196014

(23)高学山·伤寒尚论辨似,新一版,上海科技出版社,1959,134

(24)《习近平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的重要演讲》(刘彦领编辑),2010620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